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安先生的愉快假期(下)

05.巴斯光年

乔一帆没有任何安文逸的联系方式,即使他知道安文逸的住处,却轻易进不去,而从那天之后,安文逸便再没去过天文馆。起先他对那个吻感到幸福,后来又感到困惑,他不仅搞不懂安文逸,也搞不懂自己了。

天狼星模型后有片巨大的投影墙壁,乔一帆一边测试着光线,一边站到了模拟发射器前,他心不在焉,伸手随意移动着各个星座,各种形状各种颜色的星云围绕着他缓慢地转动,他自己一个人站在中心发着呆。

那个吻是乔一帆在这么多年里遇到的最难的难题,无法可解。他是学校里最勤奋的学生之一,他精密的运算连教授都为之惊叹,可是这个吻里没有公式,也没人教过他该如何计算感情。他无从探寻自己想起安文逸时的激烈心跳,也无法解释自己面对安文逸时的面红耳赤。

他随手抓来了玫瑰星云,张合着掌心让它放大缩小,就像握住了正在胸膛里跳动的那个脏器。可他却不能这么自如地控制它,所以才让它偶尔那么失常。

“小乔?”前台姑娘站在馆区门口叫着。

乔一帆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什么也没听到。

“我说,小乔?”姑娘终于走进了黑黢黢的馆区,转过天狼星才看到了包围在荧光中的乔一帆。少年像被海里某种巨大的浮游生物环绕着,缓慢地,游弋在月光照耀下的波光粼粼的浅海。

姑娘没有被这梦幻的景色吸引,她继续叫道:“小乔,有人去前台让我把这个给你!”

乔一帆听到声音才回过神来,挠着头不好意思地走过去:“这是……什么?”他满脸疑惑地问前台姑娘。

“是什么新出的玩具吗?”前台姑娘也一脸不解。

“来送东西的人,长什么样?”

“高高瘦瘦的,戴副眼镜。”

果然,就算不问,乔一帆心里也有个清晰的答案摆在那里。“谢谢你,我,我有急事先出去一下!”说完乔一帆就握着手里的小玩偶跑了出去。

“你去哪啊小乔?那个人已经走了你追不到的!”前台姑娘的声音远远地从后面追过来。

天文馆前巨大的广场上冷冷清清,寂寥的雕塑立在中央,乔一帆站在天文馆最高一级台阶上,看着那个倚着雕塑站立的人。他穿了一件灰色的风衣,双手插在衣兜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乔一帆并没有急着下去,他看了看手里的玩偶,然后开启了腕机的扫描功能。

十秒以后,乔一帆又看向那个人,发现那人也在看他。于是他逐级而下。

“巴斯光年,飞向太空,宇宙无限?”一分钟后,乔一帆摇了摇手里那个玩具,站在安文逸面前说。

后者点了点头,接着便是沉默。

“你,要走吗?”乔一帆走到他身边,转身也靠上了那尊雕塑。

安文逸偏头看了看他,“嗯”了一声。“我的假休完了,回去就要准备登船,这次去的时间挺长,船上不能没有技术维修。”

“星际移民”计划已经提出了很多年,大大小小的实验也已经进行了很多,乔一帆作为天文系的学生对这个计划当然不陌生,几十年前出发的宇宙飞船如今还游弋在浩瀚的宇宙,里面的宇航员至今仍旧没有找到适合的移民地。他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只好轻轻咬住了嘴唇。

“我来,是想跟你谈一谈前几天的事情。”许久之后,安文逸说。

乔一帆像是触了电一般竖起了耳朵,低着头小声地说“嗯”。

“我的工作性质,想必你也猜到了,虽然不涉及机密,但好歹也算是政府计划,而我这次一去,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我考虑了很久,虽然这对你来说有点不负责任,但我怕我回不来,没机会再对你说这句话,所以不论你的回答是什么,我都要执意说出我的答案。”安文逸不缓不慢地说着,然后站直了身体。

“乔一帆,我对你产生了恋爱感情。我吻你不是心血来潮。”他看着乔一帆,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恋……恋爱感情?!

乔一帆脑子里回荡着这四个字,一时间倒没反应过来,直到他的手被人用力地握住。

“你的手,很温暖呢。”乔一帆有点尴尬地笑着,“上次跟你握手的时候,你的手凉冰冰的……”

“我喜欢你。”安文逸继续说。

乔一帆缩了缩脖子,头越来越低。

“你呢?”

乔一帆轻轻点了点头。

“好,那我……”安文逸伸手把他抱进了怀里,“我马上就要走了,谢谢你,下次见。”他的胳膊紧紧抱住了乔一帆,就当乔一帆以为自己要被勒死的时候,他松开了手。他有点不自然地垂下双臂,然后又伸手握住了乔一帆的手,用力地握了握。因为太用力,乔一帆的手心都染上了他的汗水。

安文逸转过身,深呼了一口气,准备离开,这时,乔一帆开口了。

“祝你……祝你,一路顺风!”

“你,你不要忘记我现在的样子,因为可能等你回来,我就变了,变老了。你也不要变,你就像现在这样,那样,你回来的时候,我一眼就能认出你了。”

“我把我的电话给你,如果你不能打给我,那就算了。”

“我会好好学习,明年我就毕业了,我还会呆在天文馆,你回来了,就来这里找我!我一定在这里!”

…………

…………

就算你几十年都不回来,我也会继续等着你。

我也喜欢你,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你。

你要飞向太空,那我就守望你在的那片宇宙。

06.赠尔以星

这个夏天炎热难耐,天文馆的内设空调徐徐吹拂着凉风,阴暗的馆内实在是个避暑的上佳所在。由于是工作日的缘故,馆内人数不多,乔一帆从隔壁数据室出来,边走边调试着手腕上新的控感器。他新换的领带颜色深沉,显得他稳重可靠,只有偶尔他挠着头嘿嘿笑起来的时候才能看出他以前的影子。

他负责的那片馆区一直没变,只是里面巨大的天狼星模型最近被移走了,整个馆区显得空旷冷清。乔一帆清脆的皮鞋声在空荡荡的馆区里回响着,他已经习以为常,转过馆区中央的承重柱的时候,他发现一侧的休憩长椅上坐了一个人。

那人只露出了毛茸茸的脑袋,乔一帆停下脚步,理了理稍微松了的领带。总觉得这一幕,曾在什么时候出现过。

他放轻了脚步转到正面,那人显然歪着头睡着了,眼镜松松垮垮地架在鼻梁上,眼看就要掉下来了,而那人却毫无知觉。他手里拿了本翻开的天文馆介绍手册,也快垂到地面上了,他却睡得正香。

乔一帆缓缓地在他面前蹲了下来,轻手轻脚地拿走了那本介绍手册。他握住那人骨节分明的手,那只手凉凉的,似乎是在这阴暗的角落待了许久,乔一帆捧着那只手,用脸侧轻轻蹭了蹭。

手的主人终于在手暖起来之后醒了过来,他的眼镜滑落在鼻尖上的样子滑稽可笑,于是乔一帆笑了起来。

见乔一帆笑了,那只手猛地发力,将乔一帆扯到了自己面前。

“该说好久不见呢,还是……”那人推着眼镜,低声对乔一帆说。

乔一帆并没有挣脱那只手,他只是像对小孩那样摸了摸安文逸的头。

“小安哥,我马上就能下班了,我们去约会吧。”

“你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回不回答的,你明明知道答案。”

“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回来的,你就这么敷衍我?”

“我没有敷衍你,可你问的……”

“亏我还给你准备了礼物。”

“礼物?什么礼物?!小安哥!”

快步走在前面的安文逸一下子停了下来,走在后面的乔一帆刹车不及,一下子撞上了他的后背。

安文逸用他那双深邃的眼睛盯着他,神秘地说:“给你带了颗星星。”

即使知道安文逸多半是在开玩笑,但是乔一帆还是忍不住脸红心跳,推开了那张脸,然后走到了前面去。

“我要回家。”

“不是说去约会吗,乔一帆,你怎么学会了言而无信……”

天文馆新换的天狼星模型正在他们身后缓缓转动着,直到两个人的脚步声越来越小,消失不见。


贴完。安乔再见。

2015-09-05 /  标签 : 安乔 29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