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慢情歌-10(完结)

10.

乔一帆有个梦想,当他还小的时候。

他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从小所见的就是父母相敬如宾的景象,在他记忆里,父母从没有争吵过,乔一帆总觉得微笑着跟父亲说话的母亲特别美。所以他梦想着,自己将来的新娘,一定要让她这么幸福地笑着,嫁给自己。

安文逸一直不理解爱情,并不是说他不信,他只是不理解,为何名为“爱情”的感情能令人做出这么多匪夷所思的行为。但他并不抗拒爱情,甚至有些期待着一见钟情。

可是他们都没想过今天这个情况。

没有新娘,也不是一见钟情的对象,但这的确可以称得上是一场约会。

北京昨夜下了雪,淡淡的一层铺在地上,安文逸一路走过来,在身后留下了一串浅浅的脚印。他嘴边呼出了一团白气,眼镜上也沾染了一些,这让他的视野模糊不清。等到雾气散去,他就仰头往上看去。乔一帆从阳台处露出半个脑袋,远远地冲他招了招手。

乔一帆着急忙慌地蹬蹬蹬下楼,还不忘给安文逸拿了副手套。他赶到楼下的时候安文逸正把手揣在口袋里,百无聊赖地站着,好像路边花坛里的雪松一样,顶着薄薄一层雪,美地像帧风景。

安文逸看见乔一帆就走了过来,而后者则一个劲地盯着他嘿嘿地笑着,安文逸不知道他在笑什么,正想问,却有人在此时插了句话。

“一帆,一早上往哪去啊?”提着菜篮的青年问。

乔一帆脸上的笑意还没退尽,说:“出去玩,买菜回来了啊,英杰。”

被叫做“英杰”的邻居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安文逸,冲乔一帆摆了摆手就上楼去了。安文逸正感到莫名,面前却多了一双手套。

乔一帆把藏在兜里的手套掏了出来,递给了安文逸:“给你的,我看你从来不戴手套,冬天这么冷,你还是好好戴着吧!”

安文逸看了看手套,又看了看乔一帆,笑了。他接过手套戴在了手上,然后故意把双手拢起,放在嘴边呼了口热气。他这个动作果然惹得乔一帆脸红了一片,于是他得逞一般笑的更加开心了。

谈恋爱这件事情远比他们想象中的来的简单,比起不能见面的煎熬,能在一起,就算是在拥挤的街道上被挤来挤去都算是愉快的约会的。

“学长,对不起啊,我忘记了今天是那个节日。”乔一帆被一对小情侣挤到了一旁,手里还捏着他母亲让他带的那瓶洗衣液。“真没想到,情人节洗衣液还打折……”他小声看着那对小情侣说。

安文逸并没有丝毫的不悦,他用上半身撑住乔一帆,顺便把他往怀里带了带,用眼神询问着他“买好了吗?”

乔一帆点点头,说:“就这些东西了,学长有什么要买的吗?”

安文逸四周看了看,然后点了点头,“你先去结账吧,我随后就来。”

“那好吧!”乔一帆又伸手拿了两瓶洗衣液,随即结账去了。

今天的超市果然比较拥挤,而收银处则满是一对一对的男男女女。在乔一帆前面的这对情侣的篮子里只有一盒巧克力,女孩正揽着男朋友的胳膊撒娇。乔一帆看着篮子里精致的巧克力有点羡慕,他并不想收,只是觉得应该也给那谁送这么一盒,但是促销巧克力的地方满是女孩子,要坦然地走过去挑选还是需要点勇气。他因为自己的怯懦,暗暗在心里叹了口气。

直到乔一帆结完账,安文逸都没有出来,于是乔一帆只好拎着三瓶洗衣液无聊地在出口处等着。这期间他见识了无数情侣的拌嘴与秀恩爱,在他厌倦之前,安文逸终于出现在了他面前。可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跟乔一帆并肩走出了商场。

外面的路上依旧充满了行人,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沾染了些节日的气氛。乔一帆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一直有种感觉……”打破沉默的是走在一旁安文逸。

“之前走在这样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总感觉,下一个迎面走来的人,会是你。”

乔一帆张了张嘴,正有点惊讶,听完之后却感到了一股热度正往脸上蹿。

“后来,你不是迎面走来,而是跟我并肩走在了路上。”

“我很开心。”

安文逸没有看乔一帆,而乔一帆正把头别向另一边,用冰凉的手掌捂住了发烫的脸。可是一个盒子却在此时递了过来,撞了撞他的胳膊。

“谢谢你的手套,也祝你节日快乐。”

乔一帆很想捂住嘴,可是又觉得这样的举动太女性化,于是他压抑着惊喜的呼声,紧紧地捏住了盒子的边缘。

“情人节快乐。”他压低了声音,不想让别人听出他声线里的颤抖。

安文逸一低头,跟他对视了一眼,缓缓地,两人都笑了起来,像是拥有了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秘密。

感谢你为我吟唱了一曲慢情歌。





与其说是慢情歌,不如说是拖情歌,因为我的原因。算是烧烤节的礼物啦,大概还会有个番外,讲述婚后生活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