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一路同行14

14.

第二天乔一帆很早就醒了,连早饭也不吃就匆匆忙忙套上鞋往家里赶。身体某些部位有些扯痛感,这让乔一帆的表情有些微妙。回到家的时候乔母正在准备早餐,看到他匆匆忙忙回来了招呼了一声准备吃饭,乔一帆乖乖去洗手,回到餐桌的时候心里有点忐忑地摸不到底。

父母倒没什么特别的反应,聊着一些平常的话题,只有乔父随口问了一句,昨天去哪里过了夜。乔一帆说是自己战队的队友,乔母到底是女人,多问了几句,得知对方是大学生休学去打游戏之后挑了挑眉。

你们那个游戏有什么好,连大学生都放弃学业去打?

妈,游戏竞技也算是个职业了,而且人只是休学,又不是不回去读了。

呵,打到你们那个退役队长的那个年纪再回去读?

乔一帆不愿与父母顶嘴,默默吃完碗里的粥,把碗拿去厨房洗。

高英杰发来好几条信息,他回家的路上就看到了,还没来得及回复,准备回房间上一下线。刚一上线高英杰的消息就发了过来。

“一帆你回B市了吧。”“一起出来玩吗?”“要一起出去旅游吗?我妈的旅行社最近优惠。”“你很忙吗,昨天都没有联系到你。”

乔一帆慢慢给他回,“昨天有事出门了,没有看到,见个面倒还好,但是旅游就算了吧,我妈肯定不让。”

高英杰发了个无奈的笑脸,“那什么时候出来见个面?”

乔一帆说好。两个人讲好了时间,又说了一会儿,高英杰说有事,才下了线。乔一帆往自己床上一扑,深深地吸了口气,竟然真的做了。虽然不是没想过,既然交往了也不可能只是精神恋爱,虽然都是两个男人,但是真的发生了之后,乔一帆觉得有点难以面对安文逸,所以一早就匆匆地逃回了自己家。

乔一帆翻了个身,盯着天花板发呆,他有点难得的总结起了自己这十九年来的人生。而荣耀,占据了他这几年几乎全部的精力。安文逸是个特别的存在,他跟他一样打荣耀,他们拥有同一个目标,并且在这条路上互相扶持。但是没有了荣耀,他们会怎样呢?

安文逸虽说是兴欣此时的短板,但是进入联赛第一个赛季就拿到冠军,成为冠军队队员,这总不是假的。从挑战赛到现在的成长,肯定也被许多人看在眼里。张新杰对安文逸说那一句的时候乔一帆也听到了,对霸图来说,他们对牧师的重视程度比任何队伍都要强烈。安文逸这样理智的人会不知道这点吗,况且那人本身就是个霸图粉。转会,这对安文逸来说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也不是说转会了就怎么样,乔一帆自己摇摇头。他不知道别人谈恋爱会不会想这么多,他对现在的这段关系有些太满意了,但是一旦静下心来想一想,各种不安争先恐后地就冒了出来。对方年纪比自己大,甚至连告白都是对方主动,自己在这段关系里纯粹是被牵着走,是不是也应该做出什么改变了?

乔一帆在床上翻了个身,叹了口气,跟年长的谈恋爱一般来说是怎样的呢。昨晚没睡好,他想着想着就睡了过去。

梦里他回到了S市那条他们拥抱的街道,头顶一盏孤灯,四周包裹着浓稠的黑暗。安文逸身上是清冽的啤酒味,附在他耳边说着“我喜欢你”,一声又一声。

我们能走到哪里去呢,乔一帆在梦里模模糊糊地想。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睡得迷迷糊糊的乔一帆被手机的铃声吵醒了,接起来之后对面问他在做什么,乔一帆揉着眼睛还没清醒,随口说正在睡觉。对方笑了笑,听到这声笑乔一帆才反应过来,“安……安哥?”

安文逸答应了一声,“还想睡吗?”

乔一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现在睡醒了,不想睡了。”

“那么明天,能出来吗?”

“啊?有什么事吗,安哥?”

“想找你约会。”

“嗯……好啊,哪里?”乔一帆的脸红了红。

“西山公园怎么样,那边树多,不是特别热。”

乔一帆笑着说好,挂了电话之后在又躺下在床上打了个滚。他下了床顺便开了电脑,家里没人,他找了瓶可乐回来用在陈果那里拿的账号卡上了线。这个阵鬼号等级是满了,但是装备也就一般,想来兴欣现在也没有太多的装备来武装这批备用小号。

乔一帆翻了翻好友列表,果然没人,他想了想伍晨的ID,加上了好友。加好了之后给人去了条消息,“伍哥我是一帆,咱们公会有什么地方我能帮上忙吗?”

伍晨那边似乎正在忙,消息过了一会儿才有了回复,“哦,小乔啊,你帮那个百鬼门的副本队过过本吧,我们公会进度落后了。”

乔一帆乖乖回复好的,换了几件装备在公会里组上了队。他进了队之后也没亮出身份,只有团长知情,介绍的时候也就用请来的高手一言带过。团队里大家的精神面貌还算不错。在通往第一个BOSS的路上还有人在叽叽喳喳说着笑话。乔一帆看了看团队配置,显然为了保险起见,治疗的比重有些高了。但是乔一帆也没说话,毕竟他在职业联盟里基本与PVE绝缘,虽然在挑战赛之前也跟着叶修在网游里摸爬滚打过,但是这时候他还是选择相信团长的判断。

“我们上个周是过到第四个BOSS,现在神之领域最新的进度是第六个BOSS,我们不能再落后了,治疗们给点力,咱们开了!”在打怪之前团长做了一下动员,MT往前走了几步,进入了BOSS的仇恨范围。

之前乔一帆搜了一下攻略,但是由于百鬼门还处于开荒阶段,第一个BOSS的打法又是在摸索阶段,攻略也只是总结了BOSS的攻击范围,攻击手段和伤害形式。乔一帆并没有用单纯的阵鬼,他把技能点洗了洗,增加了斩鬼的一些属性,在副本里也能灵活一点。

第一个BOSS大家的手法都很熟练,团长的指挥也很冷静,但是MT却出了一点问题。治疗们此时都被指挥站在外围,眼看MT的负面状态要有一个爆发,恐怕血线就此崩溃,就在那一瞬间,被黑气环绕的骑士沐浴在了一道白光之中。一个牧师不知何时站在了乔一帆刚才布下的冰阵里,治愈术结束,仇恨暴涨,他迅速离开了冰阵。而这个BOSS对冰属性的攻击抗性显然比较差,啵的一声,竟然是被冻住了一秒钟。就在这一秒钟里,在其他治疗的努力下,骑士的血线被拉回,他一个挑衅,BOSS被顺利拉了回去,输出继续。

乔一帆转了转视角,那个牧师又不知钻到哪个角落里去了。乔一帆在走位中顺便观察着那个牧师,发现那个牧师并不是茫然地乱跑躲避攻击,他竟然跟乔一帆一样是在走位!

又转了几次之后,MT显然也找回了节奏,第一个BOSS最终倒下了。乔一帆自然不关心爆出了什么装备,他找了找那个牧师,发现那个牧师的视角显然也对着自己,他看到的是游戏里木然的人物脸,不知道这角色背后的操作者是什么表情。

“安哥?”

评论(13)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