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慢情歌-3.2

他们穿过校园中的音乐广场,安文逸的脸遮在伞下走在前面,乔一帆跟在后面想要试图搭话,却发现难度很高。他们不是第一次陷入这样的沉默,乔一帆并没有像第一次那样坐立不安,他本来就不怕沉默,况且安文逸的沉默不带敌意。

“那个……”,安文逸放慢了脚步,“我听说,你也是B市的?”

乔一帆急忙快走了几步,回答:“是啊,我是B市的。”

“对这里还适应吗?”

“嗯,还不错,室友也都很好,学长是哪里人?”

“我也是B市的。”安文逸说。

“学长也是B市的吗?”乔一帆惊讶的声音里掺着点喜悦,于是安文逸侧了侧伞露出眼睛看了他一眼。

“很奇怪吗?”他问。

“不是不是,学长看起来像是南方人,没想到跟我是老乡,对了,迎新的时候好像没在同乡会看到学长啊?”乔一帆绕过一个小水洼,还发问。

“我的确没去,因为……”

“啊,那是我室友。”乔一帆远远就看到了站在食堂大门口冲他挥手的同学,于是安文逸后面的话他也没听清,“学长,一起吗?”

安文逸没有被打断的不悦,只是点点头说:“既然有人陪你了,那我就不凑热闹了。”他抖了抖手里的伞,施施然地往食堂走去了。

乔一帆的挽留还没说出口,室友已经过来推着他进门了,那人喊着好饿好饿,一边拉乔一帆上楼,乔一帆转头找了找安文逸的身影,发现那人已经混入了就餐高峰期的人群里,再也看不见了。

有点奇怪啊,那明明只是个普通的学长而已。

他跟安文逸说过的话不多,仔细想想他们沉默的时候更多,但是不知为何自己对这个学长有着不知名的兴趣,大概是见多这个学长不同的样子,反而相见的更多,他戳着自己的糖醋里脊在心里笑了笑,还是老乡呢。

乔一帆回到寝室的时候把自己的书桌收了一收,借的各种类型书和自己的专业课笔记本混成一团,他不过几天没收拾,多半是室友又擅自借自己笔记看了,他叹口气认命地把书本分类开来。

不知是不是存在什么奇怪的定律,明明早就放在手边的东西,却可能只看了一眼,而再次看到的时候,可能会发现,看不见的丝线早就开始缠绕了。

原来那么早的时候,我们就该认识了。

那是乔一帆刚入学的时候,同乡会发的表格,“安文逸”三个字挂在最上面,后面跟着一串电话号码。

这……

乔一帆拿着这张纸愣住了。

学长他好像说过,同乡会他没去,理由是……什么来着?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