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慢情歌-7

7.

安文逸把脱下来的大衣丢到一旁,放松了身体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他有些苦恼地支着下巴,愣神。

几个小时前他还跟乔一帆在一起,肩并肩地走在街道上。新上映的那部电影风评不错,两个人抱着可乐爆米花进场的时候,乔一帆一脸的兴奋,指着海报上的铁血硬汉说很喜欢他的戏。安文逸比乔一帆淡定多了,况且他完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电影虽在其次,既然乔一帆喜欢,那也不错。

电影具体内容无非是老套的复仇故事,打扮的妖艳的女星出场了半天也不知道意义所在。电影开始之后光线就很差,戴着3D眼镜也无法清楚地得知身边人的表情,安文逸往后靠了靠,直到后背靠上电影院舒适的椅背上。他偷偷摘下了碍事的3D眼镜,在明暗不定的光影掩饰下观察着乔一帆。

一向待人温和有礼的男孩此时上半身正微微向前倾着,显然被电影中激烈的打斗所吸引着。安文逸一直认为乔一帆不会像别的男生那样,喜欢这种类型的片子,然而出乎他的意料,乔一帆似乎对这种暴力血腥的美学并不排斥,至少此时表现出了相当大的兴趣。

这不还是孩子气么。安文逸轻轻笑了笑。摆脱了两副眼镜的他看起来很轻松,他对这些热血感慨的画面并无什么感觉,揉了揉鼻梁之后又把眼镜轻轻扣了回去。

这时乔一帆正好摸索着想拿放在座位扶手处的可乐,他正被电影的高潮处吸引,连头都懒得转,于是手心若有似无地拂过了安文逸放在那里的手。安文逸手背上被碰到的那块像触了电般立刻酥了,那股电流还在调皮地乱窜,直通到他心里。安文逸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手,而坐在他身侧的乔一帆什么也没察觉,只是吮吸着刚拿到手里的可乐。安文逸突觉自己也有点口渴,喝了几大口可乐之后再次扣上了那副拘束人的3D眼镜。

跟设想中的一样,一场电影看得人心不在焉,安文逸多半时间都没戴3D眼镜,他支着脑袋微侧着身,一分心思在大屏幕上,剩下九分全放在了身侧的学弟身上。而他这位学弟聚精会神地看着电影,不时还会紧张地抓紧扶手。安文逸半垂着眼,镜片上映着幕布上模糊的画面,而他心里的答案也呼之欲出了。

从最初在咖啡店的初遇,到秋雨微风时的相处,连今天乔一帆围巾上的纹路都是自己喜欢的形状,安文逸鲜少对一个人表现出如此大的兴趣,他曾对自己感到困惑,但是每每再次见到乔一帆的时候,那点困惑就烟消云散,再也找不到一丝痕迹。

乔一帆终于放松下来,侧头就看到了学长一副昏然欲睡的模样。于是他凑过去,压低了声音问:“学长,你觉得很无聊吗?”

安文逸的沉思被打断了,他说:“嗯?不,还好还好。”

“那就好,不然我还觉得学长陪我看电影觉得很无聊呢!”乔一帆俏皮地笑了笑,然后缩回自己的座位,抓起了手边的爆米花。

安文逸坐正了身子,决定好好把电影的结尾看完。

看完了电影出来的时候,乔一帆还沉浸在最后一幕英雄死去的悲伤结局里,他的围巾挂在手臂上,安文逸看他被风一吹打了个哆嗦,终于决定提醒他一下。

乔一帆一边给自己缠着围巾,一边说:“真没想到他最后真的死了啊,我还吓了一跳呢!”

安文逸点着头附和着,事实上他只看了结尾,正好对主人公的死完全不知所云。

“去吃点东西吧,都这个时候了,吃完之后再回学校吧。”这是安文逸计划的一部分,而成败也在此一举了。

在等上菜的时候,乔一帆还在说着电影里的情节,安文逸坐在他对面适当地点头附和着。乔一帆有点腼腆地笑了起来,“学长,看电影的时候挺难受的吧?我看见你好几次把眼镜拿下来了,以后我们不看3D的也可以的。”

安文逸以为他整场电影都没注意过自己,此时不禁感到了一丝惊讶,“原来你看到了?”

“嗯,有时……余光,看到了。”乔一帆吞吞吐吐地回答。

“只是两副眼镜有点累而已,并不是电影的问题,也不是跟你一起的问题。”安文逸解释。

乔一帆抿着嘴笑了笑,低头搅了搅杯子里的咖啡。

“学长,那时候对我,在咖啡厅的时候,对我是有什么意见吗?”乔一帆喝了口咖啡小心翼翼地问。

安文逸托了下眼镜问:“怎么?”

“因为那杯咖啡非常苦,学长平时也不经常笑,那个时候却笑得……”乔一帆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掩饰般喝了口咖啡。

“我那时候”,安文逸眯了眯眼睛,“很紧张,所以忘记加糖了。”

“诶?”

“因为怕你走了。”

“我们那个时候不认识吧?”

“我一直看着你,那天,我终于觉得我有机会能认识你了,所以紧张到磨完咖啡忘记放糖,跟你搭话的时候,连自我介绍都忘了。”

“可是……”

“你知道为什么吗?”安文逸打断了乔一帆的话。

“我……”

“那是因为我觉得我喜欢上了一个人。”安文逸看起来放松而又从容,他认真的眼睛透过镜片盯着乔一帆。而后者则愣住了,适逢服务员上菜,安文逸什么也没问,招呼了乔一帆先吃饭。

这一餐并没有想象中美好,倒是出乎意料地沉闷,之前看起来稍微放开了点的乔一帆沉默了下来,神色里也有点慌张,饭还没吃完的时候他接了个电话,回来之后捞起大衣匆匆地跟安文逸道别,他的歉意看起来十分真诚,不像是在掩饰什么。

于是只剩安文逸孤身一人回来,他的失落显而易见,寝室里依旧空无一人,这时候恰好为他提供了一个完美的空间,足够倾泻他的沮丧。

他瘫倒在自己的椅子上,仰头看着空洞的天花板,丧气地想,搞砸了啊。



之所以……恩,都是世界的错,反正不是我的错。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