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慢情歌

0.

安文逸发现,从上周开始,咖啡厅靠窗视野最好的那个位置总会坐着一个沉默的男孩。对方没什么话,点完一杯奶茶之后就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有时手里会多一本书,但是好久都没翻上一页。

安文逸站在吧台里,在鲜少顾客的午后肆意地观察着那个男生。他的视线大概不刺人,所以男生一次也没转头看他。更多的时候,男生像是思考着什么一样,看着窗外,他撑着下巴的手臂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有时睫毛像是被阳光灼伤了一样颤抖了一下,随即便低下了头。等安文逸反应过来的时候,手里的杯子已经被他擦了几个来回,透而明的杯身上只留下了个他不小心按上去的半圈指纹。

安文逸总是留不到男生离开的时候,三点的时候就有人来换班,他走出吧台的时候还下意识地瞥向了窗口,换班来的罗辑也好奇地往那边看了看,却只看到了一个认真看书的普通男生。

“认识的人吗?”他好奇地问。

“哦,不认识。”安文逸的手指敲着吧台,“我去换衣服了。”

他从更衣室转出来的时候,窗边的那个男生又开始发呆,安文逸理着自己的大衣衣领,在出门之前又看了眼那男生出神的侧脸。

1.

十月中旬的时候这个南方城市还是弥漫着一股燥热,与人擦肩而过的时候都能感到一股微小的热浪。安文逸从九月开学时就在这家紧邻大学城的咖啡厅打工,因为地段适宜,装修也得当,来的人络绎不绝。安文逸选择这家咖啡厅作为打工地点也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他不喜欢嘈杂的环境,这家咖啡厅离学校又近,所以他对自己现在的打工地点很满意。

他今年已经大四,也已经获得了保研资格,既然没有找工作的压力,于是便多出了大把大把的空闲时间。打工也仅仅作为消遣,他的室友们此时大多很忙,寝室里往往只剩他自己,玩了个把星期的网游之后又觉得空虚,于是便泡在了图书馆。

直到他遇到那个奇怪的男生。

男孩的长相普通,但是却有种不谙世事的生嫩,应该是大一新生,安文逸想。那人的头发有些长,却软软地贴在头皮上,给人一种乖顺的印象。他明明到咖啡厅来,却点一杯甜腻的奶茶,一坐就坐上一下午。午后的阳光杀伤力很强,即使是安文逸有时都在吧台后昏昏欲睡,那个男生却安然地接受着阳光的沐浴。光线倒并不刺眼,只是时间长了视线会模糊起来,仿佛那人已经消失在了光里。

于是那个男生就这么风雨无阻地一直出现在咖啡厅里,连座位都不曾换过,只是手里的绿皮书换成了朱红色的精装书。安文逸给他添白水的时候偷偷瞥了一眼翻开的书页,却只看到了满满的英语单词。看来还是个英语系的学生,他猜测着。

平淡的午后时光就这么延续着,有时安文逸看到窗边的那个身影还会恍惚,连同时间日期都模糊起来,他只好甩甩头,从袋子里倒出一些精装咖啡豆。

“学长,跟我换一班吧。”这是来换班的罗辑。

安文逸把手里的杯子放下,问:“那我要连着站一天了,你又有什么事?”

“最近教授要的那篇论文我还没写完,明天就要交了,有几个数据我还没算好,学长学长,帮帮忙吧,我请你喝咖啡!”罗辑的额头上有一层薄汗,很着急的样子。

“咖啡就算了,但是,我想换哪一天就是哪一天,你没有反驳的权利。”安文逸从不吃亏。

“好好好,没问题!”罗辑几乎要蹦起来了,他匆匆握了一下安文逸的手,就跑了出去,他带上门的时候动作有点大,挂在门口的风铃也跟着响起来。

可坐在窗边的男生仍旧没有抬头。

安文逸不紧不慢地给播放器换了首曲子,是他偏爱的钢琴曲。终于能知道男生什么时候走了,不知为何他有些难题即将得到解决时的快意,甚至难得地在没人的时候弯起了嘴角。

咖啡厅里稀稀落落地坐了几个客人,安文逸大多时间都无事可做,当曲库里的全部歌曲循环了一遍的时候,他发现坐在窗口的男生合上了书,并冲着窗外招了招手。

风铃又叮叮当当地响起来,女孩弓着身子进来的时候冲安文逸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有柠檬水吗?”她问。

安文逸点点头,他认识这个女孩,隔壁的玩具饰品店开学季做活动,女孩就是站在门口的推销员之一,有时站不住了会跟伙伴一起偷偷溜进来要杯柠檬水。

她坐到了男孩对面。

安文逸把柠檬水端过去的时候,男孩第一次带着笑意看了他一眼,安文逸知道,那多半是与女生交谈时还没收起的笑容,这种笑容廉价而没有意义,但是安文逸却觉得舒服,男孩的眉眼弯成正好的弧度,映着夕阳的余晖,显得暖暖的。

安文逸并没做出什么表情,他冷静地转过身,然后走回吧台,把托盘放回了原处。

女孩似乎是渴急了,一杯冰柠水端起来就大口地灌,男孩让她慢些,她也只是摇摇头。

安文逸站在吧台后,视线不自觉地往窗边看,他看着男孩仿佛从抽象画里走出来一般,脸上变幻出各种各样的表情。他听不到那两人的对话,但是又好像不需要知道,他只要看着男孩脸上一个细微的变化,就知道他们说了什么。那端的世界好像是个生动的话剧,而安文逸远远站着,饶有兴趣。可话剧场上的演员并不知道,他们被人观赏着,于是他们按照剧本,爆发着生动的演技。

女孩的耳朵红了,却一直摇着头。男孩脸上的表情凝固起来,连笑容都变得苦涩,他的眼神飘忽,全无了刚才的兴致勃勃,女孩站起来的时候他也只是笑着点点头,安文逸险些错过了女孩要结账的手势,他面无表情地收走了那个表面凝结着冰凉水珠的杯子。男孩正在走神,安文逸故意放缓了动作,他发现男孩放在书上的手指有些用力,于是他好心地没有收走那早就喝完了的奶茶杯。

安文逸喜欢在咖啡厅的工作,这里的工作环境安静又轻松,偶尔还能附送上情侣吵架或者告白的福利场景,他觉得那些男孩或女孩通红的脸庞为他单调的生活增加了调味,但是此时,他背对着那个男孩,觉得今天看到的剧场并不精彩。

他的生活是白开水,没有涟漪,没有味道,没有颜色。而男孩的生活是搀着柠檬水的奶茶,甜蜜而又酸涩,甚至还掺杂了阳光,有种清亮的色彩。

安文逸正在调一杯摩卡,他做了很多次,很熟练,但是微妙地,他手心有些发热。磨咖啡豆的机器嗡嗡地转着,平时他对这声音一无感觉,但是此时却觉得嘈杂了一些,甚至带动着他,让他的心脏都跳的快了些。

男生仍旧坐在那里,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安文逸每隔几秒就要转头看看,然后怀着庆幸的心情加快手上的速度。

男孩一直低着头,后来叹了口气,合上了书本。这个动作使安文逸心里一惊,原本害怕摩卡是不是太单调的他迅速地将杯子放在了托盘上。

男孩收起书和放在一旁的笔记本,正打开放在身旁的书包时,一句话都未曾与他说过的咖啡厅服务生在他面前放了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男孩不解地侧过头看看桌上的咖啡,又看看站在桌边的人,他眨了眨眼睛。

“能请您尝尝我新做的摩卡吗?”戴着眼镜的服务生微微笑着问。


为小安生贺新开的坑,不知道能写到哪里,尽量每天更吧,如果能写到小安生日就好了,写不到的话那也没办法。

评论(10)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