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周翔]FOR SUMMER

*《小暑》的番外。对夏天太执念了所以标题随便起的。

* 没记错的话是@燦陽之下 点的。

01.

孙翔跟周泽楷不知不觉交往半个月之后才开始后悔,他嫌自己当初告白的时候不太酷帅,周泽楷的反应也不如他预想中那么激动。只是红了红脸,抱了一抱,就完事了。

虽然两个人已经开始交往了但是相处起来的氛围也没什么变化,周泽楷还是那么难聊天,孙翔虽然搞不懂周泽楷在想什么,但是时不时就能戳到周泽楷的点。连江波涛都笑着跟周泽楷说,你看小孙,平时愣愣的,关键时刻就有野兽般的直觉啊。

周泽楷不知为什么红着脸点了点头,这让江波涛觉得他一个异性恋住在这个寝室还是有点不妥。

02.

这个城市此时迎来了夏天最热的时候,太阳从早晨升起来就开始发威,外面的一切都被晒地泛着白光,仿佛扔块钢铁在马路上都能瞬间溶成铁水。

孙翔一早起来就趴在床上扮死尸,江波涛早就跑去方明华寝室蹭空调去了,周泽楷不在,寝室里唯一的降温利器正在呜呜地转,转一个来回,孙翔脖子上的汗就滑下一层。

他最近心情不好,这片的那批混混上次被周泽楷打散了,头头二代目带着一批小弟逃窜去了蓝雨的地头,所以最近他去买个烤肉饭都没人跟他争了。时间一长,他觉得自己简直不像个不良少年了,反而像个从良的小媳妇,天天给周泽楷买烤肉饭。

至于他为什么自动把自己代入小媳妇的角色,不得而知,反正他回过味的时候,周泽楷已经捧着烤肉饭吃得一脸幸福了。

他觉得挺有成就感的,还没成形的怒气就这么随风飘散了。

周泽楷买回午饭的时候,孙翔仍旧保持着他出门时的姿势,趴在床上玩手机。他只穿着件小背心,下面套了条沙滩裤,露出两截精壮小腿,此时正不安分地上下拍动着床板。

周泽楷把买回来的棒冰搁在他挂满了汗水的后颈上,孙翔果然一下子蹦了起来,脑袋狠狠撞上了上铺的床板。

“哎哟,撞死我了!”

周泽楷原本只是想逗一下他,没想到过了头,歉意地凑过去用手掌给他揉脑袋,孙翔不在意地挥开他的手,撕开包装纸把棒冰含在嘴里。他原本就赤着脚,这会儿直接站在地上翻了翻周泽楷带回来的午饭。

“又是烤肉饭啊?”他叹了口气,把午饭推到一旁,专心啃起那根棒冰。

周泽楷默默地把拖鞋踢到他脚边,拎出自己那根也开始啃。

他是知道孙翔为什么烦躁的,但是他对现在的局面挺满意的。谁都不相信轮回的老大周泽楷是个和平主义者,可他自己是不乐意打架的,现在没有架打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当然他不会让孙翔知道自己的想法。

孙翔最近晚上也不再翻墙出去了,学校附近唯一的网吧把孙翔拉入了黑名单。网吧老板娘还在网吧门口特意贴了张纸:

“孙翔与外卖不得入内。”

她有点洁癖,特别接受不了别人在她网吧里吃饭,而孙翔不仅在她网吧里吃烤肉饭,还在里面跟人打架,摔坏了她好几把椅子和三个键盘。

孙翔起先觉得自己还是很牛逼的,已经到了网吧需要特意点出名来的地步,但是后来又觉得有点遗憾,这要是贵宾卡什么的还能接受。后来他补课的时候看了看历史课本,觉得里面有句话用的句式跟网吧门前贴的纸很像,于是他愤怒了,怒而翻墙出去把那张纸扯烂了。网吧看场子的人认识孙翔,愣是没敢出来拦。

周泽楷知道这件事的时候,颇为同情地看着孙翔,最后还拍了拍他的肩膀。而方明华杜明吴启等人就捂着嘴挤在一起,笑得瑟瑟发抖。孙翔挑出一个杜明踹了一脚,由此也深深体会到了周泽楷对他的爱意。

真不愧是我对象,他想。

03.

网吧去不了,这代表着游戏玩不了。孙翔也只能每天呆在寝室跟周泽楷大眼瞪小眼,孙翔觉得自己不算吃亏,毕竟周泽楷长得帅,经得住看,可是也架不住二十四小时从头到脚这么看。周泽楷倒对此没什么意见,孙翔长得也不难看,他甚至发现了孙翔左手中指上有颗小小的痣。

你们俩这么宅着早晚得出事啊,方明华这么劝。

走啊小翔一起去兴欣玩……不是,找茬吗?杜明这么邀请。

斗地主还缺一个人呢。江波涛这么笑着说。

于是孙翔被杜明拉出了门,周泽楷被拉去了隔壁斗地主。两个人分离的时候好似那鸳鸯分南北,又像那劳燕各自飞,气氛那叫一个凄凉。

我们是不是做了错事?方明华问江波涛。

江波涛笑了笑说,我也觉得。

周泽楷张了张嘴,他只是想告诉孙翔,他忘记换掉他那条花里胡哨的沙滩裤了。但是孙翔腿长,这个时候已经拐下了楼梯口了。

后来孙翔面红耳赤地跑回来,杜明大嘴巴地报告说,小翔今天造型太潮了,让叶修逮住好一顿嘴炮。也幸亏孙翔拉住了仇恨,在唐柔动手之前他抓拍了张女神算是清晰的侧颜照。

孙翔趁着杜明滑着手机跪舔女神照片的时候狠狠踹了他一脚,杜明哎哟了一声紧紧地抱紧了自己的手机,周泽楷一眼瞥见了他手机的桌面正是唐柔。

真是没救了,吴启掩面道。

周泽楷在孙翔对杜明施以暴行之前拉走了他,孙翔的手心里都是汗,现在加上周泽楷的体温,更热了,但是孙翔并没有挣开,只是乖乖地跟着周泽楷走了。

一屋子人目送他们两个手拉着手离开,一时之间都安静下来,过了一会儿,吴启说,他们……好幸福啊?

杜明悲愤地抱紧了自己的手机。

方明华捞起了一把瓜子开心地嗑了起来。

江波涛突然觉得有点累。

04.

周泽楷一进门就把风扇打开了,此时暑热尚未褪去,只是太阳已经落下,孙翔在风扇的呜呜声中一屁股坐到床上,生闷气。

周泽楷坐在他旁边看着他,沉默了一会才试探着问,……吃什么?

孙翔其实早就没气了,只是一想起叶修叼着烟的嘴脸又炸了,他没理会周泽楷的问题,自顾自地抱怨开了。

你说叶修怎么那么烦啊,我不就穿个沙滩裤吗,不行吗,我又不是光着,他损不损啊还喊兴欣全校人出来围观,太缺德了,你说是不是啊?

周泽楷不知道孙翔是不是认识了黄少天,反正他语速变快了,话也变多了。孙翔也觉得自己刚才那段抱怨说的太娘了,于是他酷酷地甩了一下头发,试图挽回自己的形象。

我去洗澡,他说。

周泽楷顿了顿之后,问,……吃什么?

孙翔这时已经打开了冲水开关,他没听到。

周泽楷买饭回来的时候,还顺带提了一兜水果,卖水果的老板说吃点水果败火,周泽楷觉得有道理,挑了满满一兜回来。

寝室里孙翔正跟江波涛坐在桌子前看电影,听见开门的声音连头也没回,看得聚精会神,十分投入。周泽楷只好无奈地把带回来的晚饭放在一边,去洗了几个梨。

江波涛的小笔记本玩不了游戏,但是能看的了电影,孙翔擦着脑袋上的水珠出来的时候,就看见江波涛正在桌子前摆弄他那台笔记本。

看片儿吗,孙翔问。

江波涛好脾气地说等他找一找。

孙翔指着江波涛塞的满满的D盘说,看这个吧,名字挺带劲的。

江波涛也瞥了一眼,《致命ID》。他也没看过,于是他说,行吧,看看。

周泽楷洗完水果出来他们两个人还凑在电脑面前看得起劲,谁也没理他,这让周泽楷有点伤心,他一边啃着梨一边默默地打开了手机,玩起了俄罗斯方块,不一会儿他就刷出了一排寂寞的记录。

还是没人理他。

他爬起来拿起个洗好的梨,拍了拍孙翔的肩膀。孙翔明显颤了一下,他干咳了一声,转身接过了周泽楷的梨。

那个,你回来了啊?他问。

周泽楷点点头。

你,你陪江哥看会儿啊,我洗洗手吃饭,咳。他把周泽楷按在自己的椅子上,然后冲进了洗手间。

椅子上还残留着孙翔的体温,周泽楷一脸茫然地坐在上面,接着就看到屏幕上出现了一个鲜血淋漓的脑袋。

孙翔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又是一条好汉,他拖了张椅子过来,加入了江波涛周泽楷队伍,令他惊讶的是,周泽楷竟然也看得十分投入。

孙翔其实不太受得了这种悬疑恐怖片,他小时候对这种影片有阴影,长大后为了维持自己酷帅的形象,一直避免在众人面前看这种片子。

所以周泽楷十分钟之后发现坐在他旁边的孙翔一直在扭来扭去,不停地做各种小动作,啃口梨啦,戳戳他的胳膊啦,动动椅子啦,没有一刻的安分。周泽楷似乎是体会到了他的那份不安,于是他悄悄地伸出手握住了孙翔的一只手,果然那边立马安静下来了。

一时之间寝室里只有风扇的转动声和电脑里传出的台词声。

孙翔觉得燥热无比,周泽楷的手发着热,带着孙翔的体温就变成了双倍热,他没有闲心再去关注电影,所有的感官都在注意着自己身旁的这个人。而被他握住的手上的神经都敏感了数千倍数万背,他甚至能感觉到周泽楷手上血管的跳动。越想这些他越觉得热,甚至连心跳都被带动了起来,与窗外的蝉声蛙鸣一起鼓噪成一曲不太美妙的交响曲。

周泽楷还在看电影,他精神高度集中。孙翔这时才发现周泽楷的睫毛很长,还带着点美丽的弧度。鼻子挺高,角度也挺好,帅地全无死角。孙翔偷偷地捞过自己的手机,还怕丢人一样把拍照的声音搞成安静,用一种别扭的姿势,拍下了周泽楷的侧颜。

难怪杜明非要拍一张唐柔的照片啊,他想,然后顺手给刚拍的照片弄了弄特效,郑重其事地将其设为锁屏。

这是我对象,可帅了,孙翔想着以后可以这么理直气壮地跟别人介绍周泽楷。

05.

后来他们看完电影的时候,晚饭早就凉透了,江波涛一边吃着饭一边上百度,连周泽楷都凑过去看。这回轮到孙翔不高兴了,他根本没看电影,也不想再看第二遍,他把一块烤肉当做周泽楷那高挺的鼻子,狠狠咬了下去。

晚上收拾着睡觉的时候,江波涛问他们暑假准备怎么过。

周泽楷言简意赅,家。

孙翔说,热死人了,我就在家呆着,打打游戏什么的。

唉,江波涛叹了口气,再没说话。

孙翔在床上躺着给周泽楷发短信,暑假一起玩游戏吗?

周泽楷一会儿回复过来,好。

孙翔又开心起来,关上手机,很快睡着了。

第二天江波涛跟周泽楷聊天,说,你不能这样啊,谈恋爱就好好谈,暑假也不出门,都在家呆着这样不行。

资深情感专家方明华也说,这样不行,得约。

就在周泽楷想着怎么开口跟孙翔约的时候,出了件事。

不管男女老少,对美的追求总是一样的,于是孙翔闲着没事在走廊溜达的时候,被堵住了。不止一个女生,来意也简单,给周泽楷送礼物的,至于礼物里面有没有夹带什么不单纯的东西就不得而知了。

被堵住的孙翔一脸不耐烦,但是他对女生从来不会动粗,所以他还是接下了那些礼物。回寝室的路上他想,我为什么要把别的女人送我对象的东西乖乖带回去啊,这叫什么事儿!

所以他没用好脸色把那一堆东西甩到了周泽楷面前。

这……是?周泽楷不太明白。

小姑娘送你的,你看着办!孙翔扒掉身上的短袖,准备去冲冲这一身臭汗。

周泽楷愣了一会儿之后去敲浴室的门,问,吃什么?

这次孙翔听到了,他朝外喊了声,叫外卖!

周泽楷从来不存外卖电话,于是他拿起孙翔的手机滑了滑,然后就看到了美化版自带光效了的自己的侧脸。

周泽楷一张俊脸瞬间红透了,他正站在风扇底下,感觉自己身上的汗不住地往外蒸,人造风根本无法降温,他一向不太会表达自己,说话也不多,所以他就等着孙翔冲澡出来,问问他愿不愿意暑假跟自己约会。

孙翔出来的时候正用毛巾擦着头上的水珠,他一向不爱用电吹风,正擦着一抬头就看见周泽楷拿着他的手机冲他笑,笑得还特别羞涩,孙翔立马被击中了。谁也受不了自己一出浴就有一个帅哥含笑迎接啊,孙翔觉得自己特别没出息。

你笑,笑什么啊,他结结巴巴的,身上的水珠还没擦干,上半身还什么都没穿,倒是不热了。

周泽楷弯着嘴角,又朝他笑了笑,然后垂了垂眼睛。

孙翔已经习惯了周泽楷延迟性的说话方式,他拎着毛巾在浴室门口站着,等周泽楷说。

周泽楷笑完了之后,红着脸抿了抿嘴皮,终于张嘴,他说,……孙翔,约吗?

约吗。

孙翔刚才用凉水冲的澡,由于天气热都没觉得冷,听完周泽楷的话之后,他愣是原地打了个哆嗦。

正好推门往里进的江波涛被雷在了原地,一会儿之后默默地关门走人了,他决定找方明华商量商量换寝室。同时他认为对周泽楷的了解又拔高了一个层次。

06.

周泽楷并没有想到自己的少言寡语会在沟通上带来这么多的困难,等他们两个互相终于心意相通的时候,暑假已经开始了,孙翔别别扭扭地看着周泽楷把QQ签名改成:“脱团了。”

然后周泽楷拉着他的手问他愿不愿意约会的时候,他点了点头。

他们的暑假还刚刚开始。




约了之后的事情各自脑补吧,作者太懒了写不下去了。

2014-09-13 /  标签 : 楷翔 94 5  
评论(5)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