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夏日轰鸣

0.

周泽楷被塞进保姆车的时候还没睡醒,他头发也睡得乱糟糟的,一撮还坚定地立在头顶,随风左右摇摆。他惺忪着双眼爬到后座上,窝住了就动也不动。

方明华刚才急急忙忙把他从长沙发上拎起来,此时又火急火燎地冲到了前座,等车发动起来,他才发现周泽楷在后面又睡着了。

好吧,方明华无奈地叹了口气,小伙子这几天赶的通告不少,一天连三个小时的觉都睡不到,让他睡去吧,反正不到半个小时又得折腾起来。

一路无言。

到片场之前,周泽楷醒了,他撩了撩额前的碎发,揉了揉眼睛,方明华在后视镜里都看见了,才把剧本丢到了后座去。

“台词不多,主要是站位,你记性好,现在看看,一会儿去了就该化妆换衣服了,调整一下状态,林导的戏可不好过。”

周泽楷点了点头,乖乖地翻看起了剧本。

到了片场,周泽楷刚从车上下来就被一只手扯走了,他有点惊讶,但紧接着就被按在镜子前上妆做头发,他以前演的都是些角落里的角色,一般都是素颜上镜,从没有过这么隆重的待遇,虽然最近签了轮回之后通告变多,可他还是不怎么适应。他自暴自弃地闭上眼睛,任由化妆师和造型师在他脸上描描画画。

这次的化妆师大概跟方明华很熟,一边给周泽楷上着妆一边跟一旁的方明华搭话:“你们家新人质量越来越高了啊,你看看这皮肤,这眉眼,光是在那站着就能赚钱,现在的小姑娘好这口,你老方上上心,给找个好角色,圈里保准又一颗红星!”

方明华谦虚地笑着说“哪里哪里”,瞄了一眼镜子里的周泽楷,又点了点头。

周泽楷正闭着眼,他什么也不知道。

来时路上他其实半睡半醒,颠簸的保姆车并不适合睡觉,刚下车的时候他被阳光晃的发晕,恍恍惚惚间闻到了淡淡的合欢花香。对了,这里门外就是棵合欢,矮矮小小的,却开了一树的花。他闭着眼,鼻间闻到的都是化妆品的香味,脑子里过了几遍一会儿的过场台词,他又无聊起来,于是偷偷掀开眼帘,望了望镜子。

他这才看清,整个大化妆室都在兵荒马乱,抱道具的人被帘子缠住差点摔倒,更衣室门前排了一大队群演,到处都是工作人员在跑来跑去,大夏天里角落还有个风扇在呜呜地转,所有人都在马不停蹄,生怕下一秒导演的怒火连同夏天的热浪一同席卷而来。

周泽楷也没有悠闲多久,他的头发定型一做完就被推了出来,屋子里是给更大的腕儿留着的,他还是个新人,只好找了个树荫,安安静静看剧本去了。这期间方明华接了个电话,不知道接到哪里去了,好在周泽楷一向话少又省心,站在一棵巨大的梧桐树下,硬生生站成了一道风景。

这部戏的背景在民国,周泽楷长衫玉立,占着这一角清凉谁也不敢去打扰,他本身没有什么气场,只是这幅画面谁也不忍心去打破,所以说人的审美都是这样,饶是这群见惯了俊男靓女的人,也忍不住偷偷打量着,女的面红耳赤,男的心生向往。

周泽楷却似乎完全没意识到周围的目光,他的剧本刚看下去两行,树叶间漏下白花花的日光让人眼花缭乱,这树上还藏了不少蝉虫,尖利的蝉鸣一声声钻入耳朵,再也集中不了注意力。他的额头不一会儿就覆上了一层薄汗,也不敢擦,怕花了妆。远处导演还在喊着“卡”,一群群演只好垂头丧气地站好位重新跑过。

热。

轰——

布置好的炸弹终于炸响了,掺杂着各色衣服的人群开始跑动,这种混乱异常真实,连站的远远的周泽楷都能感受到那股夹杂着纷飞尘土的热浪,更何况身处其中的演员,他们顶着烈日,混乱却有序地跑到各自的位置,弥漫的烟雾渐渐散去后,这条才终于过了。

不少人松了口气,一旁的副导赶紧把冰水递给导演,演员们也渐渐散开,往这边的清凉地带走过来了。

方明华的电话终于打完了,他一抬头就看见助理在向他招手,于是他稍微提高了音量,叫着:“小周,快,该你了!”

周泽楷站直身子,点了点头,把剧本往助理那边一抛,抬脚就往拍摄现场去了。

这时,一个人猛地撞了周泽楷满怀,两个人都没平衡好,周泽楷只好往后撤了一步,又抬起双手捞了那人一把,才避免了双双跌倒的惨剧。

那人抬起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他说了声谢谢,然后就匆匆忙忙地跑开了。周泽楷却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回他一个微笑,一回头刚想说什么却发现方明华在挥手催着他继续走。

于是周泽楷继续往前走。

刚才撞进他怀里的那个人,身上穿着一套民国时的学生装,上面灰扑扑的有着淡淡的硝烟味道,如果仔细闻,还能闻到浅浅的合欢花香。他抬起头的时候周泽楷才发现,这人有着明亮的眼神,即使他的脸侧流下几道汗水,不知是刻意还是无心的几团灰抹在额头和脸颊,一笑就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

这个人很好看,周泽楷想,他没见过这个人洗完脸之后的样子,他只是无端地这么想。

他往前走了几步,还是决定回头找找看,只是他回头的时候,那人的背影早就淹没在了乱哄哄的片场里。

他好像把整个夏天的热度都带到了周泽楷身边,而周泽楷并不知道自己当时心里酥酥麻麻的感觉是什么。那天他的戏过的并不顺利,林导看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怒火,他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一低头眼前却倏忽闪过了那张脏乎乎的笑脸。在太阳底下晒久了的的脑袋晕晕乎乎的,戏一完就被抬回了保姆车,再之后的事情他一概不记得,事后方明华才告诉他,他那天中暑了。

“难怪我见你被撞了一下就小脸煞白的,眼神还呆呆的。”方明华说着,给他换了换冰袋。

周泽楷安安静静躺在床上,一闭眼不知道为什么总能听见那天在片场喧闹的蝉鸣。













生日准点开坑,抓住夏天的尾巴!


2015-08-20 /  标签 : 周翔楷翔 40 7  
评论(7)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