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双花]飓风

在那篇双花下面吵着跟我谈人生的,来谈啊,这次没得谈了吧,这次是糖,反正这次是糖。

01.

入了夏之后天亮的早,张佳乐醒来的时候外面早就天光大亮,太阳肆无忌惮地散发着热量,像个君临天下的王。

张佳乐揉着眼睛去摸空调遥控器,拿到手里一通按。手机上的时间显示七点半,他退役了生物钟也没调过来,他把这种现象叫做张新杰生物钟。

起得早,又没事情做,他把脸洗过之后打开了电视。看的也不是别的,还是荣耀,荣耀电视台正播天气预报,穿着小短裙的女主播一脸甜美的笑容。

“今年第八号台风明日起即将影响我国东南沿海地区,本周蓝雨主场对战雷霆,去G市观看比赛的朋友要注意天气情况,保证安全哦。”

张佳乐没换台,电视声音挺大终于使空荡荡的房子有了点人气。他走去厨房给自己搞出了一点吃的,几片面包和一个煎的不甚成功的蛋。

张佳乐虽然长在南方,但是却几乎没怎么遭遇过台风,K市不临海,不管台风怎么转道,都影响不到。但是张佳乐其实对台风还算是蛮敏感的,每当在电视上看到台风消息的时候,他总会想起一些事情。

02.

是他还没退役时候的事情了,但是这样说又不甚准确,他退了两次役,第一次是在第七赛季。

提起这件事必须要提到另一个男主角,孙哲平。

虽然自己说挺肉麻的,张佳乐想,那会儿真的喜欢的跟什么似的,恨不得日常里全是孙哲平。事实上也的确如此,电竞行业,又不需要什么体力,活动范围也不过是一个俱乐部里,连出门打比赛都要拼在一个房,他张佳乐的日常怎么也少不了一个孙哲平。

要说起张佳乐跟孙哲平的羁绊,拎出一个百花的粉丝都能说得声泪俱下感情饱满。但是张佳乐身处其中倒没觉得有多浪漫,孙哲平在他身边就像空气一样自然,玩组合就玩组合,繁花血景就繁花血景,这都是自然的事情。

他自己曾经尝试着对在百花的那段时日做出总结,半途退役总归也没有别的事情好做。在百花的前半部分,每天的回忆片段里都有一个孙哲平;在百花的后半部分,却往往只剩下百花缭乱孤独的光影。

日子没有了谁都要过,孙哲平退役之初张佳乐十分入戏地伤感地挠心挠肺,还贡献了不少眼泪。孙哲平看似潇洒,挥一挥衣袖,就告别了百花,他的梦想半路夭亡,可是张佳乐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要他自己走。

他们那会儿正处于热恋期,就像许许多多天南海北的恋人一样,距离在他们眼里不算问题,总有本事把每一天都过的黏黏糊糊。孙哲平回想那段日子的时候还感觉肉麻,自己那会儿十分配合张佳乐,做了无数傻事。张佳乐总有无数的奇思妙想,而孙哲平也乐于去实践,反正恋爱中的人总是缺乏理智。这辈子再也不会谈这么累人的恋爱了,孙哲平想。

但是远距离恋爱总是有这么个缺点,热情会随着时间和距离被消磨的一干二净,直到最后让人怀疑爱情是否真的存在。

张佳乐还在战队里,孙哲平却已经不碰荣耀。张佳乐日常中孙哲平的存在被一点一点剥离,而孙哲平,没有了荣耀,几乎不知道该把张佳乐放在哪个位置。是,他是我的恋人,可是我们半年才见一次面,而每次看见张佳乐,他总会看到自己内心的那份不甘和一直压抑的痛苦。

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

但是张佳乐还傻呵呵地喜欢着孙哲平,每天打一个电话,有时候开心了还要打两个,还要开视频,他对这段爱情执着不已,他假装看不到孙哲平的疲惫,他笑着问孙哲平想不想吃鲜花饼,孙哲平每次都点点头,说想。于是张佳乐就开心起来,给孙哲平寄快递,在寄件人那处端端正正写上自己的名字。

03.

他们即使长期见不到面,聊的话题也还是荣耀,话头都是由张佳乐挑起。今天的训练如何,食堂如何,天气如何,你那边的天气如何,工作如何,我们什么时候见面等等,不一而足。

某次晚上张佳乐打过去电话的时候,孙哲平有些沉默,张佳乐的话题进行不下去,扫了一眼新闻,外国某某地方飓风肆虐,他感慨了一句天气真差。孙哲平没接茬,冷场了好一会儿,话筒里才传来声音,张佳乐,我今天挺累的,不跟你说了,我先睡了。

张佳乐回答,你睡吧睡吧,我就挂了。说完他还是举着手机,听见那边利索挂断,传来单调的嘟嘟声。与接电话的时候不同,这种嘟嘟声急促,像是在催着人做出什么决定,他握着手机的手无力地垂下来,电视上的新闻已经滚动到下一条。

张佳乐想起孙哲平还在百花的日子,他去吃饭食堂大妈都会问他跟他在一起的高个子,所有人找不到孙哲平的第一时间也会来找他,他们恨不得昭告天下他们好的穿一条裤子,但是其实孙哲平穿不下张佳乐的尺码。他们每天都过的充实匆忙,张佳乐回忆一些事情的时候连时间都会搞混,记忆暧昧不清,三年前或是两年前,他们都在一起。

但是现在不一样,热情正慢慢衰退,他看不到孙哲平说话时的表情,连语气都要多加揣测,他们的爱情就像长时间见不到阳光的花朵,苍白无力。

以这一天为节点,张佳乐每天跟孙哲平通话的时间越来越短,孙哲平似乎很忙,有的时候甚至接不到张佳乐的电话。

于是张佳乐又改跟孙哲平发短信,虽然有的时候只回个“晚安”,但是张佳乐的短信只要孙哲平看到了,就会回复。

直到某一天为止。

04.

孙哲平一直把他跟张佳乐的爱情比喻做长征,兜兜转转,险象环生。他总是能在张佳乐的身上看出点战士的气质,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那种。他们第一次冲击冠军失败那晚,他跟张佳乐难得喝酒,张佳乐对着瓶子吹,喝完了之后眼睛里闪烁着光芒对老板叫再来一瓶。那时候孙哲平真的有点惊讶,这个人是不是得不到冠军就会永远打下去啊,他这么想。孙哲平对冠军的渴望不一定比张佳乐差,但是他是第一次见到将渴望表现地如此张扬的人。

那一晚他们两个都喝的有点醉,跌跌撞撞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接近午夜,张佳乐也不挑地方,趴在地上就开始睡。孙哲平把他搬上床之后点燃了一根烟,抽完了才在另一张床上睡下。

从那个时候起,孙哲平就知道自己挑到了一个好搭档,不仅技术好,而且大概能陪自己走到这条路的尽头。

只是谁都不是先知,谁都无法预测未来怎样。

张佳乐的确是走到了这条路的尽头,咬着牙,拼尽全力,膝盖磨破,手掌出血,而他孙哲平走到一半就把张佳乐扔下,扮演了张佳乐生命中的过客,看他摸爬滚打,看他化茧成蝶。

即使对荣耀的态度一丝不苟,但是他对跟张佳乐的感情却只是凭着直觉。后来跟荣耀迫不得已分手,他跟张佳乐之间的维系也变得稀薄,他放任自己的悲伤,把所有都交给张佳乐。他认定张佳乐的坚强不会让他放手,他也喜欢张佳乐,但是他不敢接触太多,他自己的右手总是会疼,牵扯着心里的那份不可得的酸楚。但是不管是表情还是话语,他都一样地酷,他还是以前那个孙哲平。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大大小小的争吵也从没少过,孙哲平不是有耐心的人,张佳乐也总是有忍不住的时候,但是话总是还留着底,谁也不敢过分,所以从来也没撕破脸,冷战几天之后也总是一方把这一页轻飘飘掀过去。可是时间空间扩大着这些裂痕,它们迫不及待地想创造鸿沟,它们在这种地方显示着它们的伟大。

厌倦了吗,孙哲平抽着烟,看着窗外。

但是我不能没有他啊,烟雾缭绕,模糊了视野和来路。

05.

张佳乐还是忙于训练和比赛,没有了孙哲平的百花把所有都压在了他的身上。他那点战士的气质在打比赛的时候表现的淋漓尽致,守住阵地,坚定不移。

但是他身上那点轻快活泼到底还是慢慢沉淀,做了队长之后就要考虑更多,以前两个人的事情现在是他自己一个人做。那场比赛结束之后张佳乐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一夜之间老了十岁,连呼吸都透着股沧桑的味道,回到K市之后他就病倒了,重感冒,发烧。

被送到医院那会儿他还是清醒的,看着护士医生忙忙碌碌给他挂上水,细细一根针插进他的血管,他还觉得神奇。陪着他的是战队的经理和队医,给他安排了床位之后两个人就走了。张佳乐无聊地一会儿看看天花板,一会儿看看自己吊的水。

邹远训练结束之后来看他,给他带来了手机和一束鲜花。床头柜子上连个花瓶都没有,那束花只好就那么放在那里。邹远跟张佳乐说了几句话之后,又匆匆回去了,队里有自己的规定,邹远一向最听话。

邹远走了之后张佳乐床边就又安静下来,他划开手机之后就是待机界面,没有未接电话未读信息,安安静静,好像没插电话卡一样。

张佳乐没有事情干,病房里的电视是关着的,遥控器不知道在哪里,仔细听还能听见隔壁小孩子的哭声。

我如果就这么死了,是不是也没人知道?张佳乐想,天花板是白的,床单被子也是白的,好像这个世界就剩下他一个人,他还没害怕个几分钟,护士就推门进来了,又给他挂上了一瓶水。

他拜托护士把电视打开,护士打开了电源却找不到遥控器,于是张佳乐只能对着新闻频道干瞪眼。时间走到夜晚十一点,手机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张佳乐每晚都要给孙哲平打电话,不打电话也会发短信,只有今夜他什么也没做,他心里是希望着孙哲平能主动给他点安慰的,可是显然,这点安慰他也没等到。

张佳乐突觉,他已经自己一个人走了好久。孙哲平走了之后,他就变成一个人了。孙哲平不仅离开了K市,也离开了荣耀。他们两个人谁也不去谈这个话题,可是除了这些,他们已经一无所有。

算了吧,孙哲平,算了吧。张佳乐想。我们做过同一个梦,可是你已经无缘走到最后了。他讨厌自己这点刻薄的心声,明明对着孙哲平的时候他什么也不敢说,一切都小心翼翼。这样的他连他自己都生厌,就像是那束离开了水就失却颜色的鲜花。

新闻频道的新闻在滚动播出,地球上某个地方正遭遇飓风肆虐,房子和人都被卷入空中,伤亡惨重。张佳乐此时却仿佛置身台风眼,风平浪静,连电视的声音都渐渐远去,以他为中心的生活正渐渐起风,他闭了闭眼,准备着给自己的飓风一个开始。

他一夜没睡,第二天一早就给孙哲平发了分手短信。

这算是谁放过谁呢,他笑了笑,关机。

06.

长征的战士撂下了枪,孙哲平忍了忍才没把手机摔了。想拨电话回去又下不去手,张佳乐给出了结果,可是孙哲平却有点犹豫,他这一犹豫,就犹豫了好几年,后来又遇到张佳乐,他才又把手机里这条短信翻出来看。

分手吧,三个字,也不长,都不用一眼就能看到头。

他没有张佳乐现在的手机号码,在赛场上耍完酷,赛场下悄悄打开职业选手群找百花缭乱。

找到了之后顶着“再睡一夏”的ID厚着脸皮给人发过去一句“不行”。

张佳乐看见这俩字的时候还懵了懵,什么不行,孙哲平发错了?他回过去一串问号,孙哲平说,不告诉你。于是双边外交关系开始复合。

时间就像个奸商,带走你的青春,留下回忆的沉淀。张佳乐也不是当初那个说什么就来什么的小青年,孙哲平也不是那个任由张佳乐奇思妙想暴走的小年轻,他们都带着一点成熟的韵味互相试探。张佳乐始终搞不清楚孙哲平那个不行是什么意思,直到后来他翻孙哲平手机看到了那条存了好几年的三字短信。

07.

张佳乐又在家宅了一天,关于台风的新闻正反反复复播,不仅荣耀电视台,连CCAV都开始预报,外面天还没黑,玄关处已经响起了开门声。张佳乐往沙发里缩了缩,换了个台。

孙哲平额头带着点汗,拎起张佳乐面前的水壶就往嘴里灌,完了之后才往沙发上一坐,把张佳乐往旁边推了推。

今天热么,张佳乐问。

你又不出门,你问这干嘛。

你怎么这么难聊天啊,孙哲平。

热,热死了。

张佳乐笑了笑,往孙哲平身上扑,大孙,我觉得我今天特别爱你。

孙哲平头也不抬地瞅着电视,今天轮到你做饭了?

张佳乐蹭了蹭他的肩膀,嗯,你想吃什么?反正你说了我也不会做。

孙哲平终于动了动,张嘴点了道菜,下个面吧,放个两个鸡蛋。

行嘞,客官,您就等着吃吧。张佳乐蹦起来往厨房走,走到半路就被孙哲平拉拉扯扯地抱住了。

张佳乐,我也特别爱你,为了奖励你,再加个鸡蛋吧。

孙哲平你真出息,我爱你这三字就值个鸡蛋?

那你想要什么?

我想去G市玩!

那儿最近台风,去干吗啊?

张佳乐没回答,悄悄凑近,轻轻吻了吻孙哲平的脸颊。

没事儿,我只是觉得我们的飓风重建工作做得蛮好的。


评论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