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全职高手][安文逸×乔一帆]安静的你01+02

文力有限,文力有限,文力有限.

冷冷冷

随便看看随便看看随便看看

Part1.

   训练室里面的光线不强,蓝色的窗帘安静地垂着,叶修不知道去哪里溜达,窗子倒是开着,烟味散去了不少,偶尔有风,窗帘鼓噪起来形成的破碎的光就照在乔一帆身上.乔一帆并没察觉的样子,因为他趴在桌上睡着了.安文逸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情景.也不知道他睡了多久,安文逸去拍着乔一帆的肩膀,后者迷迷糊糊抬起头来,一边脸颊上带着明显的挤压出来的印子,正揉着眼睛,说话声音带着不正常的鼻音.安文逸抬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觉得温度有些高了,便拽着还迷糊的乔一帆回房测体温.

   测出体温倒把乔一帆自己吓了一跳,39度7.陈果正急吼吼地叫出租车,安文逸皱着眉给乔一帆裹围巾.把他整个脸都包进去了才拉着他下去坐车去医院.叶修倒是遭到了一致的谴责,因为他在训练室抽烟害的乔一帆开窗子通风才受了凉.叶修叼着烟摊着手表示无辜,那个正烧着的小孩儿倒是想给这位前辈大神辩解几句,可是烧的正迷糊,又被安文逸黑着脸拉着去赶出租车,倒是一句话也没顺畅地说出来.

   陈果原本想跟着去的,但是安文逸倒是给她来了个正当理由.

   “陈姐,我跟一帆是室友,我带他去就行,你那边还忙着呢吧,我顺便拿点药,给大家预防一下,最近流行感冒爆发,您先回吧.”

   瞧,借口找的多好,陈果还没来得及嘱咐点什么,俩人就这么钻进出租车走了.不过想想安文逸的确是个稳妥的人,陈果就没再去纠结什么.

Part2

   乔一帆烧的的确有点严重了.坐在出租车后座一直往安文逸身上蹭,小脑袋焉焉的,一点一点地,眼看就要睡过去.安文逸只能轻轻拍着他,”一帆,别睡,一帆?”可惜那位早就听不到了.围巾下面的脸因为发烧的缘故红了一片.

   到了医院安文逸就急匆匆地去挂了急诊,急诊倒人不多,医生慢吞吞地给乔一帆开了水去挂.这会儿折腾他清醒了一些,垂着头安安静静地挂着水.安文逸握了握他的手,冰冰的,于是起身去买了杯奶茶回来,也不让他喝,就那么握在手里.乔一帆突然觉得心里有块地方,顺着手一直暖上来,觉得脸烧的厉害.一会儿又觉得渴,小声问着安文逸,说想喝水.安文逸又站起来,走去接了点白开水,递给乔一帆,小孩儿一手捧着杯子,小口小口地喝.安文逸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情景,突然就叹了一口气.

   乔一帆挂完水天已经很晚.安文逸右手提着一兜药,左手还拎着一袋板蓝根.想起什么又放下药,接着把乔一帆又裹了个严实.医院的小护士笑着对乔一帆说,你哥哥对你真好呀.刚说完就见这位烧刚退下来的病人耳朵尖儿又红了回去.小护士惊讶,难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话?

   晚饭两个人自然是都没吃,回到兴欣的时候,陈果还在等他们,之前安文逸打电话说明了情况不严重的,但是陈果还是等着他们回来.照顾到乔一帆的身体,煮了点粥正温着,哪知道乔一帆就是困,被安文逸强迫着吃了小半碗粥,整张脸都要睡到碗里去.没办法安文逸只能念叨着”病人最大”把他送去床上.夜里还要提防着他踢被子,结果是一夜都没睡好.

2013-12-19 /  标签 : 安乔 54  
 
评论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