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秦莫]沉默是金 番外

 @科科笑  @右耳朵发烫 点的秦莫,抱歉拖了很久的样子QAQ主要讲的是婚后生活,哈哈哈不要信我。

01.

秦牧云跟莫凡正式在一起是第十一赛季结束后的夏天。莫凡话少,秦牧云性子好,两个人吵架都吵不到一起去。但是更让人费解的是,他们怎么好到一起去的。

最早发现这个事情的不是苏沐橙,也不是兴欣里面的任何一个人。两个人第一场约会被抓了个正着,而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霸图队长韩文清。

当时秦牧云跟莫凡正逛花鸟市场,秦牧云的妈送了他一个鱼缸,趁着夏休莫凡从H市过来,就准备养几条鱼。秦牧云没养过鱼,莫凡也没养过,两个人站在摊前听老板娘舌灿莲花一通说,看着十好几种鱼更加无所适从。

韩文清是帮家里人出来买鱼食的,走到相熟的摊子前,就看见自家战队小秦正跟一个小青年俩脑袋凑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什么。韩文清虽然不至于不认识莫凡,但是毕竟见的少,又只看见背影,于是韩文清只是拍了拍秦牧云的肩膀。

秦牧云转身的时候脸上的笑还没来得及收就僵住了,莫凡看了会鱼察觉身边人不对劲,回头一看,脸上仍旧是面无表情,心里却是一脑袋扎进鱼缸里淹死的心都有了。

韩文清也没想到会是莫凡,他挑了挑眉,望向秦牧云,没说话。

秦牧云硬着头皮打招呼,“韩队买东西呢,这兴欣的莫凡,不用介绍了吧,那什么,我们再随便看看,韩队你先买着吧。”

他一边找着说辞,一手拉住了莫凡的胳膊扯着人往外走。韩文清也不让路,在人家店铺前一站跟尊门神似的,“你们俩怎么一块出来的?”

莫凡两手往裤兜一插,一脸不关我事。秦牧云无奈地笑了笑,“他夏休过来玩,住我家呢。”

韩文清又上下打量了莫凡一会儿,才侧身让了让路,对老板娘说了句,我妈说一直在您这买的鱼食,您给拿两袋。

老板娘猛地被点名,吓得肩膀一抖,火速钻进店里拿鱼食去了。

秦牧云趁着这个当口,拉着莫凡赶紧跑了出来。原本买鱼的心情没有了,秦牧云被刚才这一出闹的心神不宁,倒是莫凡不当回事,蹲在小摊子前看红色塑料盆里的小金鱼。最后回家的时候莫凡带回了五条各种颜色的小金鱼。

鱼缸挺大,养五条小金鱼绰绰有余。五条鱼装在一个塑料袋子里,显得拥挤不堪,莫凡着急把它们放进鱼缸,一到家就难得地吩咐起秦牧云给鱼缸灌水。秦牧云也听话,接了自来水就往里灌,灌了三分之二的时候招呼莫凡往里放鱼。

卖鱼的老板说过,用自来水的话,晾一会儿再放鱼。莫凡说晾一会,秦牧云说可以放。两个人因为这点小事各执己见,于是打开电脑求助百度。百度答曰,最好晾一会。秦牧云吃了瘪,乖乖把鱼缸从厨房里挪出来。莫凡在浴室找出了个塑料盆,把金鱼放了进去,蹲着就不动了。

蹲了一会儿脚麻了,动一动又痒又麻又难受,只好叫了一声,“秦牧云!”

秦牧云正在上网上QQ,观测霸图内部群里有没有什么异动,听见莫凡大声喊他吓了一跳。出来一看某人正坐在地板上,还伸着一条腿,一脸的痛不欲生。

“你干嘛呢?”他伸出胳膊把莫凡扶起来。

莫凡也不说话,被秦牧云半拉半扯地拽了起来,抓着人家胳膊也不放手,一蹦一跳地往卧室走。坐到床上之后秦牧云给他揉腿被他一巴掌打开,“痒!”

秦牧云无奈,继续坐到电脑面前,看QQ。

莫凡坐了一会儿想起什么似的,突兀地开口,“你怕了?”

“怕什么?”秦牧云还没反应过来。

“今天那个不是你队长吗,你脸色都变了。”

秦牧云心想,你也知道那是我队长,猛地看见他全世界有几个脸色不变的。“我没怕。”

“那你还看什么。”

秦牧云回头瞅了瞅莫凡,那人一脸无所谓地半趴在床上,平静地回看着他。秦牧云笑了笑,转身关上了QQ,管他呢,别人怎么说那是别人的事儿,谁也没空挨个听。莫凡被抱住的时候挣扎了几下,秦牧云倒是习以为常地把下巴搁在了人家的肩膀上。腻歪了一会儿之后,莫凡终于忍不住了,“你把空调先开开行么?”

我不过是谈了个恋爱而已,秦牧云想。

02.

韩文清不是个八卦的人,他也就跟张新杰提了提,互相心里有个数。最后发现并传出风声的还是兴欣的那一群人。

莫凡本来就是个不怎么在乎别人看法的人,要不然也不会被人喷了那么久还是独来独往地拾荒。秦牧云给他打电话他都不避着人,有时候比赛完就站在霸图休息室门口等秦牧云出来,他也是有点怕韩文清的,所以每次都拉着秦牧云匆匆离开。

当兴欣那群还在大惊小怪的时候,霸图早就习以为常了。

03.

莫凡第一次夏休的时候到Q市是第十赛季结束。

他被一股焦躁的情绪包裹,想找到秦牧云狠狠揍他一顿。

起因也简单,他用小号在网游里拾荒,他几乎是狂热地进行着这项几乎一年没有上手的活动。而秦牧云就用小号追着他揍,甚至有一次直把他堵住击杀。莫凡对妨碍他拾荒的人都有一种憎恶,因为这种你追我赶的情景总能让他想到他被叶修追的最狼狈的那段时间。

烦死了!

秦牧云倒还算是心平气和,“不是说好的夏休的时候带你去栈桥玩吗,好好的夏休不出来玩窝在家里打什么游戏。”

“带你去啤酒节,吃烧烤。”

“爬崂山吗?”

“出海玩也行。”

“来吧来吧。”

莫凡被追的无路可走,忍无可忍地开了语音,“我靠,你有完没完了!”

“你不来就没完。”

“你给我等着!”恶狠狠的语气。

莫凡下线之后就订了第二天飞Q市的机票,见到秦牧云之后别的不说,先揍他一顿再说,这是他这时唯一的想法。

见到秦牧云之后自然是没打的起来,人家身高在那摆着,不一定谁吃亏。莫凡觉得自己这几年玩荣耀似乎是时运不济,先是遇到叶修,再是遇到秦牧云。一个两个还都掐着他的死穴,我不过是想安安静静拾个荒,他沉默地看着秦牧云的后背,内心恶狠狠地插上了十刀。

但是秦牧云的确也算是没亏待他,按照约定带他去了栈桥,吃了烧烤,爬了崂山,出了海。

莫凡的评价却是,再也不听秦牧云的了。

吃烧烤也就算了,爬山出海那是宅男能进行的活动吗,更别说莫凡从来没坐过船,一路吐着下来了,隔夜的烧烤都吐出来了。秦牧云也没想到会这样,跑前跑后给莫凡递水递毛巾,莫凡躺在一边,心里暗暗骂“活该”。

他在Q市呆了一个周,每天都被秦牧云扯着在外面跑,荣耀的边都没碰到。Q市是霸图主场,虽然秦牧云的角色在场上存在感低,但是秦牧云这个人霸图粉可都知道。有时候正在路上走着就被认出来了。莫凡因为一直穿着连帽衫,还非要套上帽子,倒没什么人注意到。如果被人发现,估计两个人也别想悠悠闲闲地玩上这一个周了。

后来莫凡回去的时候,秦牧云还给他带了一堆特产。莫凡往登机口走,回头一看就秦牧云一个人高高的戳在那里,看他回头立马招了招手。莫凡没动作,看了一眼就继续往里走。他在现实中也喜欢穿暗色的衣服,还喜欢略微佝偻着点背,双手插在兜里,走在人群里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秦牧云在那站了一会儿,才慢慢转身往回走。真是魔怔了,人还没上飞机,就开始想念。

新赛季开始之后两个人之间的话题不知道为什么多了起来,一般都是在QQ上聊,偶尔也会打电话。兴欣没有了叶修,前几场比赛打下来有点焦头烂额,谁也没空管莫凡,因此也就没人发现他嘴角诡异上翘的次数增加了。

两个人从夏天到冬天,再到了一个夏天的时候,似乎顺理成章地就在了一起。平时两个人在不同的队伍不同的城市,对这段关系都没有什么实感。夏休的时候真真切切抱在一起的时候,仿佛才明白这是在谈恋爱。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喜欢对方什么,两个人性格迥异,但是秦牧云觉得莫凡的一切他都喜欢,而莫凡总也不说话,对这段关系看似不怎么看重。其实更坚定的,是他也说不定,他总是沉默着,有的时候秦牧云能察觉到他看着他的目光。谁也没谈过恋爱,只能把在一起的每一分钟都牢牢记住。

04.

鱼缸里的水晾了一下午之后,莫凡端着塑料盆把金鱼倒了进去。

小金鱼也是被憋屈久了,突然被放进鱼缸里只是摆动了几下尾巴。过了许久之后才开始慢慢在鱼缸里游开了。秦牧云给莫凡递了张凳子,他就乖乖坐在那里看金鱼,连秦牧云问他吃什么都不理,只是专注地看着小金鱼。

过了一会儿之后他又站起来翻出摊主送的小袋鱼食,剪开了一点一点往鱼缸里倒。

“你别喂多了啊。”秦牧云说。

莫凡不说话,仍旧一点一点倒。

小金鱼被食物吸引,在水里吞着颗粒状的鱼食,莫凡喂了一会儿之后收手,问了秦牧云一个问题,这个问题让秦牧云笑了好久。

他问,“他们把水也一块吞了,不是很快就饱了吗?”

秦牧云笑完了才给他解释,“鱼都有腮的,水都透过那儿出去了,鱼也不傻,还不知道这个道理?”

莫凡又坐在他那张凳子上,手撑在放鱼缸的桌子上,专注地看着金鱼。

鱼缸里什么都没有,起装饰作用的鹅卵石啊,水草啊,通通没有。几只金鱼游起来很快就显得单调,但是莫凡看了许久,似乎也没觉得厌烦。那张有着专注神情的脸庞秦牧云最近常看到,打游戏的时候,拾荒的时候,他们两台电脑,有时候秦牧云没事做,偏偏头就能看见莫凡专注的侧脸。

难怪人家说,专注某件事情的人最帅了,秦牧云想。就这么几条金鱼都这么吸引他,像个小孩子,这让他几乎一天没有摸电脑。他忍不住凑了过去,跟他一起看鱼缸里孤零零的几条小金鱼,金鱼的尾鳍正在水里轻盈地摆动,飘忽不定。

果然好单调。

“明天我们再去一趟市场吧,买点水草。”莫凡说着转头,还没看清秦牧云的脸就被吻住了。

好啊,辗转之间他听到回答。

我陪你。


评论(8)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