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一路同行15

15.

牧师往乔一帆身边凑了凑,“怎么认出来的?”还刻意压低了声音。

乔一帆没忍住小声吐了个槽,“我好歹跟你一起训练了这么久了,安哥。”

安文逸那边发了个好友申请过来,乔一帆的好友列表就变成了两个人。

百鬼门是荣耀等级提升之后新开的百人副本之一,其中的BOSS暗夜属性的居多。兴欣的职业战队中术士和阵鬼的角色对这个副本产出的材料都有需求。但是相比三大公会,兴欣的进度显然并不算快。乔一帆和安文逸自然也不敢用随意的心态来对待,尤其安文逸也不敢用冬休时的一个牧师的借口了。

百鬼门的BOSS大多出没诡异,一个团的人在送出了十一个人之后成功推倒第四个BOSS。团长长舒一口气,团队里几个姑娘开心地欢呼了几声,“终于卡过了老四!”但是庆祝的气氛没有持续太久,团长就清了清嗓子让大家都安静下来。

“第五个BOSS我们都没打过,光看攻略我们也不知道具体情况,所以希望大家集中精神。今天我们队里有高手,但是希望大家也能好好发挥自己的能力。还是跟之前一样,MT先上,治疗注意MT的血线,其他人听指挥。”团长发言结束之后一群人就往第五个BOSS所在的地方进发了。

乔一帆和安文逸磨磨蹭蹭走在最后面说悄悄话。

“昨天晚上没睡好吗?”安文逸问。

乔一帆脸热了热,咳嗽了几声小声回答,“睡得还行,我就是吃饱了又困了。”

安文逸扶了一下下滑的耳机,“明天的约会,你紧张吗?”

乔一帆没想到他突然换了话题,结结巴巴地说:“不……不紧张啊。”

没想到安文逸坦然地回答,“我还有点紧张。”

这个时候团长开始安排站位,乔一帆赶紧操作着他的鬼剑匆匆从牧师身边跑走了。安文逸这次用的牧师性别为男,看着某人逃跑的背影勾了勾嘴角。

当晚试了两次之后第五个BOSS还是没有推掉,大家都没接触过,第一次就送了十几个人出去,第二次直接减半。团长也有点头疼,最后还是宣布了解散。乔一帆心有不甘,下线之后在网上搜了百鬼门的攻略从头开始看。他刚下线没多久,手机就响了起来,安文逸给他发了信息。

“你下了?”

“嗯,我也去搜了搜攻略。”

“早点睡,明天还有约会呢。”

“我看完就睡了,你还不睡吗?”

“我挺紧张的,正在找明天穿的衣服。”

“安哥,你别这样,我也有点紧张了。”

“早点睡吧,晚安。”

乔一帆盯着“晚安”那俩字许久,攻略也看不下去了,只好关了电脑。他握着手机又看了一会儿,没有信息再进来了。窗外的夜色并不纯粹,各种灯光映照着,正好投射在乔一帆房间的窗上,他看了一会儿那些灯影,沉默着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最后乔一帆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睡着的,第二天一大早起来手里还攥着手机。他看了看时间倒还早,才六点多,但是已经睡不着。翻了翻昨晚安文逸发的那条紧张的信息,他在床上打了几个滚,最后还是猛地坐起来,下床打开衣柜找起了衣服。

我也紧张啊。他小声嘀咕着。

吃过早饭跟母亲说要出门的时候,乔母收拾着碗筷抬头看了看他,“又跟你那个队友出去玩?”

乔一帆扯了扯衣服下摆说是。

“以前就是跟那个高……高什么的一直往外跑,现在又是。”乔母的话不冷不热,在乔一帆听来心里又添了一分忐忑。

他给自己和队友辩解,“之前那是跟英杰一起训练,现在是跟朋友出去,妈,我一半大小伙子天天在家宅着您也觉着不好看吧,在家老呆着您也要念,我出门了!”

乔母把碗筷放进水池,叹了口气,“中午回来吃吗?”

乔一帆在玄关换鞋,“不回来吃,您跟爸吃吧!”说完就打开门走了出去。

他比约定的时间提前半小时出门,西山公园离他们家不是很远,安文逸应该也是考虑到了这个因素才定在了这里。乔一帆一边快步走着,一边又为安文逸的体贴感到面红耳赤。到达约定地点的时候反而像是一路小跑过来的,气喘吁吁的。

安文逸已经在公园门口等着了,他似乎没想到乔一帆会来的这么早,看了看手表之后才给乔一帆递了块纸巾,“还好我提前出门了,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跑什么呢,出了一身的汗。”

乔一帆接过纸巾蹭了蹭额头,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不想让你等,而且这里离我家很近,就早点来了。”

“就是因为这里离你家很近,你才不需要早点出门啊,结果反而让你匆匆忙忙了。”安文逸无奈地拍了拍乔一帆的肩膀。“走吧,进去慢慢聊吧。”

乔一帆跟着安文逸的脚步走进了西山公园。这个时候太阳还没升的很高,公园里晨练的人还有不少。他们俩并肩走在一条林荫小路上,因为路很窄,两人的肩膀时不时还会蹭到一起。乔一帆比安文逸矮一点,两个人的手也跟肩膀一样时不时蹭到,但是谁也没有去牵。公园里空气很清新,谁也没有说话,沉默着走完了这一段路。

西山公园里有个小型的人工湖,湖畔某处有个亭子,安文逸带着乔一帆往亭子里坐。乔一帆身上的汗水原本就没消,现在慢走了一会儿被风一吹有点凉,这在炎夏里倒不是很难受。他趁着坐在亭子里休息的空档好好观察了一下安文逸,果然是刻意打扮过的样子。安文逸自从搬到上林苑变成职业选手之后,穿衣水平也越来越朝着宅男的方向发展,仔细一对比也还是能看出区别的。乔一帆正偷摸观察着,安文逸突然笑了起来。

“别看了,都说了我紧张,衣服都是搭配过的,帅不帅?”

乔一帆还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猛地被拆穿,脸上就有点发热,“挺……挺帅的。”

安文逸笑了笑,“你今天也很帅。”

乔一帆像是放弃了什么,头微微低着,小声说:“我,我也挺紧张的,早上起来早了,就找了找衣服。”

安文逸似乎没想到乔一帆会这么说,推了推眼镜,突觉这湖光山色都入不了眼,眼前的这才是无限风景。

“我总感觉我输了”安文逸说,“本来准备了更深情的话,可是你一说,我就觉得我好像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乔一帆不觉得自己说了厉害的话,他瞅了一眼安文逸,随即垂下眼看自己今早新换的新鞋的鞋尖。

“一帆,我一直觉得你还小。就算是已经跟你告白甚至我们不知不觉在一起都半年了,我还是有种看不清去路的感觉。”

乔一帆有点迷惑,“我会长大,再说你也没有比我大多少啊。”

安文逸摇摇头,“我对一种关系的开始有着理智的判断,所以我前女友说我一直对得失计较的很清楚。但是对你,我觉得假如以后有一天你不再愿意跟我在一起了也没关系,因为我挺喜欢你的。”

“是不是有点肉麻啊?”他还自己补充。

原来,他不是像自己认为的那么游刃有余,乔一帆想。安哥跟我一样,在想到未来的时候也充满着不安。乔一帆一直以为自己想的那些在安文逸看来都是小孩子的问题,但是没想到安文逸会直接把不安讲出来。

“也不是很肉麻啊”他仍旧垂着眼睛,不敢抬头看安文逸的眼神,“反正我们一直走下去就行啊,一直在一起,一起走,就行了。”他甚至紧张地握起了拳头。

可是就算是低着头也能感受到对面的炙热视线,乔一帆觉得他在被眼神凌迟,仿佛胸腔被剖开,心肺都被人揉捏着,一个不小心就全坏了。但是他又全心全意相信着那人,任凭那人把他的心取走,珍惜与否都没关系,他只是认定了那人而已。

安文逸没来由地觉得身上的血都发热,一个劲地往心脏里涌。他没想到乔一帆会这么回答。因为乔一帆也是个谨慎的孩子,他们两个在一起的这半年很少谈论未来。说荣耀,说比赛,都比真正谈恋爱的时候多。安文逸不知道乔一帆是不是真的喜欢他,他甚至觉得乔一帆有可能是因为无法拒绝告白只好顺势在一起,他们的关系更像是他一手主导,乔一帆永远是被动的那一方。

但是现在被动的那一方说,一直在一起。

“安哥你觉得我年纪小,但是我不会一直年纪小,你长一岁,我也会长一岁,我会长到你现在的年纪。”

“虽然不知道安哥怎么想,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们一直在一起,我们也不会有小孩子,我们会被家庭反对,如果曝光的话可能荣耀也玩不了了。”

“我喜欢荣耀,我也喜欢你,我不可能打一辈子比赛,但是我对你,是冲着一辈子去的!”

乔一帆也发觉自己声音大了起来,他四周忘了忘,还好没什么人。他抬起头对上安文逸有些惊讶的眼神,坚定地重复了一遍,“这是一辈子的事。”

那些汇聚到心脏里的血液一下子沸腾起来了,安文逸感觉胸腔涨涨的,他很想用手去按一按,看看会不会爆炸。但是这个时候他根本分不出神做任何事情,他就这样看着乔一帆,看着这个刚成年的孩子对他说一辈子。他自己那些不安似乎只是小事,因为乔一帆比他想象的还要坚定。虽然以后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安文逸根本不想去想。因为这个瞬间他们两个紧紧连接在一起,他们之间容不下任何人,也容不下任何困难。

只要一起走,就什么都不怕了。安文逸想。

安文逸对乔一帆伸出一只手,把他拉了起来,“回去吧,我们去看电影吧,约会的项目还有很多。”

乔一帆笑了笑,“安哥,我想说一句话。”

他不等安文逸回答就抢着说,“我喜欢你!”

真是不得了。

安文逸愣了一下,随即笑了,“我也喜欢你啊,乔一帆!”

两个人从来路往回走,此时太阳已经渐渐升起来了,林荫小路上仍旧没什么人。两个人的肩膀互相蹭着,渐渐蹭出一点不同寻常的热度,时而蹭在一起又时而分开,但是却好像始终被看不见的线维系在一起。

公园里的老人正在听收音机,里面正放着一首老歌,几句歌词间间断断地钻进了乔一帆的耳朵,

“天涯呀海角,觅呀觅知音。”

“郎呀咱们俩是一条心,咱们俩是一条心。”

乔一帆笑了笑,旁边安文逸问他笑什么,他摇了摇头。

阳光穿过枝叶映照下来,两个人正迎着太阳的方向走出去,走进一片光明里。

END

评论(10)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