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Do not cry番外

01.

乔一帆最近很喜欢往海边跑,不过他原本就是个对着陆上一切都抱有好奇心的人鱼。是了,人鱼,虽然他的身份有些不复合人类的科学认知,但是他的确是长着尾巴,住在海里的,正宗的人鱼。

人鱼往往住在深海的,但是这片海域有着不少的海岬,岩石的阴影里隐藏着种类繁多的鱼类。乔一帆喜欢这里,他喜欢在隐藏在海面下的礁石周围漫游。于是某天他悄悄冒出头的时候,看到了那个青年。

青年的眼前闪闪的,据高英杰说那是被人类叫做眼镜的东西。青年此时正漫不经心地把手里的小石子扔进海里,他离这片海岬还有点远,肯定看不到乔一帆。乔一帆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人类,但是眼前这个人类显然对这一切一无所知,他仍旧随意地捡起石子往这边丢。乔一帆又悄悄凑近了点,已经能看清青年清晰的五官了。那个青年一直呆到暮色四合才缓缓转身离开,乔一帆就默默地躲在海岬的阴影里一直盯着他的背影,直至消失。他这么长时间什么都没干,无数可口的鱼儿在他身边游过,他却着了魔一般一直看着那个人类。

“英杰!英杰!我跟你说,我今天……”乔一帆四下看了看,凑到高英杰耳边说:“我今天看见了一个人类。”

“什!”高英杰睁大了眼睛,还没说完就被乔一帆捂住了嘴巴。

“你看到人类了?一帆,我们不能接近人类的,对他们来说我们的存在是传说,你如果被抓住了,会死掉的!”高英杰握着乔一帆的手,担心地瞅着他。“你是不是又去靠近陆地的海岬了?”

“我……我去那边抓鱼啊,他自己走过来的,我为了不让他发现,才躲起来的,他没看见我,放心。”乔一帆掩饰般蹭了蹭自己的鼻子。

高英杰是乔一帆的好友,也是一个对人类有着一定程度了解的人鱼,他如今正跟着人鱼里面的巫医王杰希学习医术。

乔一帆围着高英杰转了几圈,问他:“你今天又学到了什么?”

说到这个话题的时候高英杰脸上的表情才放松了几分,他指了指自己的下半身,“学了怎样护理鳞片,和鳞片大面积脱落之后的处理办法。”

“英杰真厉害啊!”乔一帆发自内心地说,高英杰腼腆地对他笑了笑。他们在水面下生活,脸色都是苍白的,若是人类,应该会有种脸红的效果吧,乔一帆想。

第二天,乔一帆又偷偷溜到那片海岬捉鱼,顺便偷偷观察着岸上的动静。他往外跑的时候高英杰是知道的,但是他如今在巫医的手下做学徒,不敢擅自离开,更不能跟着乔一帆跑出去了。乔一帆也不想让高英杰知道自己又跑出来接近人类,他藏在海岬的阴影里,悄悄把脑袋探出了海面。但是那个青年今天没有来,一直到太阳都在海的那边沉下去,海边还是没有一个人。

往后的每一天,乔一帆都会去那边的海岬呆一会儿,开始还小心翼翼地接着深水区藏匿自己的身影,后来发现根本没人会来,他就渐渐大着胆子经常把脑袋露出来透气。某天他正伸展着胳膊把自己漂在海上的时候,突然听到了石头被投进水里的声音。他匆忙地下潜,把自己藏进了海水里,然后往阴影里游,确定没被发现之后,才慢慢地顶着一头的海藻,露出了两只眼睛。

是那个青年,戴着眼镜的那个青年!

乔一帆把头往前伸了伸,想看清青年在干什么。可是那个青年今天什么也没做,他找了块礁石坐下之后就不动了,海风吹着他白色衬衣的下摆,像一张鼓起来的小小的帆。乔一帆像是着了魔,他的尾鳍随着海浪轻轻晃着,本人却呆呆地只是望着那个人类。那个人坐了一个小时,乔一帆就看了一个小时,人鱼对时间的概念很模糊,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看了那个人多久,一分钟还是一生一世。

那人后来离开了,乔一帆伸长了脖子一直看不到那个人之后才又重新潜下了水底,不知是不是因为被太阳晒了太久,他觉得自己的脸一直在发烫。

从那之后,高英杰就越来越少见到乔一帆了,虽然王杰希对他的要求越来越高也是原因之一,但是乔一帆留在珊瑚洞里的时间越来越短了。高英杰不想也知道,自己的好友一定是因为过分好奇人类,所以偷偷跑到浅滩去了。

“你万一被发现就死定了,这是我在巫医师父那里偷出来的药,可以让我们暂时变成人类的样子,你拿着,万一被发现就赶紧吃下去,然后再找机会偷偷跑回来,知道吗?”高英杰给乔一帆递了一粒小药丸,对这个好友他还是很关心的。

乔一帆双眼亮晶晶地闪了闪,握住那粒小药丸用力点了点头,“英杰你真好!”

有了这个神奇的小药丸之后,乔一帆对那个青年的偷窥越发肆无忌惮,他也终于不再甘心躲在海岬之下,趁着那天天黑之后夜色的掩盖,他终于距离青年前所未有的近。青年在海滩上转来转去捡着石头,乔一帆走了会神,被砸中的时候就发出了声音。他眼睁睁看着青年转过身来,匆忙之下他把那粒小药丸一下子吞了下去,他终于拥有了人类的双腿。尾鳍被生生劈开一般,那初生的两条腿就像是两条随着海水摇摆的海藻,找不到着力点。幸而那青年砸中的正好是他的尾鳍,所以在其中一条腿上留下了伤痕。那个青年扶着他的时候,乔一帆第一次感觉到了人类的体温。真的暖暖的,就像太阳一样,乔一帆的身上就是冰凉的,所以他握着安文逸的手掌不知不觉用了点力。

后来他知道了青年的名字,叫做安文逸,他把他带回了家。安文逸教他怎么用淋浴洗澡,他离开之后,乔一帆悄悄尝了一下喷头流下来的水,竟然带着温度,但却没有味道,这不是海水。乔一帆开着热水冲完身体之后,就瘸着腿离开了浴室。他在安文逸出租屋一角安静地坐下来,算起来他也已经认识这个人类不短了,但是这个人类却从没见过自己。不熟悉的双腿和不熟悉的陆地,都在提醒着他已经离开了大海,暂时成为了一个人类,跟别的人类一样,不再会遇到危险。而且他相信,安文逸不是坏人,不会把他抓起来杀掉。

安文逸果然没有把他抓起来,还给他带回了人类的食物,那东西甜甜的,虽然没有鱼肉鲜美,但是也别有一番滋味。他想跟安文逸多搭一点话,但是吃过饭之后,眼皮就怎么睁也睁不开了。一觉睡醒之后却发现安文逸正坐在桌子前不知道画着什么,还没说几句话,就开始教训他。

乔一帆一直以为安文逸是个温和的人,就算不温柔,也不会对人凶,因为他发呆看着海的时候,眼神那么柔和。但是安文逸严肃的时候眼睛不看他,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乔一帆第一次拥有双腿,路都走不好,还要面对着陌生的陆地,陌生的人类,陌生的房间。他不想哭,人鱼都很少哭,但是他压抑压抑在压抑,也没有压抑住,只要用胳膊遮住了脸庞,一滴眼泪悄然从他眼角滑下,消失在了床上的暗影之中。

安文逸知道自己的语气太重了,他靠过来轻轻拍着乔一帆的肩膀。乔一帆喜欢他的体温,那么温暖,就像是午后被阳光充分照耀之后的海水。一旦把安文逸跟海水联系起来,陆地似乎也不是那么可怕了。晚上睡觉的时候,乔一帆悄悄往安文逸那边凑了凑,就好像拥抱着海水一样。

第二天他就感到了身体的不适,他离开海水太久了。高英杰也没有告诉他,暂时变成人类的时间是多少,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变成原样。所以他趁着安文逸出去买早饭的时候偷偷溜了出去,他腿上有伤,而且也不习惯用腿,朝着海的方向挪了很久,才看到了那亲切的蓝色。但是他的脑海里突兀地出现了安文逸昨晚安慰他时的脸。

“你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说。”那时候的安文逸说。

自己不告而别,他一定会担心的吧。乔一帆想。他拖着一条腿,深深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海岸线,毅然转身往回走。汗水从他皮肤上钻出来,他感觉自己的剩下不多的水分就要被蒸干了。但是他还是回到了安文逸的出租屋,安文逸似乎没有生气,还给他做了鱼,虽然不是生的。乔一帆很开心,他觉得自己果然没看错,这个人类是个温柔的人。但是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就察觉自己的身上开始变得黏腻起来,人鱼的身上才会附着这种黏腻。

乔一帆连夜往海边跑,他不想让安文逸一夜醒来看到床上躺着一条人鱼。他们终究不是同类,乔一帆不敢把自己真实的样子给他看。他噗通跳进海里的时候,两条腿迅速合在一起,变成了一条鱼尾。他回到珊瑚洞的时候,正巧遇上高英杰,高英杰二话没说上来就给了他一个结实的拥抱,嘴里还念叨着,“你没死你没死你没死……”

“英杰,我没事的,多亏了你给我的药,我变成了人类,没有人伤害我。那个人很好,他给我做鱼吃,还有别的东西,他很温柔。”乔一帆兴奋地把自己的所见所闻跟高英杰分享。高英杰却难过地垂下了头。

“一帆,你以后不要去见人类了,也不要吃那个药了。”他说。

“怎么了?”

“巫医知道我在他那里偷药,已经惩罚了我。但是最重要的是,我给你的那种药有副作用,吃多了后身体会变透明,化在海水里……”

……

乔一帆沉默了一会儿,“我只吃了一粒,没关系的吧?”

“没关系的,只要不吃的太多就好,你以后不要再去那片海岬了,也不要再去见那个人类了,你跟我一起去跟巫医学医术吧。”

高英杰没听到乔一帆的回答,他着急地拉着乔一帆的手晃了晃。乔一帆不想让好友担心,只好缓缓地点了点头。

02.

乔一帆跟着巫医学习之后,在巫医的众多医书中发现了变化成人形的药剂配方。他每天假装在巫医那里努力学习医术,背地里却悄悄地自己制作着这种药丸。他趁着高英杰不注意已经偷偷往海边跑了很多次,但是再也没有看见安文逸。

他是真的生气了吗,连海边都不来了,我又不告而别,他是不是再也不愿意见到我了啊。

他自己制作的小药丸完成的那天,他偷偷跑上了岸,还知道不空着手,把自己抓的鱼扔到了安文逸房东的门口。他在安文逸窗前站了很久,伸头探脑地想看看里面有没有人,却被安文逸的房东看了个正着。他的脸红了红,拔腿就跑。从那以后他就每天往陆上跑,有时候能看见安文逸在窗边一闪而过,他希望安文逸能朝外看一眼,又怕安文逸发现他。安文逸的房东已经习惯了他每天出现,接过他送的鱼还会点点头。

于是乔一帆知道安文逸现在越来越会做鱼了,也越来越喜欢吃鱼了,很久没吃过泡面了,那个房东除了抽烟这点有点不讨喜,其他地方还很不错的。乔一帆觉得人类似乎没有高英杰说的那么坏,他遇到的人都是好人。

他那天回去之后,被一脸阴郁的巫医抓了个正着。王杰希那双大小眼里正冒出怒火,把那张药剂配方一下子拍到了他的面前。

“愚蠢,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

乔一帆吓了一跳,身体抖了抖,旁边的高英杰想劝,却被王杰希一个眼神逼退,只能在旁边干看着。

“会,会化为海水。”

“你所用的材料纯粹度都不高,现在你的身体透明化已经很严重了,停止服用那种药物,我还能帮你缓解一下。乔一帆,你不要自寻死路。”王杰希把配好的药递给了乔一帆。

乔一帆知道巫医这是爱之深责之切,但是他还没有见到安文逸,也没有当面对他说声对不起。他在高英杰的监督下喝下那瓶药水,表现的乖巧而又顺从。

第二天他就揣着自己的小药丸偷偷溜了出去,他想看安文逸一面。那天他从上午等到了下午,他知道安文逸不会看到他,但是他想,就是看看这扇窗也好。他站在安文逸窗外,就像那时候在海里偷偷看着安文逸一样,不知道时间究竟过去了一小时亦或是一辈子。安文逸终于站到窗前的时候,他还没反应过来,两人四目相对了许久,他才想起要慌张,安文逸却只是平静地招呼他进屋。

乔一帆终于又走进了安文逸的出租屋里,但是他心里明白,这恐怕是最后一次了,所以他只是站在了门口,没有进去。他不知道自己的道歉安文逸有没有听进去,他害怕安文逸对他表现出失望的表情,他慌不择路地逃走,晚上的时候却又转回来,在安文逸的床边轻轻地哭了。

乔一帆的身体已经开始变得透明,眼泪也不能再变成珍珠,只能变成透明的珠子,落到地板上摔碎,再慢慢凝聚成小小的透明物。乔一帆是个人鱼,他以前不曾体会到心痛的感觉,而他变成人类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接受着心痛的折磨。

巫医啊,这是什么感觉呢,为什么我要死了,心脏还是这么疼呢。

他离开了安文逸的出租屋,往海边走去,头顶流动着万千璀璨的星星。

高英杰找了乔一帆很久,都没有找到。他流着泪去找王杰希,王杰希只是叹了口气。

安文逸去海边喊着“乔一帆”的时候,乔一帆尚且还留着人形,只是鱼尾已经慢慢化了,他只能听着安文逸的喊声,看着石头在他附近的海水里激起一团又一团的浪花。

文逸哥,你别喊了,我能听到。乔一帆说。

我们,我们道个别吧,好好的,这次好好说一次再见。他说。

再见,文逸哥,多谢你的款待。他说。

我,我很喜欢你,文逸哥……他说。

03.

高英杰后来在乔一帆常去的海岬发现了他留下的一堆珍珠,成色并不好,带着点透明,真像眼泪凝结后的样子。

他把它们都带走了,再也没有回到这片海岬。

04.

安文逸多年后读到一本《异物志》,上面记载着人鱼的传说,“夫异类,有妄图化之为人者,为人所知,将水银灌之,顷刻化之为水,置于日下,没。”

评论(1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