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周翔]以梦为马

1.

孙翔时常做梦,自然,这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他也像多数人一样,一旦醒来,就把梦里那些光怪陆离的事情抛在了脑后,再也想不起来。

然而这次,有些不太寻常。

孙翔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在做梦。

在这之前,他跟队里几个人凑在一起玩三国杀,输了几局之后有些意兴阑珊,于是摆摆手说要回去睡了。众人也没拦着,周泽楷也只是看了看他,然后点了点头。他还记得江波涛送他到门口,跟他说了句“晚安”。

只是眼下,他却并不在轮回俱乐部的大楼里。

这个地方他也很熟悉,但是出现得如此荒谬不符合常理,孙翔明白,他这是在做梦,于是他抬脚走上了眼前的台阶。

2.

孙翔在进入联盟之前在某高中读书,最擅长的科目是数学,最讨厌的科目是英语。现在他所在的地方,就是他高中时的教室,虽说如此,他还是感觉到了一些不同。

他找不到自己的座位。

应该是……是这里啊?

梦里的孙翔奇怪地绕着教室走了一圈,他莫名其妙地一直在原地打转,越想靠近后排却越走不过去,他恨不得现在自己能用个豪龙破军,一下子杀到最后排去。只是那是一叶之秋的技能,不是他的。

教室里一个人都没有,不仅如此,整个学校一个人都没有。这都无所谓,孙翔想。这是我的梦,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他在一张桌子上坐下,两条长腿踩上桌前的椅子,托着下巴对着教室后面的黑板发呆。

板报上画着个小人,歪歪斜斜的像是拎着战矛豪气万丈的斗神,但是仔细看看,它就变了样,战矛从某个角度看上去变成了把伞,差点把孙翔吓坏了。

怎么这货会出现在我梦里?!快变回去变回去!

他正在椅子上跳脚,教室的后门被人轻轻推开了。来人似乎根本没注意到孙翔一样,安安静静地走到后排的某个座位上坐下,玩起了什么东西。

周……周泽楷?

梦里的周泽楷穿着孙翔高中学校的校服,蓝白相间的运动服哪里还有半分土气,在周泽楷身上倒像是被代言的某某品牌。真帅,跟我当年有的一拼,孙翔毫不吝啬对自己队长外貌的赞美,只是此时感慨也有些不合时宜。

孙翔也顾不上跳脚了,长腿一迈就走到了周泽楷面前。只见桌子上零零散散地摆了几张卡牌,孙翔仔细看了看差点吐血,这不是刚才虐他数次的三国杀吗?!

真是神经,孙翔腹诽着,不要三国杀要荣耀!就不信了在我梦里还虐不了你?

但是梦境并没有改变,周泽楷皱着眉头把几张卡牌换来换去,最后摸着下巴说了句,不对。

孙翔也搞不懂周泽楷在做什么,他绕道周泽楷背后准备仔细看看其中玄妙,却只见周泽楷又掀开了一张牌,“开了”。

什么就开了啊?!

孙翔知道周泽楷话少,也没指望能问出他什么,再仔细一看桌面上,哪还有三国杀,全是扑克牌。

敢情周泽楷在这玩扑克牌占卜呢!

孙翔还没来得及吐槽就看见周泽楷在桌洞里摸摸索索,然后掏出了一张卷子,从孙翔的角度很清楚地看到了自己张扬的签名和一个血红的“45分”。

孙翔的心理从“咦,这是我的桌子”到“我靠,丢人”再到“周泽楷看见了!”之间迅速转换,反应到行动上就是他一把扯过了那张不及格的英语试卷。

“看什么看!”他有些恼羞成怒地指责周泽楷,而后者无辜地坐在椅子上,只是眨着眼看他。

他把手里的试卷揉了揉,揉成一个球之后才威胁般冲周泽楷挥了挥,“虽然这是我的梦你肯定不记得,但是,你还是忘了为妙,不然……哼哼。”他两只胳膊撑在周泽楷身后的桌子上,一副调戏良家妇男的样子。

梦里的周泽楷起先还有些茫然,这时却不知为什么羞涩地笑了笑,一会儿之后叫了他一声,“忘什么?”他问。

孙翔被他叫的那一声勾的心猿意马,现实中的周泽楷也会那么叫他,于是他低下头,慢慢凑近周泽楷那张帅脸。

“我要耍流氓了啊,周同学。”

可是他刚说完,就被按着肩膀反扑了回去。紧接着周泽楷的舌头闯了进来,霸道地勾着孙翔的舌头不放,这跟平时没什么两样,连用右手捏着孙翔脖子这个小习惯都一模一样,最后退出来的时候还轻轻咬了咬孙翔的下唇。孙翔被亲的一塌糊涂,此时还正喘着粗气,然而周泽楷一起身,他就发现,场景已经换成了他无比熟悉的轮回训练室。

周泽楷已经回去自己的电脑前坐好,而孙翔还有些愣神。

屏幕上的一叶之秋正是待机状态,孙翔正了正身体之后发现这是竞技场,而另一侧站的也不是别人,正是一枪穿云。

频道里出现了一行消息,一枪穿云:来吗?

孙翔握着鼠标定了定神,说来。

他刚被亲完,半边身子还是酥的,也不知道怎么就稀里糊涂地从教室回了训练室,虽然梦就是这样,不讲规则,无迹可寻。

还好梦里的一叶之秋跟现实中一样勇猛,这样的战斗让孙翔分不出心思想别的,跟周泽楷对战根本没有去想东想西的余裕。

竞技场的地图也是简单粗暴,魔法斗气与子弹对轰的效果轰轰烈烈,孙翔看似豪迈的打法其实心里在暗暗计算着一叶之秋与一枪穿云的血量,一叶之秋最近进行了银装调整,他尚在适应当中,周泽楷自然更不知道效果如何。

一叶之秋的斗破山河强行取消,周泽楷自然看清了一叶之秋的起手姿势从容地让开了几个身位格,然而他没想到的是一叶之秋又极其强悍地一拧身子,矛尖直刺而来。周泽楷冷静地算了算距离之后判断,很遗憾刺不到,然而下一秒,他就听到了“噗”的一声响。

矛中!

神枪手就此被缠上,两人原本就所剩不多的血条在近身搏战中缓慢下降。枪体术不容小视,可战斗法师也一样霸道。孙翔紧紧盯着屏幕手下操作飞快,终于,枪王倒下,一叶之秋一挥战矛,迎接着屏幕上出现的荣耀。

原来可以这样打!

孙翔有些兴奋地来回动着鼠标,他给自己提了个醒,要记着,一会儿醒了就这么跟周泽楷打!而这里的周泽楷只是呆呆地探出头看了孙翔一眼,表示不解。

孙翔得意地笑着说:“反正说了你也不懂,你什么都不知道。”

周泽楷没有回话,只是看着孙翔,然后慢慢地弯起了嘴角,连两只眼睛都微微地眯了起来。

美色误人,红颜祸水。孙翔心头突兀地浮现出这么一句话,按捺不住地想亲他,而梦里的周泽楷却只是冲他笑着,像是个水里的倒影,浮动起来就是一片水光,晃着晃着,就碎在了水面上。

等等……我去!

孙翔在床上缓缓地睁开眼睛,他没好气地瞥了一眼昨晚忘拉窗帘的窗户,恼火地翻了个身遮住了眼睛。

对了,我有个什么事情要做来着?!

3.

江波涛推开训练室的门的时候吓了一跳,有人竟然比他还早,鼠标键盘的敲击声响成一片,在空荡荡的训练室里显得尤为喧闹。过了一会儿之后,声响的制造者停了下来,伸长脖子对江波涛打了个招呼。

“早啊,江副。”

江波涛笑着回:“你今天太早了,小孙。”

“看见周泽楷了吗?”孙翔一边起身一边拿起椅子背上挂着的队服外套。

“小周啊,没看见,昨天跟杜明他们玩得太晚,今天可能起迟了。”

“那行,我先去吃饭了啊江副。”

江波涛冲他摆了摆手,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孙翔出了训练室之后往食堂方向走了几步,又想到了什么似的转了个方向。他今天起的的确很早,连打扫走廊卫生的保洁人员都没还没来。他走到周泽楷房间前面停下,敲完门之后却有点后悔。

可是房间的主人并没让他有反悔的机会,周泽楷脸上还带着点水意,脖子上挂着条毛巾,一看门外站着孙翔就微微笑了起来。

“我来叫你一声,你起了啊,吃饭去吗?”孙翔清了一下嗓子,说。

周泽楷点了点头,然后让了让身子,意思是进来等吗。

孙翔自然清楚他的意思,但是他摇了摇头,“我就在这等你,你快点。”

周泽楷也没强求,又笑了笑之后去换衣服了,孙翔转了个身靠在墙上,从周泽楷没关的紧的门缝里看着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换衣服。他昨晚的梦只记到跟周泽楷pk的那段,前面好像还有些什么,但是却记不清,再仔细想想就是被周泽楷按着亲了。一想到这里,他就觉得有点热,于是拎起队服领子扑扇了几下。

周泽楷很快换好了衣服,出门的时候拍了下孙翔的肩膀,后者一看见他的脸不知为何就别扭地转了头,这让他有些不解。好在走在去食堂的路上孙翔就恢复了平时的样子,他问周泽楷想吃什么。

周泽楷嗯了一声之后就没吱声,孙翔也不着急,两手插进兜里慢慢晃悠着走。

“啊对了,你今天跟我打几把啊,一定得跟我打几把!”他突然得意地瞥了周泽楷一眼,“我昨天晚上做梦,梦到了对付你的方法,你还亲我,我……”他一下子噤了声,惊恐地发现周泽楷双眼亮亮,嘴角噙着笑,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你你,刚才的给我忘掉!”孙翔气愤了。

周泽楷只是看着他笑,也不动,过了一会叫了他一声,“忘什么?”他笑着问。

我靠!

4.

江波涛的训练计划写到一半的时候,周泽楷和孙翔结伴进来了,前者直接走过来看今天的安排,而后者顶着张大红脸不甚自然地移动到了自己的电脑前。

江波涛心下了然,看了看周泽楷,又往孙翔那边递了个眼神。轮回队长什么也没说,只是笑了笑,然后点了点计划表上孙翔的那列,“今天PK。”

“没问题。”江波涛把原本的计划删掉,然后补上新的。

这时训练室里人也渐渐多起来,吕泊远坐下之后还揉着眼睛,揉着揉着想起了什么,探出半个身子对孙翔说:“小孙小孙我跟你说,昨晚我梦见你了,你跟杜明忒不仗义,去吃烤串不给我吃肉!”

旁边杜明插了一句:“就不给你吃,就我们两个吃!”

吕泊远也不揉眼睛了,一推键盘:“小明我们练练啊?来来竞技场见!”

孙翔觉得他们太幼稚,一抬头,看见周泽楷站在江波涛身边正看着他,眼神一对上之后就对着他笑了笑。孙翔脸一热又低下头,再也不看他了。

幼稚,周泽楷最幼稚,下次再也不梦见你了!


For my dear 勃太 @人間失憶 !生日快乐!看我多愛你,都寫到這個時候了!


2014-12-23 /  标签 : 周翔 39 5  
评论(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