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安乔]Weak point

事先说啊,这是写着玩的,设定是TF的G1设定,看不懂的就当做机甲看吧反正是闹着玩的。

感觉挺雷的。

01.

安文逸一早就在实验室忙着解析昨天方锐带回来的事件现场的痕迹,他们的队长已经出去整整一个周了,但是传回来的有用信息几乎没有。昨天苏沐橙主持了会议,一向温柔笑着的女孩脸上是肃杀的神色。

“我们必须派人去现场寻找残留下的核心火种。”

安文逸双手抱在胸前,说:“不可能会有残留,对方是赏金猎手,专门收集核心火种,怎么可能留下残留。”

方锐摇了摇头,他昨天才从外面回来,似乎休息的不好,脸上还带着倦色,“我们在那片区域发现了热源反应,但是面积很小,应该是火种残留。”

罗辑适时地把热源反应图交给了安文逸,安文逸看了看之后把表示着红点的部分指了出来,“太接近腹地,贸然进去恐怕会有危险。”

“我去吧。”有人打断他。

会议室中的所有人都把视线集中在刚才做出发言的人身上,少年模样的男孩站起来拿过那张图片,“这跟我以前执行任务的地点很近,我很熟悉那里。”

会议室很安静,没有人同意,也没有表示反对。

跟叶修一起出任务的是老魏和莫凡,苏沐橙是人类,方锐机体部分受损,包子太状况外,不怕别人把他拐走,他自己都能把自己走丢。看来看去,似乎也只有乔一帆最合适。

苏沐橙皱着眉想了好一会,才点了点头,“拿到火种就回来,注意安全。”

“沐姐放心,保证完成任务。”乔一帆的碳基体看起来年纪不大,但是隐隐有着沉稳的气质,这倒跟乔一帆原生体带给人的感觉一样。

出了会议室之后,安文逸轻轻扯了扯乔一帆的袖子,“你的碳基体不是很稳定,跟我来一下医疗室。”

乔一帆点了点头,跟在安文逸身后往医务室去了。

两人前脚进门,后脚就有人推门跟着进来了,“小安,我的碳基体最近维持有点难,外面的辐射有些严重……”来人还没说完,就看见安文逸正掀起乔一帆的T恤下摆,“我是不是来的时机不对?”他的嘴角带上了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

“方锐前辈,请你先去那边躺好,你的问题比你想象的严重多了。”安文逸头也没回,平静地把乔一帆的T恤掀上去,按了按他的胸口,“火种正常?”

“正常。”

“机体反应速度正常?有没有不明震动或者感官迟钝?”

“没有,训练时都很正常。”

“准备带什么武器?”

“雪纹。”

“雪纹不合适,带着罗辑新开发的聚合炮吧,你应该留了接口的。”

“就雪纹。”乔一帆难得地固执起来。

安文逸平静地跟他对视了一会儿,这个刚刚脱离了幼生体的小家伙,这次似乎真的很坚定。安文逸只好点了点头,这时才绕过乔一帆去看那边已经躺好了的方锐。

“安哥,方锐前辈,我出任务了。”乔一帆跟两人道过别,往地下车库去了。不一会儿,从里面开出了一辆甲壳虫,奇怪的是,驾驶座上并没有人。

“不放心的话就跟去啊,医师大人。”方锐吊儿郎当地把双臂托在脑后,任由安文逸在他残损的碳基体上戳戳弄弄。

“他又不是个幼生体了,自己知道保护自己。”

“呵。”方锐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

“你这里的感触器磨损太严重了,需要更换。”安文逸戴上白手套,不留情面地戳了下方锐已经露出黑色机线的肩膀,“我应该提醒过你,你的左肩膀连接力点存在障碍,要小心使用。”

方锐正一脸呆滞地盯着医疗室雪白的天花板,小声说了句,“为人类办事,他们眼里我们不过是机器和工具,不是生命体。”

“即使是碳基体状态,我们也不是人类,这很正常。人类那么傲慢,他们对自己不了解的事物,一贯是这样。”安文逸拿起扳手和医用钳子,一丝不苟地处理起方锐的左肩。

“你今天牢骚也不少啊小安。”方锐终于回过神,动了动左手手指,“整个左臂从昨天回来,就有些无法正常控制了。”

“中心CPU并没有问题,看来还是一直左肩连接点的问题。”

“天要下雨咯。”方锐没有听安文逸讲话,自顾自转头看着窗外渐渐隐去的日光和厚厚的云层。

今天的天气似乎不是很好,天气预报说下午会有雷阵雨,而此时云层已经翻涌起来,黑云压城。

安文逸的右眼跳了跳,他停了停手上的动作,等右眼不跳了才继续对付起那些纠缠在一起的感应线。

钛金灰色的甲壳虫汽车正行驶在去往城东的路上,似乎对即将到来的雷阵雨毫不知情。

02.

乔一帆到达事件现场的时候,为了不引起人类的注意还是扫描成了碳基体的形态。城东这片区域以及完全被毁了,到处都是残壁断垣,大块带着钢筋的水泥块掩盖在地表。乔一帆拿出罗辑给的热源探测仪从断墙的缝隙深入,刚开始的那段路还是逼仄的,渐渐走就开阔起来,从痕迹上看似乎是有人清理过了。

乔一帆随即扫描到了一个人像,人类?不可能,这里不可能会有人类出现。

对方似乎也察觉到了他,两个人之间隔着一道半人高的断壁,乔一帆矮下身子,缓缓抽出了身侧的雪纹。

“乔一帆,收起你的武器。”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

果然已经被人发现了,乔一帆戒备的姿势并没收起,站起来之后才发现断壁那边站的人正坦荡荡地看着他。

对方带着眼镜,但是阻隔不了光感镜头射出来的犀利眼神,乔一帆感觉自己似乎被透视了个彻底。

事实也正是如此,“兴欣无人可用了?刚脱离幼生体的都放出来执行任务?”

乔一帆认出来了,这人是最有名的医师,霸图的张新杰,跟别的TF不同,他似乎已经不再使用原生体态,并且致力于研究TF对碳基体的适应性,是安文逸的偶像。

“我劝你还是尽早离开这里,残留的火种由我们霸图回收。”张新杰似乎是不想多交谈,冷冷地看了一眼乔一帆之后转身离去。

乔一帆又怎么会听他的警告,刚踏出一步,身前就燃起了一片白色的火焰。乔一帆的感光镜头,也就是他的眼睛,一片浑浊,白色火焰里竟然还有磁波干扰!乔一帆紧紧握着雪纹,有那么一瞬间连方向都分辨不清。

白色火焰燃烧了一会儿就渐渐熄灭,但是张新杰早就不见了身影,乔一帆利索地撑起手利索地翻过了那道短墙。很明显,张新杰现在也正往残留火种那里去,乔一帆不犹豫,立马往那边赶过去,这是他有点后悔没有听安文逸的建议了,聚合炮总比雪纹要合适,最起码可以把这些乱石全部清理了。

在这种地方高速前进,人类的身体果然比变形之后的身体更加方便,乔一帆手里紧紧握着雪纹,时不时停下探测一下热源反应。他太专注于赶路,于是在靠近遗留火种的时候被袭击了,袭击他的也不是别人,正是张新杰。

“我应该提醒过你了”张新杰站在一堆凌乱的水泥板上,高高在上地俯视着乔一帆,“你为什么还要跟来。”

“对不起前辈,但是我的任务是把残留火种带回去。”乔一帆仰头看着张新杰,雪纹就在手里,随时可以发动攻击。

张新杰眯了眯眼,“我们两个争抢是最没有效率的选项,但是看来,不动手不行了。”

张新杰带了电磁干扰弹,乔一帆的实战经验显然没有那么丰富,再一次中招,光感镜头一片雪花点,他实在是小看了这位TF医生。在这种情况下,仅凭雷达判位都会产生误差,仅仅刚才一秒,乔一帆的雷达就扫描到了三个电磁点。该攻击哪一个?

“你不会真的只把我当做一个医生吧?”张新杰都点惊讶于乔一帆的青涩,但是他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他只是说了一句话,但是相当于告诉了乔一帆自己的位置,雪纹银光一闪已经袭至面门。

张新杰带了枪,对一个战斗经验较少的新丁,到不至于被压制的太狠,撑了几轮之后就放出了几个转轮去陪乔一帆玩了。他迅速地完成了残留火种的收集,而那个被取走核心电源的同伴尸体已经生锈。张新杰默默画了个十字之后身后逼来一阵凉气。

乔一帆的速度也更快,他竟然那么快就解决了那几个转轮,“前辈,请把火种给我。”

张新杰在内心点了点头对这个小青年表示了认可,但是下一秒他就开枪击中了乔一帆,位置距离胸口十万八千里,张新杰并不想取他性命,只不过是想拖延一点时间好脱身。可是乔一帆却不依不饶,举着雪纹越战越勇。

张新杰又使用了电磁干扰弹,乔一帆有了防备,但是却丝毫没有办法,雷达和光感镜头一起失明,他又变成了小瞎子。张新杰瞄准了乔一帆的胸膛,看来只能一击毙命,才能摆脱这个小鬼纠缠了。

乔一帆当然不知道自己的性命危在旦夕,他正举着雪纹茫然地寻找着张新杰的身影。

瞄准,角度OK,死神之吻。

“前辈,手下留情。”一颗子弹比他更快,迅速地钻进了他的手臂。

张新杰看到了一个青年,穿着白大褂,风尘仆仆地用枪指着自己。

“二对一,你觉得你们会有胜算吗?”

安文逸从容地笑了笑,“就像前辈说的一样,您以为我只是个医生吗?”他朝着乔一帆走过去,似乎对张新杰并不防备。

而张新杰也没想再纠缠下去,他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他点燃了推进器,迅速变形把自己弹到了十几米之外的公路上,银色的布加迪威龙转瞬之间就驶出了他们的视线。

乔一帆好不容易摆脱了电磁干扰,没来得及跟安文逸打招呼就想追,被安文逸拦了下来,“你觉得,张新杰那种人,会想不到你会追吗?”

“会有埋伏吗?”

安文逸没说话,天边一道闪电闪过,轰隆隆的雷声随即而来。

“回基地吧,你身上有缺口,雨水会腐蚀内部金属。”

乔一帆握着雪纹,小脑袋有点沮丧地垂着,安文逸叹了口气,揉了揉他柔软的小短毛,“先回去,再想这件事情。”

雷阵雨来得快,去得快。安文逸和乔一帆被淋了一路,刚走进基地门口,阳光就撕裂厚厚的云层,倾泻下来。

03.

乔一帆顶着个白毛巾向苏沐橙汇报任务结果。

“遇到了张新杰?”苏沐橙也无奈地摊了摊手,“被他抢走了吧。”

“对不起,沐姐,都是我的错。”乔一帆满心愧疚地低着头。

“没事啦,叶修明天就回来了,这件事他会处理的。”苏沐橙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

听到这句话,安文逸才伸手去拉乔一帆的胳膊,“好了,既然如此,那么跟我去医疗室检查。”

乔一帆的兴致不高,一路上都沉默着。

“上衣脱掉。”安文逸说。

乔一帆就乖乖把上衣脱了,方锐已经走了,医疗室只剩下一些仪器的滴滴声。

乔一帆的核心火种没有受到伤害,一颗腐蚀弹穿肩而过,损伤了内部的一些线路,安文逸取过扳手的时候,乔一帆还瑟缩着往后退了退。

“让我看看,别躲。”

乔一帆觉得安文逸似乎在生气,又不知道哪里惹他生气了。所以他只好乖乖地等着安文逸给他处理完肩膀。

安文逸处理完了之后,手套上沾满了油迹,他摘下手套扔在桌子上,走到另一边的桌子前,拉开抽屉拿了什么东西出来,递给了乔一帆。

是能量块。

乔一帆眼睛一亮,接过来就往嘴里塞,“安哥你这里还有这么纯的能量块!”

安文逸坐在椅子上,看着他狼吞虎咽地吃着为数不多的几块能量块。虽然很可爱,但是必须要教训,“你执行任务有困难,为什么不找我,不找队友?”

乔一帆嘴里含着能量块,回答的含混不清,“因为,事出紧急啊。”

“乔一帆,你最后被困住的时候,你知道张新杰瞄准了哪里吗!”

“?”

安文逸一拍桌子,走过去把手贴在乔一帆的胸膛,“核心电源所在处,每个TF的weak point!”

“战斗经验不足,对敌人的判断不足,为什么不找队友寻求帮助?!”

“如果不是因为我在信号监管器上发现你的信号不稳,今天你可能就会死在那里!核心电源被抢走,身体被抛弃,像那群被赏金猎人猎杀的猎物一样,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躯体生锈消失,就像那些没有了能量的幼生体一样!”

乔一帆从没见过安文逸发火,他含在嘴里的能量块都忘了嚼,眼睛里出现了光镜润滑液,正顺着脸庞缓缓滑下。

他对碳基体表达感情的方式太了解了吧,这是哭……哭了?!安文逸也受到了惊吓。他有点手足无措地搂住了乔一帆,“一帆,抱歉,你,你别哭,我是太着急了,我害怕你出事,你知道吗,我太担心了,对不起,你别哭了,把能量块吃掉,我还有很多。”

乔一帆感觉CPU上蹿过几道与以往不同的电流,“不,不是,我害怕完不成任务,呜……”

“任务是其次,你不需要为人类付出你的全部,我们为人类做事,做的是合约范围内的事情,而不包括奉献生命,知道吗?”

“可是,叶队,沐姐,对我都很好,我很喜欢这里,我喜欢地球。”

傻小子。

“喜欢是吗,既然喜欢就更要活下去了啊,不然你就没办法跟这些你喜欢的人在一起了啊。”安文逸换了一种柔和的表情,轻轻抚摸着乔一帆的脊背。

乔一帆却突然大声哭起来,扑进了安文逸怀里,光镜润滑液染湿了安文逸的白大褂前襟。

刚脱离幼生体状态的TF,心智无法跟成年TF想比,他们跟人类一样,也在慢慢摸索着这个世界的一切,而此时这个还未成年的TF哽咽着对他的前辈说,“安哥,我……我那时候特别害怕,因为我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察觉不到,雷达失灵,我害怕……”

“不怕了,我不是去了吗?”

“我,我会努力训练。”

“好,努力训练。”

“嗯,能量块好吃。”

“……吃完了吗,我给你连接一下电源,检查一下内部有没有损伤。”

“可以不要通电检查吗……”

“裤子脱掉。”

“……安哥!”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