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慢情歌-6

乔一帆的短信如期而至,不早不晚,还顾虑到了安文逸的换班时间。

“学长,我们院跟你们院的比赛就快开始了,你打工结束了可以直接过来吗?”

安文逸并没有回复这条信息,他只是揣好了手机直接去了篮球场。他没想到会来这么多人,不少女生此时正踮着脚爆发出一阵欢呼。

外语学院男生数量比之文学院多不出多少,走近了才看见乔一帆正握着拳头给自己的队友加油,他上身披着件外语学院的队服,下身套了件运动裤。

安文逸先是在文学院这边站了站,几个学妹认出他来笑着跟他打招呼,他笑着点了点头说了几句加油。操场对面的乔一帆本身视线正跟着场上队员来来回回,不经意间就扫到了跟女生说话的安文逸。安文逸不矮,在原本男生就不多的人群里更是拔群,他没有往这边看一眼,这让乔一帆有些隐隐的失落,明明是自己邀请他来看球赛的,那人却泡在女生堆里不出来了。正这么想着,正说话的安文逸抬起头往他这边扫了一眼。

乔一帆的心脏突地跳了一下,周围的人群喧哗起来,不知道哪个队进了球。他不敢再看安文逸,于是也跟着喊了几声,却只见自己周围的同学都投来诧异的眼神。原来是对方进了球。他更不好意思了,想往后退躲进人群里,但是他作为替补队员退无可退。

安文逸一直没过来跟他打招呼,两个人的视线也再无交错。乔一帆看过去的时候安文逸总是在认真看着比赛,到最后乔一帆却有些恼火起来,再也不看文学院那边了。

半场结束的时候,外语学院已经领先文学院二十分了,乔一帆的队友梁方喘着粗气接过乔一帆递过来的饮料,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一口气喝下了二分之一。乔一帆跑前跑后的为自己的队友递毛巾和饮料,梁方拍了拍他,说:“下一节你上去打吧,让我歇歇。”

乔一帆抱着一堆饮料瓶,结结巴巴地说:“可是我……”

“没事,就你上吧!”周桦柏在一旁帮腔,“最后一节梁方再上,反正他们也赶不上来了。”

乔一帆下意识地往对面文学院那边看了看,安文逸正跟一个队员说着什么,乔一帆一咬牙,说好。

第三节刚开场,乔一帆正好做完了热身,他把运动服脱下,露出了自己白细的小胳膊。被十一月的风一吹,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队友们拍着他的背说没事,慢慢跑起来找状态,乔一帆上下牙打架,只好点了点头。他个子也不算太高,本来就是被拉来充数的,没想到真会上场,当他看到一个高大的男生来盯防他的时候,紧张地走路都差点同手同脚。

安文逸饶有兴趣地看着乔一帆瘦弱的小身板,他一直没找到机会跟乔一帆打招呼,这小学弟似乎也生气了,连看他都不看了。

眼下比起这个,还是比赛更加重要,乔一帆想。他紧紧盯着那颗篮球,既希望队友能给他传球,又害怕队友传球过来自己处理不好。好在乔一帆被防守地相当严密,于是他基本与触球无缘。

跟着跑了几个来回之后,身体也渐渐热起来了,乔一帆也不像之前那么拘束紧张了,甚至还贡献了一次助攻。他开心地跟队友击掌的时候,安文逸就在场边看着,微微笑着看着他。乔一帆自然没看到。临近第三节结束的时候,乔一帆终于摆脱了大高个的防守,投出了今天的第一球,篮球在篮筐上转了几圈之后落入了球网。乔一帆不敢相信地张开了手臂,周桦柏跑过来说“你还不错嘛!”其他队员也跑过来拍了几下他的肩膀。乔一帆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是运气,余光一扫发现安文逸正给他鼓掌,于是脸更红了。

比赛结果还是外语学院获胜,人群稀稀落落地散去的时候,安文逸才找到机会接近乔一帆。后者正收拾着用过的毛巾和喝空的饮料瓶。安文逸蹲下身帮他捡起脚边的空瓶,看到他惊讶的脸之后笑了笑,“你今天打的很不错啊,原来你还是个篮球高手。”

乔一帆腾不出手来,只好低着头小声说:“运气,那都是运气好。”

安文逸眯了眯眼,没有说话,只是帮乔一帆把剩下的瓶子捡完。“怎么只有你自己收拾这些?”他问。

“哦,大家刚才比赛完,都很累了啊,我没怎么出力,就做些后勤工作。”乔一帆倒是任劳任怨地接过安文逸手里的瓶子,把它们装进垃圾袋。

“你……”安文逸原本想说以后不需要这样,可话刚出口又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乔一帆倒是没错过这个话茬,他“嗯?”了一声抬头看安文逸,后者只好急中生智:“你下周末有时间么?”

乔一帆咬着嘴唇思考了一会儿之后摇了摇头,还递过去一个疑问的眼神。

“我请你看电影吧。”安文逸在看见他那个可爱的歪头疑惑的表情之后做出了决定。

乔一帆“嘿嘿”笑了两声,说好啊,我很久没看电影了。

他们收完垃圾之后乔一帆才觉出冷来,他抱着穿着单薄运动服的胳膊蹦跶了几下,俏皮地对安文逸说:“学长我回去套件衣服啦,周末见!”

“好,注意保暖,预防感冒。”安文逸一如平常地嘱咐着,而内心却期待起下个周末的到来,他看着乔一帆跑走的背影,直到对方转了个弯,停下来对他挥了挥手。

看什么电影好呢,安文逸一边摆着手一边苦恼。



期末修罗结束,更一更,2014最后一天,来年也多指教。虽然有点早,但是还是新年快乐啦。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