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乔一帆生贺]祝你生日快乐

01.

我的发小里有这么个人,跟我一样大却已经有了工作,还是很厉害的工作。他也是所有的发小里,最让我羡慕的一个。

这个人叫乔一帆。

听起来没什么特别的名字吧,最起码没我的名字有个性,但是就这么个平凡人,做出了我们大家都无法做出的选择,他是个电竞职业选手,玩着时下最火的游戏——荣耀。

我当然也玩,这个游戏火都火了快十年了。最开始还是我带着一帆开始玩的,那时候我俩每个周末都偷摸地揣着游戏卡往网吧里钻,谁都觉得一帆是个听话的好孩子,其实他那会儿说谎都不带脸红,连我都甘拜下风。

这人的生日也特别令人沮丧,偏偏赶在十一假期的最后一天,所以我从没见过他正正经经地庆祝生日,一般的情况是我们一起趴在茶几上补作业,做完好几摞卷子的时候一帆的生日也快结束了。

只有一年是例外,那年十一假期我们一起在网吧玩了好几天游戏,最后一天在一帆家头对着头一起抄作业。当我低着头抄的天昏地暗的时候,一帆却连笔都没拿出来。

“我说,你是不准备写了吗?”

一帆点了点头。

“真的假的啊?我好不容易求来了学习委员的作业,你不抄啊?”

一帆笑了笑,“我应该不用写了,我要去打荣耀了。”他这么说。

“昨天不刚打了通宵,你还真是爱玩这个游戏啊。我说你低调点,要是让阿姨知道我带着你通宵打网游,我不用活着出这个门了。”

“我的意思是,我要去打职业赛,做职业选手,打荣耀。”他笑着说。

我手里的自动铅笔芯一下子就折了,我惊讶地问:“哥们儿,你认真的?!”

那会儿我们身边不乏以职业为目标的网瘾游戏少年,但是他们的结局大多都是叼着烟窝在网吧里,帮人家代打或者变成了一群荣耀爱好者。也有人参加过训练营,却在训练了几天之后就灰溜溜地回来了。

“一帆,你那个……”我好不容易组织好了语言想要劝他的时候,他好像已经知道我要说什么了,笑眯眯地站起来去给我倒了杯水。

于是我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他从小就这样,平时软软和和的样子,其实主意硬的很,但凡说了这回事就说明他已经想好了,八匹马也拉不回来。

我给自动铅笔换好了芯,看着学习委员秀气的字迹半天没动笔。我们都还在上中学,明年才能升高中,荣耀饶是个热火朝天的游戏,电竞却离我们的生活着实有点远。虽然我们抬头能看见印着王不留行的广告牌,低头能看见微草的宣传手册。但是未来是什么样,我们都不知道。

那天晚上我留在一帆家直到很晚,那年假期的作业实在太多,我抄着历史书还要腾出手来捅几笔英语,最后一帆看不下去,帮我写了几张英语卷子。他一边写着一边说:“说不定这是最后一次做作业了,我这样写老师看不出来吧?”他把一串英语单词递给我看,这些异国文字在他笔下排列地老老实实。

“行行,挺好的。”我敷衍地说着,仍旧不敢相信他要去参加训练营的事情。

后来回想起来,这果然是一帆最后一次写作业。

那天很晚的时候,他送我出门,我总觉得有什么事情没干,一脚踏进电梯的时候才想了起来。

“等等,等等,一帆,生日快乐啊!”我说着,而一帆的笑脸渐渐消失在了缓缓关闭的电梯门后。假期结束之后,他就没来学校了。

02.

后来等我上了高中,一帆已经进了微草,他夏休的时候还来我家找我玩过,我说请职业选手指导指导的时候,他羞涩地笑了笑,说没带卡。我们俩甚至没去网吧玩,只是坐在我家沙发上随便聊着些琐碎的话题。

他比以前话少了点,问着他的时候才会说起队里的事情。在他的话里有时能听到高英杰的名字。我仍旧在玩荣耀,微草是本地队,里面那个叫高英杰的天才我早就知道了,从一帆嘴里听到他的名字和事情颇为神奇,而当我意识到这个的时候,我和一帆之间突兀地产生了不少距离感。听一帆说,他跟高英杰似乎是好朋友,我开玩笑地说帮我要个签名呗?一帆偏头看了看我,说好啊。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他不是那么开心,我们不再像以前那样抬头不见低头见,我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喜欢着荣耀。

后来送走他的时候,我想,他肯定还喜欢着荣耀啊,不喜欢的话怎么从训练营里坚持下来呢?

在这之后,我们再没好好聊过,过年的时候他休假回家,也仅仅在来我家拜年的时候露过一面,那时候我正跟班里一个女生谈恋爱,他来的时候我正在发微信,没能跟他说上话。但是他长高了,气质也硬朗起来,只是笑起来的时候还能看出以前的影子。那年他已经去了杭州,我们在网上聊起的时候,知道他还在打荣耀,但是我从没在直播上看他出过场,我没办法直接问,好像一涉及这一话题我们彼此都会尴尬。

直到他出现在兴欣,网上荣耀圈全是“叶修”“兴欣”之类的消息,其中偶尔夹杂着“冠军队微草前队员乔一帆”这样的字眼。我在QQ上找到他,他才说已经去了杭州,挑战赛决赛的时候要回来一趟。

我说:“哥们,你真不够意思啊,都打到决赛了才告诉我啊?”

一帆的窘迫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好一会儿他的消息才发过来,“你学习不忙吗,怕影响了你学习。”

他一直为别人考虑的性格丝毫没变,我笑着摇了摇头,打开网页订了张票。

一帆决赛那天我早早就去了场馆等开场,本来也没期望着能跟他遇上,这不是我第一次来看现场,但是一想到我发小就要出现在场上,心情就控制不住地昂扬起来。

那天的比赛兴欣赢了,我坐的位置有些靠后,站起来把身子使劲往前倾才能模模糊糊看到一帆的身影,他跟队友们在击掌,脸上应该是笑着的,就像我们那时候在网吧一块玩荣耀,他在竞技场赢了之后的笑容一样,那么灿烂。

那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世界,他在台上,我在台下。即使早几年我们一起抄作业、钻网吧,但是他已经不同于我、不同于我们,他玩的荣耀,不仅仅是个游戏,而是属于他的荣耀。

我就说他还喜欢着荣耀的吧,我离开体育馆的时候心想。然后掏出手机给他发了条信息,祝贺他比赛胜利。

03.

今年夏休一帆又来我家找我玩了,他来的时候还很客气地捎了个西瓜。我嘴上说着客气什么,转身就把西瓜洗了切了。他今年得了冠军,我在电脑上看直播,一直到颁奖环节,我才猛地凑到屏幕前,找到了一帆的脸。这距离他说自己要去打职业赛过去多久了呢?屏幕上的一帆正笑着站在他队友中间,一只手捧着冠军奖杯,一只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这小子不会哭了吧,我正这么想着就掏出了手机给他发了条信息,虽然知道他多半看不到。

我知道他这是夏休中,把切好的西瓜端出来的时候他正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看我。

“你是不是又长高了?”他问。

“还行,我今年进了篮球队,闲着没事就打打。你也长高了吧?话说每天都坐在电脑前你有没有动动啊?”

一帆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

跟前几年来我家的时候不太一样,他浑身气息很放松。我们随便聊了聊,说起我现在的生活,我说要给他介绍女朋友的时候,他甚至红了脸,他说他的青春期全都贡献给了荣耀。

“你要跟那个叶修学吗?不找对象?”

“前辈他很厉害的,找对象……又不着急,我妈都没着急呢!”他红着脸说。

原本以为我们这几年联络少了,多少会有点生疏,但是没想到才聊了几句就好像回到了中学那会儿。他话匣子一打开就全部是荣耀,偶尔也会说说H市的天气,吃食,景点。这时他好像又不是那个我在屏幕上看到的那个人了,我吐着西瓜子看着他,发现他果真变了,笑容也不似以往,反而多了种自信,这使他看起来积极而又阳光,与几年前暗淡地窝在我家沙发上的样子判若两人。

“我说哥们”,我把西瓜盘往他那边推了推,“你现在开心吗?”

他捞起一块西瓜,有点不解地看了看我,然后笑了起来,“特别,开心!”他说,然后咬了一口西瓜。

“那么好吃么,你慢点啊!”

04.

明天又是十一假期的最后一天,虽然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作业需要做了,但是假期离去所带来的无力感与倦怠感,总是不会变的。我不知道职业选手的作息是怎样的,但是据一帆讲他们没有比赛的时候也是按时训练的,所以一直等到现在,我才决定给他打个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之后就被接起来了,一帆的声音传过来,“喂?”

“哥们儿,没睡呢?”

“没那么早的,怎么想起来突然打过来了?”

“给你个惊喜呗。”

“啊?”他显然很迷惑。

“好像,从来没做过什么啊,除了……”

“除了?”

“生日快乐啊,哥们儿!”

“咦?哦!这个啊!”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怎么样,唱的不错吧?”

“你还是算了吧,噗——”电话那头一帆在笑。

“行了行了,我心意到了啊,要吃蛋糕得等你回来,我还从没吃过你的生日蛋糕呢!”

“以前假期最后一天,我们都忙着做作业哪有空啊!”

“行,那等着吃你的冠军蛋糕!”

“嘿嘿。”他傻笑了一声,我摇了摇头。

05.

我亲爱的哥们儿,祝你生日快乐,荣耀不朽啊!

2014-10-06 /  标签 : 乔一帆生贺 99 4  
评论(4)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