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慢情歌-5

5.

时间被拖拉的很长,像是被熬成金黄色的糖,透着诱人的香味,它被拉成细细的丝,绵延漫长。

安文逸靠在图书馆最高层的窗边往下看,一本文论被他看得七零八碎,他又走神了。

距离周末还有三天,手机上的时间日期已经仔细确认过无数次,周末那天还特意添加了待办事项,他叹了口气掏出手机,打开日历看了会。

不管是厚厚文论上的密密麻麻的字也好,还是楼下路边零零散散的落叶也好,都像是他此时理不清楚的思绪,他不常这样。手里的笔轻松地转了个圈,脸上的表情却比刚才更凝重了些。

安文逸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但是事实却是一切都像是已经脱轨得列车,呼啸而过拖着他往前走,于是他决定顺其自然算了。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甘心,他很少对自己妥协。

干脆周末的比赛不去了,他想。又不是非看不可,到时候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乔一帆肯定也不会说什么。

他下定决心,于是又转了下笔,在空白的读书笔记上写下了第一个字。

周六一早安文逸就醒了,实际上他一晚都没睡安稳,一直觉得自己有什么事要做,下床之后开了电脑,发现今天并没有什么需要做的。手机安安稳稳躺在桌上,他一会儿拿起一会放下,几乎有了强迫症。

将近中午的时候他手机震动了几下,正在跟着团队打本的他扔下鼠标就去接电话了,没想到却是以前社团的学弟请吃饭,他草草应付了几句,回来之后发现团队几乎全部扑街。他是队里的奶妈,被一群尸体骂了几句,骂完还被踢了出去。安文逸“靠”了一声,起身找了件外套,准备去吃饭,临走看了看桌上的手机,犹豫了几犹豫还是揣在了兜里。

你真是没救了啊你,他在心里念叨着。

几个学弟围着安文逸,叽叽喳喳问了好多问题。他去年还是部里的骨干,如今确实没什么事情可做,也就一一指导了一下,一顿饭吃下来倒是有些久违的与人交流的快乐。他看看时间,差不多要去咖啡厅打工了。正跟学弟们说下次再聊的时候,看见一群人往外走,里面一个好像是乔一帆。

安文逸不知为什么有点着了急,学弟们的客套挽留都来不及好好应付了,只顾着探出半边身子往大门那边看。

“学长有急事?”倒是有个识眼色的,“那学长快走吧,我们还得再坐一会儿。”

安文逸也没再多留,点了点头说下次再聚就匆匆追着刚才的那群人往外走了。

只是里面没有乔一帆。

安文逸走的慢了些,让出点距离,仔细看了看,原来刚才是他看错人,刚才那个像是乔一帆的人正笑着,只是背影身高相似而已。

安文逸暗暗叹了口气,不知是庆幸还是失落,转了个方向就往咖啡厅去了。

他知道自己今天显然心不在焉,而原因是什么也一目了然,手机在兜里被是不是掏出来看看,他在期待些什么又在犹疑着什么,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热咖啡不知烧开了多久,坐在近处的客人已经投来了不快的目光。

这不像他,但是他却又毫无办法。

罗辑来的时候难得看到安文逸正有些焦虑地在吧台来回踱步,他笑着问:“学长你今天很反常啊?”

安文逸只是看了他一眼,就把手里的活放下去换衣服了。

“约会去吗?”罗辑看他出来后不死心地又问了句。

“啊。”安文逸一边推门出去一边应了声。剩下罗辑有点惊讶地呆立在吧台里。



ps:有个事情说一下,之前的安乔小人鱼paro还记得吗,有人想要做成小册子留着看,想想单独做一本也有些浪费,所以干脆做成无料,有缘发发。

有些地方稍微改了改,不出意外的话帝都O发吧,能去的话想要的在这下面留个ID,也权当印调了,酱紫。

再ps:不是我不更,是学校的问题,一切都是世界的错。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