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慢情歌-4

连绵的阴雨天气持续了两个星期之久,乔一帆再次站在耀眼的阳光下之时气温又下降了一个台阶。他把被子搬出来晒,过冬的被子很厚,他下台阶的时候小心翼翼,看着自己的运动鞋一点一点往下挪,手上的重量忽的变轻了。

多日不见的安文逸的脸从几层被子后露出来。

乔一帆跟在安文逸的身后往操场上挪动,路上许多人说说笑笑地抱着被子从他们身边走过,他试着跟心无旁骛搬被子的人搭话:“学长,天气还不错,不晒晒被子么?”

安文逸抱着乔一帆的被子目不斜视地回答:“已经搬过去了,放在了接受阳光照射面积最充分的地方晒。”

乔一帆说哦。

他还是不知道该跟安文逸说些什么,两个人说熟不熟,说陌生却也说过几次话了,气氛不尴不尬,直到他看到操场的栏杆上晒满了各色被子。

“来晚了,挪一挪吧。”乔一帆无奈地说。可是左挪右挪也不过移出了半米的空当,乔一帆挠着脑袋站在那里为难。安文逸两只手腾不开,看着小学弟在那围着一排被子团团转,难得地起了点捉弄的心思,他站在那里,看着乔一帆微卷的头发沐浴在漫天的灿烂阳光里。

 

就算是雨天,安文逸也得照样去咖啡厅打工,他对天气不敏感,不管是下雨亦或是飘雪,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些天气现象。他的生活没什么变化,乔一帆也像是落入水中的一颗石头一样,在泛起一圈圈波澜之后迅速地隐去了。

寝室,图书馆,咖啡厅,他的生活仍旧单调,他在午夜无人的寝室里扪心自问,对那个小学弟执着个什么劲儿,可是连他自己都答不出来,他在自己那张略显狭窄的床上不耐地翻了好几个身,最后沉沉睡去的时候也没想起个所以然。

第二天他就在图书馆遇到了乔一帆。

还背着书包,应该是刚上完课,明明可以去找个座位舒服地坐着看书,偏偏要跟他一样站着,还看得一脸投入。于是安文逸知道,乔一帆是个温柔的人,他总能用最冷静的眼光去剖析旁人,越接触就越能发现乔一帆的更多的样子。如果说以前在咖啡厅只是远远地看到了拼图的一角,那么现在他就正在收集着拼图的其他的部分。

微微卷曲的头发,笑起来眼角的细微的笑纹,斟酌得当的语言,还有不时顾虑着别人的体贴。

大概还有许许多多的要素拼合在一起,才能勾勒出一个真实的乔一帆。

安文逸对未知并没有太强烈的探究欲,他更倾向于事实,于是他决定亲自确认一番。

 

乔一帆此时背对着他,耳朵上的绒毛都能看的一清二楚,阳光照在单薄的耳骨,一丝一丝的毛细血管缠绕在一起使得它显现出通红的颜色,乔一帆仍旧专注地挪动着被子,没发现他正被细细解剖着,倘若他这时回头,一定会发现平时一脸冷漠的学长正柔和地看着他,他会眼睛一亮?还是羞涩地笑笑?

可是乔一帆始终没有转身,他自顾自地做着自己的事情,似乎对身后的人一点兴趣都没有。

安文逸终于感到阳光耀眼,连手上的被子都变得沉重,他叫了乔一帆一声,带他去了自己晒被子的栏杆旁,把自己的被子折起一半,另一边摊开了乔一帆厚重的冬装。

“谢谢学长!”他今天套了件毛衣,刚在太阳底下晒了一会儿,鼻尖上开始渗出细小的汗水。

安文逸笑了笑说:“不用谢。”

乔一帆却愣了愣,拍打了几下手边的被子之后才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学长你这样笑呢。”

“是吗?”安文逸说,他撑住栏杆,看着下面篮球场上的一群群人,突觉阳光的热度不寻常。

篮球场上的男生们似乎根本不在乎这点降温,他们灵活地运着球,呼喊声从球场这边传到球场那边。

乔一帆也在看着他们,他正享受着阳光暖暖地照下来,尤其是在经历了不短的雨期之后。

突然他想起了什么,于是把身子往前倾了一点,“学长,这个周末我们系跟你们院有篮球对抗赛,你来看吗?”

安文逸转头看了他一眼,乔一帆并不是随口说了这句话,他脸上的神色是真诚的,于是他回答:“好啊,你上场吗?”

“哈哈”,乔一帆先是干笑了几声,然后擦了擦鼻子上的汗水,“我是替补,要是分差拉大了也能上场打几下吧。”

“你手机号多少,到时候给我发个短信吧,我平时还要打工上课,也挺忙的。”安文逸尽量让自己自然地说出这句话,为了防止乔一帆起疑还提供了足够的佐证。

可惜听的人并不在乎,乔一帆掏出手机滑了几下,“我有学长的电话,我给你拨一个,你存一下。”

于是一会之后安文逸的手机在上衣口袋里震动了几下,来电显示里是一串普通的无规律数字,安文逸找出保存选项,仔细地在联系人里输入“乔一帆”三个字,阳光让手机屏幕变得有点暗,但是安文逸心里却亮堂着,喜悦着。

只是,他控制着不让自己在乔一帆面前笑出来。



评论都看了,不过让我回复也是前篇一律,所以就不回了,谢谢各位了,慢慢看就行。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