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林方]缓缓归

去年给老大的林方本写的G,奈何她却窗了,并且永久的窗了,她连林敬言是谁都不造了,其实我也……咳咳,于是混个更新,表示我还没死。



01.

今年的夏天似乎来的比往年要早,林敬言迷迷糊糊睁眼外面已经天光大亮,摸到手机瞅了瞅,才七点多,他叹了口气,认命地往身上套T恤。

退役之后他就住在以前在N市买的房子里,自己开了个淘宝店,闲着没事儿还能玩几把荣耀。他觉得自己算是修炼到了家,宅了这么多年终于学会了做饭,兴致来了还能给自己做出三菜一汤,虽然他做的菜时不时会被方锐吐槽。

客厅上还放着前几天的报纸和这个月的《电竞之家》,上面是大幅的方锐的照片。什么“传奇”“封神”之类的词语占据了大部分页面,方锐的脸挤在这堆五颜六色的字体里面正笑的坦然。

他在这个夏天宣布退役。拿了几个冠军在手,还有转型封神的经历,网上的粉丝一片哭声,不舍,却又祝福。

方锐跟林敬言在一起好几年了,以前夏休总会抽时间过来跟林敬言住几天,他称之为“同居”,林敬言说是“鸠占鹊巢”。

方锐退役的事情,并没有跟林敬言提过,但是双方并不是都没察觉。林敬言所能做的不过是支持而已,就像许许多多次,他总是温和地站在方锐背后,等他转身的时候给他一个拥抱。

跟个贤妻良母似的,方锐说。

是么,林敬言笑着反问。

你这个笑不对劲啊老林!脸都黑了,注意形象啊你!方锐吵吵着。

兴欣今年止步半决赛,方锐退役的消息却是在赛季结束才宣布的。那天新闻发布会结束之后他就给林敬言打了电话。

“老林,我迟几天回去,你别想我哈”

“具体什么时候回来?”

“得看我们老板呀,好多事情呢,处理完了我就回去了。”

“那行,你回来之前告诉我,我去接你。”

“好啊。”

电话里方锐的声音跟之前一样,似乎没什么变化,但是林敬言还是听出来了里面带上的一丝沙哑,他一定抽烟了,林敬言想。

02.

林敬言在厨房里给自己煎了个蛋,趁着面包还没好的时候把电脑打开了。上了QQ,方锐的头像还黑着,手机里也只收到了几条短信,看来他真的挺忙。方锐刚退役那天就被拉进了叶修建的退役选手群。

叶修冒泡:迎新啊迎新,欢迎新同志啊!

张佳乐跟着刷了一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方锐回了一个:你给我滚!

然后就迅速地匿了,怎么敲都不回了,应该是真的下线了。

林敬言那天正接了几笔订单,填信息的时候扫了几眼,没来得及说上话。他跟方锐也快两个月没见,季后赛开始前飞了H市见了一面,当时也并没有提到退役的话题,方锐跟平时一样,没个正行。当时应该察觉他哪里不一样的吧,林敬言回想。

哦对了,那天事后烟的时候,方锐说,还想再拿个冠军,然后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

林敬言说,老婆孩子可能没指望了,只有我,你要吗?

方锐抽了口烟眯着眼,伸手抬了抬林敬言的下巴,长得还行,我勉为其难收了吧。

他神态撩人,眼角还带着刚才染上的红晕,林敬言一个没把持的住,重新压倒续杯。

想到这里,林敬言正恨恨地把面包机里的面包取出来。我平时也不像是克制不住的,怎么一遇到方锐,就,就那么禽兽呢!

方锐此时还没睡醒,迷迷糊糊地转了个身,抱紧了被子

03.

林敬言吃过早饭之后就登上了自己的网店,看看有没有什么生意,忙活了一上午QQ也没响,拉开列表看看,标示为方锐的分组仍旧是(0/1)的状态。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好好吃午饭,林敬言打电话叫外卖的时候顺便滑到了方锐的号码,顺便打过去却是无人接听。

这种情况他也想到了,QQ都没时间挂,手机肯定也没有放在手边。

以前在呼啸的时候,他就发现方锐忙起来就会忘记吃午饭。中午的时候训练室里往往一下子就空了,一群小年轻挤在一起热热闹闹往食堂去。林敬言扫了几眼发现唯独没有方锐,回到训练室果然看到他还窝在自己的座位上敲敲打打。凑过去看看还操作着鬼迷神疑在训练程序里蹦蹦跳跳,丝毫没有察觉到身后站了人。拍了拍人肩膀还把人家吓了一跳,鬼迷神疑一个翻滚不及时被落石砸掉了半管血。

“哎哟老林?”

林敬言冲他笑笑,“方锐,你怎么不去吃饭啊?”

“哦,鬼迷神疑最近换了加点,我适应适应,这块还有点不熟悉。”方锐挠了挠头发,点了暂停。

“先去吃午饭吧,你不饿吗,其他人都去了,去晚了可没了啊。”林敬言还劝。

谁知方锐点了继续,又操作起来,嘴里还回答,“没事儿,我一直这样,也不是很饿,等一会儿练完了再去。”

第一次林敬言还信了,结果后来发现方锐根本没来吃饭,不仅不吃饭,连午休都不休。往训练室找,保准在那里。后来实在没办法,把他拎起来的时候他还一脸不情愿。

吃着饭聊起来的时候,方锐说:“这是那会儿刚上手盗贼时候的习惯了。”

“那会儿刚转职,以前又没玩过盗贼,总想着怎么着也要先玩成职业级,就连午饭什么的就忘了,那时候刚来队里,挺想上场的。”

林敬言给他递了碗汤过去,笑了笑说,“这不是什么好习惯,饿着容易出胃病,那时候我就觉得队里新来的几个人怎么吃饭的时候总少一个。”

“诶?老林你那时候就记得我了?”

林敬言低头吃饭,没有说话。

从那以后林敬言中午训练完就变成最后一个离开的了,他还要监督方锐去吃午饭。为此方锐还嘲笑过他,“你是不是跟王大眼取过经啊,越来越像老妈子了。”

于是林老妈子午饭时候给方锐加了个菜,辣子鸡丁。

“卧槽老林你欺负我大G市人不能吃辣是不是!”有人大叫。

04.

吃个饭都能想到这么多,林敬言摘了眼镜揉了揉太阳穴,没有别的解释了,是真的想方锐了。

两个人恋爱了这么多年,虽然也有过腻腻歪歪的热恋期,但是从没像最近这样疏远,以前每天就算不打电话,总会发上几条短信。都在打比赛的时候,轮到了还能见一面,睡一睡。结果两个人都退役了,还要相隔两地,更别说一个忙的短信都不发了。

林敬言把上午处理出来的单子汇总了一下,准备出门发货去。临出门之前还看了看QQ,某人的头像照样是黑着的状态。无奈,只好拿着手机出了门。

取车的时候才想起来,上次开车送方锐走也已经是半年之前了。

冬休的时候他提前没给打电话,突击来了,冻的脸色发紫,在机场外面跺着脚,笑着对林敬言说“过年好”。

林敬言听说他来了下楼取车,匆忙之间只来得及往车上扔了条围巾。看见方锐的时候扔给了他,把人塞进车里还带进了一股寒流。

“你多大岁数了啊,方锐大大,还玩说走就走的旅行啊?”

“谁说我这是旅行了”,方锐正往手上哈着气,“我这是回家探亲呢。”

林敬言觉得心脏一下子被击中,扑面而来的暖气烧的脸发红,要不是开着车,他真想一把把方锐搂到怀里好好揉一揉。以前看书,说爱到想把他揉进骨血,他还觉得肉麻,此时却当真有了这种想法,这辈子,就他了。

到家的时候方锐还磨磨蹭蹭不想下车,因为车里暖和。嘴里还嚷嚷着,“我从G市飞过来的,着急啊,都忘了N市这么冷了,你别用看白痴的眼神看我啊,我都知道你在想什么。”

林敬言无语,脱下自己的外套扔给方锐,后者乐了,“老林你不错啊,真不愧是你大霸图出来的汉子嘿!”他套上了之后还深深地吸了口气,挑着眼角看了林敬言一眼。

你怎么这么磨人呢,林敬言叹了口气。

05.

林敬言开车不久就到了仓库,路上不是很堵,发完货之后就在仓库里点了点货。外面的阳光不是太焦灼,倒是地上的热度蒸人,走几步就是一身的汗。林敬言在仓库里呆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开始怀念家里的空调,于是锁了门就往家里赶。

放好车回家的路上发现花坛里开出了不知名的小花。

他在霸图被张佳乐熏陶了两年,对花花草草还是一无所知。但是此时脑子里不知为何浮现出一句话,连带着让这不知名的小花都可爱起来。

小花小小的,数量却多,细细碎碎地连成一片,就像他心里蔓延出的情绪一样,山火燎原。

他把手机掏出来,蹲下身子,找好角度拍了张照片。照完了欣赏了一会儿,觉得很是不错,于是发了朋友圈。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图片]

他发完了之后就给自己张罗晚饭去了,手机丢在客厅茶几上,旁边堆着有着方锐大脸的杂志,丝毫不知道他那条动态热闹地快要掀翻朋友圈。

首先评论的是张佳乐,“老林这是什么花,我不知道!”

其次是黄少天,“我觉得必须要@方锐@方锐@方锐@方锐@方锐,你到底冷落人家多久,这都化身林黛玉了啊,话说我一划开朋友圈看到这么一句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啊,酸不酸啊,还有楼上这是什么花啊求科普!”

张新杰:“@方锐”

李轩:“艾特解脱小伙伴@方锐”

李迅:“@方锐,哎呀有八卦!”

魏琛:“@方锐,烧烧烧!”

一片热闹。

林敬言在厨房给自己折腾出一菜一汤,看见手机闪闪闪,划开一看立马被闪瞎了眼。不知道方锐看到了没有,自己这条似乎发的真有点矫情了。他自欺欺人地放下了手机,默默地吃起了饭。饭还没吃完,手机就响了,来电人显示,方锐。

之前方锐还抱怨过林敬言没情调,给他的备注一点也不亲密。林敬言接起电话,对面没说话。

“喂,方锐?”

“老林,你就那么想我吗?”方锐的声音好像在压抑着什么。

林敬言噎了一会儿,说了句“嗯”。

方锐终于忍不住,在电话那头哈哈大笑起来,好像要笑断了气。林敬言听他笑了好久,竟然还有种微妙的幸福感。

“我明天的飞机回去,你去机场接我呗,事情都处理完了。”

“嗯,好啊。”

说完两下都沉默了,过了许久方锐不怕死地说了一句,“我也想你。”

林敬言爆发手速搜了一下机票,难得霸道地对着手机那头命令,“方锐,把机票改签到今晚,我去机场接你。”

“好!”


评论(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