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慢情歌-10(完结)

10.

乔一帆有个梦想,当他还小的时候。

他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从小所见的就是父母相敬如宾的景象,在他记忆里,父母从没有争吵过,乔一帆总觉得微笑着跟父亲说话的母亲特别美。所以他梦想着,自己将来的新娘,一定要让她这么幸福地笑着,嫁给自己。

安文逸一直不理解爱情,并不是说他不信,他只是不理解,为何名为“爱情”的感情能令人做出这么多匪夷所思的行为。但他并不抗拒爱情,甚至有些期待着一见钟情。

可是他们都没想过今天这个情况。

没有新娘,也不是一见钟情的对象,但这的确可以称得上是一场约会。

北京昨夜下了雪,淡淡的一层铺在地上,安文逸一路走过来,在身后留下了一串浅浅的脚印。他嘴边呼出了一团白气...

慢情歌-9

9.

乔一帆坐上了北上的列车,正式跟入冬后的杭州道别。并没人送他,他跟室友的袁柏清一路,把行李搬上了卧铺车之后,袁柏清就爬上了上铺说要睡一会,乔一帆百无聊赖,只好看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

自从登上了火车,乔一帆的内心一直有点压抑不住的雀跃,他把这归于返乡的激动,而完全忽略了心里另一个声音。可是一旦安静下来,他又置身于这样枯燥无聊的境况,耳机里的音乐或喧闹或深情,听多了也觉得麻木,窗外的风景来来去去,却好像一直停在原地。乔一帆也躺下,闭上眼睛试图睡觉。

只是思维好像不受控制,他睡得朦朦胧胧,开始做梦。在梦里他好像已经回到了北京,跟某人走在夜色中的王府井大街上,气氛正好,就快牵上手的时候,

慢情歌-8

8.

期末考试月的到来让乔一帆有点手忙脚乱,他不再像平时一样午后去咖啡店,而安文逸也已经整整一个周没有见过他了。世界有时候很小,有时候却像是在捉弄人一般变得那么大。

安文逸心不在焉地站在吧台后,看着店内不多的学生趴在桌上临阵磨枪,虽然他还是个大四学生,但是这种期末考试让人紧张的气氛却像是许久没有经历过了。

冬天终于到来了,咖啡厅的大窗户上蒙上了一片朦朦胧胧的雾气,这使得路上行人的身形变成了一道又一道的剪影,百无聊赖的安文逸正大光明地走神。乔一帆常坐的位置上空着,视线越过那个座位就是几个月前他表白失败的地方。安文逸一转念又想起了那个在餐桌上吞吞吐吐的乔一帆,他叹了口气,擦起了面前的桌子。...

慢情歌-7

7.

安文逸把脱下来的大衣丢到一旁,放松了身体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他有些苦恼地支着下巴,愣神。

几个小时前他还跟乔一帆在一起,肩并肩地走在街道上。新上映的那部电影风评不错,两个人抱着可乐爆米花进场的时候,乔一帆一脸的兴奋,指着海报上的铁血硬汉说很喜欢他的戏。安文逸比乔一帆淡定多了,况且他完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电影虽在其次,既然乔一帆喜欢,那也不错。

电影具体内容无非是老套的复仇故事,打扮的妖艳的女星出场了半天也不知道意义所在。电影开始之后光线就很差,戴着3D眼镜也无法清楚地得知身边人的表情,安文逸往后靠了靠,直到后背靠上电影院舒适的椅背上。他偷偷摘下了碍事的3D眼镜,在明暗不定的光影掩饰...

慢情歌-6

乔一帆的短信如期而至,不早不晚,还顾虑到了安文逸的换班时间。

“学长,我们院跟你们院的比赛就快开始了,你打工结束了可以直接过来吗?”

安文逸并没有回复这条信息,他只是揣好了手机直接去了篮球场。他没想到会来这么多人,不少女生此时正踮着脚爆发出一阵欢呼。

外语学院男生数量比之文学院多不出多少,走近了才看见乔一帆正握着拳头给自己的队友加油,他上身披着件外语学院的队服,下身套了件运动裤。

安文逸先是在文学院这边站了站,几个学妹认出他来笑着跟他打招呼,他笑着点了点头说了几句加油。操场对面的乔一帆本身视线正跟着场上队员来来回回,不经意间就扫到了跟女生说话的安文逸。安文逸不矮,在原本男生就不多的人群...

慢情歌-5

5.

时间被拖拉的很长,像是被熬成金黄色的糖,透着诱人的香味,它被拉成细细的丝,绵延漫长。

安文逸靠在图书馆最高层的窗边往下看,一本文论被他看得七零八碎,他又走神了。

距离周末还有三天,手机上的时间日期已经仔细确认过无数次,周末那天还特意添加了待办事项,他叹了口气掏出手机,打开日历看了会。

不管是厚厚文论上的密密麻麻的字也好,还是楼下路边零零散散的落叶也好,都像是他此时理不清楚的思绪,他不常这样。手里的笔轻松地转了个圈,脸上的表情却比刚才更凝重了些。

安文逸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但是事实却是一切都像是已经脱轨得列车,呼啸而过拖着他往前走,于是他决定顺其自然算了。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甘心...

慢情歌-4

连绵的阴雨天气持续了两个星期之久,乔一帆再次站在耀眼的阳光下之时气温又下降了一个台阶。他把被子搬出来晒,过冬的被子很厚,他下台阶的时候小心翼翼,看着自己的运动鞋一点一点往下挪,手上的重量忽的变轻了。

多日不见的安文逸的脸从几层被子后露出来。

乔一帆跟在安文逸的身后往操场上挪动,路上许多人说说笑笑地抱着被子从他们身边走过,他试着跟心无旁骛搬被子的人搭话:“学长,天气还不错,不晒晒被子么?”

安文逸抱着乔一帆的被子目不斜视地回答:“已经搬过去了,放在了接受阳光照射面积最充分的地方晒。”

乔一帆说哦。

他还是不知道该跟安文逸说些什么,两个人说熟不熟,说陌生却也说过几次话了,气氛不尴不尬,直...

慢情歌-3.2

他们穿过校园中的音乐广场,安文逸的脸遮在伞下走在前面,乔一帆跟在后面想要试图搭话,却发现难度很高。他们不是第一次陷入这样的沉默,乔一帆并没有像第一次那样坐立不安,他本来就不怕沉默,况且安文逸的沉默不带敌意。

“那个……”,安文逸放慢了脚步,“我听说,你也是B市的?”

乔一帆急忙快走了几步,回答:“是啊,我是B市的。”

“对这里还适应吗?”

“嗯,还不错,室友也都很好,学长是哪里人?”

“我也是B市的。”安文逸说。

“学长也是B市的吗?”乔一帆惊讶的声音里掺着点喜悦,于是安文逸侧了侧伞露出眼睛看了他一眼。

“很奇怪吗?”他问。

“不是不是,学长看起来像是南方人,没想到跟我是老乡,...

慢情歌-3.1

乔一帆并不喜欢这样的天气,弥漫的水气似乎要从窗缝之间侵入室内,晴朗的天气终于告一段落,接档的是连绵不绝的雨天,公共课上不少人都已经支撑不住地趴了下去,他闲闲地托着下巴猜测玻璃上的雨水什么时候滑下。

在咖啡厅与安文逸面对面相见之后他没再去,也没去的兴致,本来雨天就让人惫懒,他又不喜欢喝咖啡,甚至觉得那位眼镜学长对他有点敌意,于是没课的时候干脆窝在图书馆,哪也不去了。

既然想到了安文逸,那可想的也多了。

他不久之前才被人甩了,虽然现在能好好地承认了,但是当初刚被拒绝那会儿还是有点踩不到地的不实感。女孩子明明红着脸摇头,自己却还顾及着对方的心情说没事,其实脸上的苦笑掩都掩不住。既然被拒绝了那就...

慢情歌-2

2.

这个世界上不管是什么故事,总会在最后出现一个圆满的结局,坏人不能得到好报,而好人往往得偿所愿,这就是所谓的happy ending。但是那之后的事呢?

距离安文逸突兀地向男生搭讪已经过去一个周了,男生再也没有出现过。安文逸不停地回想那天的所有细节,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后来他想,应该没人会在被甩了之后还厚脸皮地仍旧出现吧,虽然他在主观上真不愿意这么想。

男生比他想象中还要温和,面对他这么突兀的要求也只是皱了皱眉,听清自己的话之后也只是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很快地把咖啡喝光了。但是问他味道怎么样的时候,也只得到了“还不错”这样模糊的回答,对方很有礼貌地笑着说了谢谢,安文逸那时只顾着勉...

上一页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