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慢情歌-2

2.

这个世界上不管是什么故事,总会在最后出现一个圆满的结局,坏人不能得到好报,而好人往往得偿所愿,这就是所谓的happy ending。但是那之后的事呢?

距离安文逸突兀地向男生搭讪已经过去一个周了,男生再也没有出现过。安文逸不停地回想那天的所有细节,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后来他想,应该没人会在被甩了之后还厚脸皮地仍旧出现吧,虽然他在主观上真不愿意这么想。

男生比他想象中还要温和,面对他这么突兀的要求也只是皱了皱眉,听清自己的话之后也只是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很快地把咖啡喝光了。但是问他味道怎么样的时候,也只得到了“还不错”这样模糊的回答,对方很有礼貌地笑着说了谢谢,安文逸那时只顾着勉强保持面色的平静和回味对方只对着自己的笑容,却忽略了一些更深层的东西。

那时男生的心情并不好,安文逸暗自懊恼着,自己平时明明是更加冷静与克制的人,可是那天却不知为何迫切地想与男生扯上关系,结果却连对方的名字都不曾得知。

店门口的风铃声成了一种折磨,午后的阳光也变成了伤人利器,安文逸心里长了根刺,莫名的期待会变成双刃剑,剑柄却完全掌握在别人手里。安文逸不喜欢这种感觉,他跟罗辑换了班,决定给自己放一天假,出去走走。

“学长!!!非要这样吗?!!!”罗辑一脸苦相地抱住了脑袋。“我昨晚做了一晚的计算题,现在脑子都要炸了,学长就不能照顾一下学弟吗?!”

安文逸不为所动,“让你明天替我的班,今晚好好休息不就行了。”

“学长你太不吃亏了!难怪找不到女朋友……啊对不起,学长我刚才什么也没说。”罗辑一手捂住嘴,一手使劲摆着,生怕自己的小声嘀咕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

安文逸脸色只是沉了一秒,就恢复了平时的样子,他侧身走出吧台,“我的事情你还不用操心,先操心一下你们导师下一次的论文安排吧。”

他听着身后罗辑悲痛欲绝的喊叫愉快地推开了店门。

说是出去走走,其实安文逸也不知道能到哪里去,之前一起玩游戏的朋友让他一起打本,但是安文逸不太想重复那种无意义的时间消耗。可是就像罗辑说的一样,自己没有女朋友,所以连约会的对象都没有。

安文逸没有赖床的习惯,他在尚未明朗的晨光里醒来,两条胳膊伸在外面被冻的发凉,他缓缓坐起来的时候伸手在床头摸索了一会眼镜。然后他给自己安排了一下今天的行程,上午去图书馆,下午去公园逛逛。

寝室里依旧只有他自己,只有他穿衣服的窸窸窣窣声,大约是寂寞久了?连咖啡厅里的一个普通顾客都那么吸引人,安文逸自嘲地想。

他没想到没有打工的一天这么漫长,图书馆里到处都是正在准备考研的学生,安文逸夹在里面显得十分悠闲,他也没去找座位,就靠在书架上找了几本小说磨时间,可等他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大部分时间都在走神,最终把几本小说里的主人公全部搞混了,他终于捱到了中午,还装模作样地把书原位放回。

平时他吃过午饭就要去咖啡厅打工,可现在平白多出半天的时间,本来想要去公园坐坐,可是他却匆匆忙忙像是应付差事一般,在公园午后休闲的人群里匆匆走过,眼里也没有丝毫的湖光山色。等他又一次站在公园门口的时候,分针也仅仅走了十个格子。他像是给自己找到了什么理由,把两手往外衣口袋里一塞,脚步一转,往咖啡厅的方向去了。

路上他思考着一会儿见到罗辑该怎么解释,可是他一向以事实说话,并不擅长编排没有根据的谎言。之前在公园里走的太急,身上微微出了些汗,这时冷静下来有些黏黏的,难受。可阳光又这么坦率地照耀下来,安文逸的脚步不自觉加快了一些。他尚未走到咖啡厅,视线已经不自觉地投了过去,咖啡厅的窗边坐了个人,看不清楚模样。安文逸心里的那根刺突地冒出来,磨着他的心脏,让他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看来递过来的是玫瑰。

安文逸曾无数次地推开这扇门,却从没感觉这扇门有这么重;他曾无数次地听到门口的风铃声,却从没感觉它的声音这么好听。

罗辑见他推门进来有些惊讶,让他更为惊讶的是,这个一直冷静沉着的学长此时面露微笑,额头上还带着一层薄薄的汗水。他张了张嘴,刚想问学长要喝什么,而安文逸只是冲他比了个手势,就朝窗边的那排座位走了过去。

男生这次仍旧在看书,不过显然不是上次那本了,他感觉到有人在自己对面坐下了,有些不悦地抬起头,却在看清来人的时候又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那个服务生?

安文逸坐在vip座上近距离欣赏男生脸上的表情变幻,最后微笑着自我介绍,“上次看你很匆忙,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我叫安文逸。”

“啊,你好,我叫乔一帆,上次谢谢你的咖啡。”男生礼貌地笑了笑,有些无措地伸出手指挠了挠脸颊。

随即两人之间出现了一阵令人难堪的沉默。

安文逸在经历了最初的那阵狂喜之后恢复了理智,他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困惑,又不知道自己想跟这个男生产生什么样的关联,于是他没有说话。

乔一帆并不清楚这位服务生为什么一定要坐在自己对面,两人之间唯一的交集也不过是那杯咖啡,而那也算不上什么好的回忆。

“学长,你的拿铁。”罗辑的到来正好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但是他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不一般的氛围,有些瑟缩地抱紧了托盘。

这时乔一帆对罗辑打了个招呼,“学长能给我来点白水吗?”

安文逸看了看罗辑,又看了看乔一帆,似乎明白了什么。

罗辑这时才恍然大悟地说:“一帆,我没有给你介绍过吗?这是我们大四的学长,安文逸。我看学长的样子,还以为你们早就认识了。”

乔一帆微微长大了嘴,回过神来结结巴巴地说:“原来,是学……学长啊。”

安文逸又笑了笑,“没事,你是新生吧,学院里人多,不认识也难免。”

乔一帆比起刚才乖巧多了,安文逸倒觉得他那一瞬被打扰到的表情更像是他的本性,他饶有兴趣地端起了桌上的拿铁,轻轻抿了一口。


终于互相亮出身份了,反正不会那么简单的。每天都要玩到这么晚才开始写,一边接受着良心的谴责一边是两个人的折磨,这样不好不好。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