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安先生的愉快假期(中)

03.超新星

乔一帆垂着头回到自己那间小公寓的时候,手心里还是滚烫的。安文逸家的咖啡特别香,而他们的话题也随着咖啡杯上缭绕的热气一直延伸到银河系之外。亿万年的时间被他们轻易跨过,拨开天狼星,踢走南河三,他们无阻碍地聊着星云和那些死亡的恒星。

安文逸惊讶地发现乔一帆的专业知识十分扎实,即使在21世纪末期就被推翻的相对论,他都一一做了研究,而本世纪漫长的冬季与气候问题他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有趣,但却不无道理。

乔一帆并没有在安文逸面前特意卖弄,他们谈论的话题都是如此的有趣,让他不得不打开话匣子,脸颊也放松下来,愉快的表情一直挂在他的脸上。

“安先生,您是天文学家吧,我真是班门弄斧了。”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安文逸给他续上了咖啡,摇了摇头:“我只是政府部门宇宙项目的技工,并不从事研究。另外,你不要叫我安先生。”

“那怎么称呼呢?”

“我们部门的人都叫我‘小安’,我比你年长,你就叫我……”

“老安?”乔一帆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

“哈哈,开玩笑的,小安哥。”乔一帆笑了起来,而安文逸似乎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说,于是乔一帆就这么称呼他了。

两个人一直聊到暮色四合,乔一帆才起身道别,安文逸像是很久没有说过这么多的话,抬手揉着太阳穴送乔一帆出门,乔一帆刚说完再见,他便点了点头关上了门。只有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没变啊,乔一帆苦笑着下楼去了。

他走出那栋住宅楼的时候,下意识地回头往楼上看去。走廊窗口处的帘子已经不再翻飞,整栋楼像只暗暗潜伏下来的野兽,等待着下个牺牲者的献身。

冷风趁机往乔一帆没戴围巾的脖领里灌进去,把他冻的一哆嗦。太阳已经消失不见了,路灯的光束下有细碎的雪花缓缓落下,乔一帆伸出手去,而雪花还没落到他手心的时候就已经融化了,最后不甘心地滴在乔一帆的手心,像一滴小小的泪水。

真神奇啊,乔一帆想。他只是在天文馆邂逅了一个怪人,而仅仅一面之缘的他们却又牵扯出了这么多的联系。完全谈不上相熟的两人却如同多年老友一般谈着宇宙,谈着梦想。乔一帆还想多走一走,于是错过了传送口,他一边看着腕机上的传送口提示,一边回味着安文逸泡的咖啡,那人写字时文雅的姿态,还有他被阳光勾勒出的略显冷淡的侧脸。

噗通,噗通,噗通。

乔一帆原本就很慢的脚步停下来了,他惊讶地望向自己的胸口。

他不信神佛,不信妖魔,而此时他头脑里只有一个想法,这可真是被蛊惑了。可是诱因在哪里,又是谁呢?

今日的大风吹散了徘徊在城市上空的云层,一等星终于能大放光彩。乔一帆将一手抬起捂住自己的心口,仰头望向深蓝的夜空。

一颗星星与另一颗星星的相遇需要走多少光年,而我与小安哥的相遇,又是什么作用影响下的结果呢?

他又望向来路,着了魔一般不住地回想着安文逸的每一个表情,天上挂着的冬季大三角闪耀起来,它们肆意地映出乔一帆单薄的身影。

乔一帆最终还是通过传送口回到了自己的小公寓,他的手心里有一层汗水,之前在安文逸家喝咖啡的时候,他的手心还是干燥而温暖的。今天在外面走了一会儿,并不觉得冷,反而觉得热,毛孔仿佛被心脏控制,随着“噗通噗通”的心跳声一张一合。乔一帆打开灯,一边脱着外套,一边去找柜子里很久之前喝剩下的咖啡粉末。

似乎今晚必须喝它才能入睡,必须喝它,这颗心才能安静下来。

小安哥啊小安哥,他低声反复念着这句话,丝毫不知道自己正是准备爆炸的恒星,而他将拥有一个崭新的宇宙。

冲泡咖啡的水滚烫,乔一帆下达口令的时候心不在焉,一百摄氏度脱口而出。他并不知道冲泡咖啡需要多少度的水,他对其瞬间散发出的浓郁香气表示满意,只是现在还不能喝,于是干脆盯着咖啡发起呆来。他正回想着安文逸房间的布置,那些堆在墙角的书,厚重不透光的窗帘。他发现安文逸的右手食指指节上磨出了茧子,但是手却很白,能清晰地看到青色的血管。

他就这么想东想西,再次捧起杯子的时候,咖啡已经凉了下来,他抿了一口,没有安文逸冲泡的那么香甜,苦涩盖过了香醇的口感。于是他没有了喝下去的心情,郁闷地倒在了床上用被子蒙住了脑袋。

他想着明天还要去天文馆,又想起了那本安文逸带走的参观手册,继而想起了安文逸喝咖啡的嘴唇。

噗通,噗通……

乔一帆不知自己怎么睡过去的,房间的灯光自发地灭了下去,拥挤在他窗外的一等星送来了探视的星光。而在乔一帆的梦里,他正艰难地攀爬巨大的天狼星,站在那之上的正是头发凌乱竖着的安文逸。

小安哥!乔一帆叫着,小安哥!

安文逸身后星辰变换,他似乎正对乔一帆说着什么,而乔一帆听不清,只能看清那不断开合的嘴唇,于是场景一变,安文逸正坐在沙发上喝咖啡,乔一帆在一旁写公式,他紧张地写错了字母,安文逸却伸出手来,握住了他的手。

他的手也很烫,乔一帆想。

安文逸握着他的手在纸上写写画画,写了很多都没停下来,乔一帆好奇,低下头一看却发现他写了满纸的“你喜欢我”。

梦里的乔一帆震惊地望向安文逸,而乔一帆梦里的安文逸则凑过来,凑近,再凑近,直到那双深邃的眼睛里倒映出了乔一帆呆呆傻傻的身影。

等等!不对!这是做什么!

家庭服务计算机适时响起,开始播报今天的日程。

“早餐时间到了,您今日需七点三十分出门,九点到达天文馆。今日的天气情况是……”

乔一帆的腿一挣惊醒了,也把那个未做完的梦全抛在了脑后,他毛躁着头发准备去洗脸,看到桌子上剩下的那杯咖啡时才想起了似乎梦到了安文逸温暖的手掌。

可为什么跟他握手的时候,他的手却那么凉呢。

04.时间的偷盗者

当飞船在宇宙中行进时,速度若达到光速,这时就会发生神奇的事情。

时间,会停止。

乔一帆把自己的便当盒放在加热器里转了几圈,午间馆里人少,他趁着这点空闲吃午饭。上午来了一队附近小学的学生,小孩子仰着天真的脸发出各种各样的惊叹声,乔一帆年轻,又随和,孩子们扯着他的袖子“哥哥”“哥哥”地叫,缠了他一上午。

他大口吞着温热的食物,脑子里却模模糊糊地想起了昨晚的梦,安文逸那张清晰的脸突然蹦出来,结果一口米饭便噎在了他喉咙里。

咳咳……咳,咳咳。

乔一帆并没有带水,正准备起身去倒水的时候,一杯水轻轻放在了他面前,握着杯子的手指上有一层薄薄的茧,和突出的指节。

乔一帆顺着那只手往上看去,正看到刚才出现在脑海中的那人,这让他更加激烈地咳嗽起来。

实……实体化?!

安文逸把杯子往前推了推,然后坐到了他的对面。

乔一帆喝了口水之后终于把噎在嗓子眼里的饭团吞了下去,而惊讶却并没有一并消失,他只顾盯着对面的安文逸,连饭也不吃了。

安文逸也不说话,只是坐在那里,任由乔一帆看着。

“小安哥,你怎么来这儿了?”乔一帆问。

安文逸只是示意他继续吃饭,并没有回答。

乔一帆等了一会没有等到回话,只好继续吃饭,他原本吃饭就不慢,如今对面多了个盯着他看的人,更是狼吞虎咽起来。不一会儿他就吃完了饭,合上便当盒,然后期待地看着安文逸。

“你是不是吃的太急了?”安文逸问。

乔一帆嘿嘿笑了,问:“小安哥,你找我有事吗?”

安文逸却站了起来说:“我在家没事情做,来找你聊天。”

虽然乔一帆很想说好,但是一想起自己下午还要继续呆在馆里,脸上欣喜的表情一下子变成了苦恼,“小安哥,我下午还得留在馆里,恐怕……”

“我知道,我就呆在你那片馆区,看着你。”安文逸颇不以为意地说。

乔一帆听他这么说脸悄悄地红了,安文逸在前面走,并没有看到乔一帆青涩害羞的模样。

下午,就像安文逸说的那样,他一直坐在与乔一帆相遇时那张休憩长椅上,手里翻着天文馆随处可见的介绍册。

馆里下午又来了一批小学生,乔一帆被缠得焦头烂额,一个孩子正拉着他的手问:“哥哥,这是魔法吗,你能给我变个流星吗?”

坐在一旁的安文逸听到这话抬起头来,带着些许好奇,一瞬不瞬地盯着乔一帆。乔一帆被小孩子拉着手晃啊晃地,因为感受到旁边那道不容忽视的目光,白皙的脸庞又染上了些许热度。

“看好了哦,哥哥给你变一道流星。”乔一帆蹲下身指了指某个方向,然后悄悄按动了手中的感应器,他挥了挥手,孩子们面前便出现了一片浩瀚的星云。原本吵吵闹闹的孩子们都被这奇异的景象吸引住了,那片星云缓缓变幻,一颗颗璀璨的星辰渐渐从中分离出来,散落在馆中各处,有的小孩好奇地伸出手碰触了那闪耀的星星,那星星就像萤火虫一般迅速地飞离了。

“看!是流星!”那个小孩拉紧了乔一帆的手,兴奋地大叫起来。

乔一帆低头看着小孩子激动的小脸,也微微笑起来。偶一转头,便看见了长椅旁一直盯着他看的安文逸。

数以万亿的星辰又慢慢聚集起来,组成大型的星云缓缓转动着,乔一帆只觉得自己仿佛真的身处浩瀚宇宙当中,馆中孩子们的惊叹声与议论声都渐渐远去、消失了,只剩下与他四目相对的安文逸。

他们的双眼中不仅仅盛放了星辰大海,更盛放了不可替代的彼此。他们像两个不同的星系,互相吸引,又互相排斥,看似触手可及,却又距离着亿万光年。

我真的被蛊惑了,乔一帆一边想着,一边往前踏出了一步。

他一动,魔法也消失了。星云、星辰与宇宙,都在一瞬间隐去了,馆里的灯光与模型又显现出来,仿佛刚才的一切只是众人所做的一个梦。

安文逸仍旧望着乔一帆,而乔一帆的踏出的那步也没有收回去,正当他还想往前走的时候,一只小手拉住了他。

“哥哥真的是魔法师!哥哥真的是魔法师!”小孩儿激动地拉住他叫嚷着,他的小手心里都渗出了汗水,乔一帆这才清醒过来,蹲下身摸了摸小孩儿的头。

“哥哥我啊,还能偷走时间呢!”乔一帆笑着站起来,用余光偷偷观察着安文逸,而安文逸好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静静地坐了回去。

精力旺盛的小学生们终于走了,天文馆里也终于恢复了往常的安静,乔一帆拿着两罐咖啡,垂着肩膀坐到了安文逸身旁,重重地叹了口气。

安文逸膝上的书已经换成了《李约瑟重力论》,听到乔一帆的叹气声他才抬起头来:“很累吗?”

乔一帆把两条胳膊搁在长椅背上,摇了摇头:“小孩子们真好啊,虽然吵了点。”

安文逸点了点头,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乔一帆喝着咖啡,安文逸继续看着书。

“你……”

“你……”

乔一帆望着安文逸,安文逸也看着他。

“小安哥,你先说吧。”乔一帆又靠了回去,仰头看着天花板。

安文逸合上书,站起身看向乔一帆的眼睛:“你说,你是能偷走时间的魔法师?”

“啊,那个……”乔一帆笑了笑,而他接下来的话却消失在了唇齿之间。

安文逸弯腰吻了他,他的嘴唇温暖干燥,还有一点刚才喝过的咖啡的甜香,跟这个悠闲的午后相得益彰。

“我回去了。”吻了魔法师的人直起了腰,像第一次一样,他的影子迅速地转过了拐角。

乔一帆仍旧保持着那个靠着椅背,仰着头的姿势,只不过他双唇微张,眼睛也睁大了,腮上像是染上了夕阳的颜色。许久之后,他才缓缓地抬起胳膊,摸了摸被吻过的嘴唇。

诶……?

他迟钝而又甜蜜地在心里蹦出了一个问号。


2015-09-03 /  标签 : 安乔 27 1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