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一路同行12

12.

安文逸第二天一早醒来的时候头很疼,有一瞬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乔一帆跟他挤在一张床上,T恤都揉的皱皱巴巴。安文逸重新躺下,慢慢想了一会才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仔细看看乔一帆的眼角还真是有点肿。空调的温度调的有点低,乔一帆缩成一团往自己这边靠,安文逸伸手慢慢抚摸着他的发顶,有点想吻醒他。

乔一帆被骚扰了一会儿就醒了,他昨晚没喝酒,倒不至于头疼。睁开眼就看见安文逸正盯着他看,他刚醒没什么反应能力,伸手就把安文逸的脸往一旁推。安文逸被他的小动作逗笑了,连被子带人一块抱住了蹂躏,过了一会儿乔一帆才真正清醒过来。

过了一会儿陈果来敲门,她昨晚玩的更疯,此时的脸色不是很好,但是语气欢快地通知他们飞机的时间,准备收拾收拾回H市。

乔一帆冲进洗手间洗脸,安文逸在一旁给他挤牙膏递毛巾。他的头还是疼,可能还需要睡一觉。乔一帆也看出来他脸色不好,洗漱结束就匆匆忙忙跑出去给他买早饭吃。

一行人终于在大厅集合完毕之后,才发现几乎所有人都脸色苍白脚步虚浮。方锐倒是一脸清爽地跟众人打招呼,陈果昨天喝的最多,此时才想起方锐是昨天跑的最早的一个。叶修不在,大家也默契地没有提。不知道谁感慨了一句,“冠军啊!”先是陈果绷不住笑了出来,然后大家都笑了起来,在大厅办理手续的其他客人看他们的眼神像看一群神经病。

季后赛一结束就是夏休期,回到上林苑之后处理了一些事情,选手们就陆陆续续地回家了。安文逸准备跟乔一帆再去一趟西湖,两个人走的稍微晚一些。

乔一帆家里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催他回家,乔一帆通通以战队还有事情把返家日期往后延。他有点黏安文逸,即使是回到B市也是在同一个城市,但是不在一起住,连面都难见上,他就不想回家。

安文逸笑着安慰他,“不是说好要带你去吃大顺斋的?夏休回了家怎么会出不来?咱早点订机票吧,回了B市也一样的。”

最后还是安文逸在网上订好的机票,敲定了回家的日期。

于是回家前,两个人就去了西湖。

去的那天天气不是很好,正下着丝丝细雨,湖边人很少。安文逸举着把伞跟乔一帆围着湖打转,这次两个人也没租船,总感觉水雾蒙蒙的什么也看不清。

“有没有点许仙邂逅白娘子的意思?”安文逸问。

乔一帆看他半边身子都湿了,把伞往他那边推,“两个许仙,白娘子都要吓跑了。”

安文逸觉得乔一帆学坏了。

最后两个人还是早早就回了上林苑,雨越下越大,拍照也没有办法拍。一把伞谁也遮不住,两个人淋成两只落汤鸡。

西湖之游受挫,两个人各自洗完澡换了干净衣服,不约而同地刷卡上了荣耀。所以说宅男之间的约会就是这么地方便和苦逼。两个人也没用小手冰凉和一寸灰,那两张账号卡正躺在训练室的抽屉里,那是战队财产。他们现在用的是在陈果那里拿的小号。安文逸还有一沓牧师小号,乔一帆也知道他曾经用这一批小号给一些野队造成了怎样的心理伤害。

明明只是过了半年,两个人就从室友有了质的飞越。乔一帆还在心里感慨着缘分真奇妙,安文逸已经探过头来看他在哪张图了。两个账号都挂在兴欣公会,最后两人决定去帮公会攻略副本。

组队的时候乔一帆问安文逸,“安哥,单治疗可以吗?”

安文逸嘴角抽了抽。

五十人本单治疗?!一帆你真的学坏了,这是我们自己公会你竟然拿我开玩笑!安文逸决定把方锐魏琛等人拉进黑名单。

两个人在上林苑腻歪了几天还是订好了飞机票回家。在B市机场分别的时候,安文逸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说。与上次独自一人回到B市不一样,这次身边带着乔一帆,而且这人已经从室友升级为了男友。

乔一帆也没说话,默默跟安文逸对视了一会儿就拖了行李走了。总还有机会可以出来见面的,他想。

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乔一帆此时还在家里接受着家里人的盘问,电子竞技接受度到底不是那么广,七大姑八大姨只是听说乔一帆现在变成冠军队员了,纷纷到他们家打听。乔一帆是个懂礼貌的孩子,笑的有点羞涩地给一群中年妇女解释什么是荣耀。接到安文逸电话的时候他松了口气。

“安哥?”他语气里透出点惊喜。

“我想带你见几个人。”

“好啊,那我现在出门。”

“你来我们大学南门吧,我在这等你。”

“好的我来了,你等我!”

乔一帆跑到玄关换鞋的时候挺匆忙,客厅里一群大妈正聊天。乔一帆妈妈跟出来问他去哪,他笑笑说要出去见朋友。乔一帆妈妈脸色有点严肃,最后还是放了行。

乔一帆其实有点怕他妈妈的,之前他执意要去打荣耀的时候,连他爸都同意了,他妈还是不屈不挠地问他理由。乔一帆性格跟他妈也像,反反复复就一句话,我喜欢,想拿冠军。他妈说他肤浅,他就闭着嘴不说话,知道他妈最后也点了头。

乔一帆想着这些最后紧赶慢赶到达了约定地点,安文逸正站在树影里冲他招手。

“约在了我们学校的KTV,所以让你过来了,不是让你不要跑了吗,怎么头上都是汗。”安文逸拉了拉乔一帆的胳膊,“跟我来吧。”

KTV这种地方乔一帆不是没来过,只是做了职业选手之后次数少了很多。在微草的时候过节也只是在俱乐部里安排一下,集体活动顾及到一些队员的曝光率,还是比较少出入这种场所的。

安文逸带乔一帆走进的这家KTV跟他见过的其他的也没什么两样,上了楼到处都是暧昧的阴影,有点看不清。安文逸看着包厢的门牌号直接把乔一帆往其中一间一塞,自己也闪身进去。

乔一帆进了包厢才发现并没人在唱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和刚进门的安文逸身上。两下呆愣地相望了一会儿,才有人恍然大悟地叫了出来,“卧槽这是乔一帆?!”然后乔一帆瞬间就被围住了,一群人像是要确认一样,在包厢昏暗的光下凑过来看他。乔一帆往后躲了躲,正好靠在安文逸胸前。

“你们够了啊,跌不跌份儿!”安文逸扶了一把乔一帆,把众人往沙发上赶。

一个留着半长头发的小青年还不死心,一边把乔一帆往沙发那边领一边求签名,“那啥,我可喜欢你了,你能给我签个名不,没事儿签衣服上也行!”

乔一帆手都不知道往哪放,规规矩矩占了沙发一角坐好,有点不知所措地挺直了腰。安文逸悄悄凑过来,“没事儿都是我寝室的室友,放松。”

一房间人都看着他们俩,五个大男生看他们的眼神都透着绿光,不知道谁点的歌也没人去唱了,不知道谁开了头,问题一个接一个而且又越来越泛滥的趋势。

“老安你打爆周泽楷那段真是帅爆了!我都快变成你脑残粉儿了!”

“老安你别听老二说这些,那什么,其实我还是比较喜欢咱一帆,你给我签个名呗!”

“老安你还带谁了没有,方锐大大?叶修大大?!”

“想什么的叶神能跟着咱安子回来?”

…………

乔一帆拘谨地笑着,手心里都是汗。安文逸从桌上拿了瓶可乐塞他手里,示意他喝。乔一帆拿着可乐瓶子喝了一口又一口。

安文逸清了清嗓子准备回答问题,“我跟你们睡了三年怎么没发现你们这么贫啊?”

“老二给我打电话说要聚一聚,我才来的,你们这是干什么呢!”

“别吓坏了我队友啊,人又不认识你们。”

舍友A赶紧接上话茬,“一块儿玩过就算是认识了,来来让一帆点一首!”

话筒立马被递了过来,乔一帆一手拿可乐一手举话筒,有点滑稽。他结结巴巴地解释,不会唱。一群人起哄没事儿没事儿你唱吧。乔一帆被赶鸭子上架一样选了首流行歌曲。

他唱完的时候所有人都用一种扭曲的表情看着他,并不是因为别的,因为憋笑憋的难受。乔一帆整张脸通红,借口要去洗手间匆匆跑了出去。他走掉加岔音,一出门身后一群人顿时笑了个前仰后合。

“差不多就行了啊,还想不想要签名了。”安文逸致力于给自己小男友找回场子。

乔一帆不在他们倒自然起来,有人在说话,有人在喝啤酒,有人在点自己喜欢的那首歌。被称为老二的那个悄悄坐到了安文逸身边。

“我看你眼神不太对,老安,你这是打游戏打久了?”他问。

安文逸见招拆招,“哪里不对了?我眼镜度数都没长。”

老二皱了皱眉,“你跟你们那……阵鬼,气氛不对啊。”

“呵呵。”

安文逸没否认也没承认。

但是老二却是懂了,他捶了一下安文逸的肩膀,“不是吧?!”

安文逸点了点头,“带来给你们看看。”

老二一脸的不可置信,“你……你想清楚了吗,你现在可非同小可,况且那小孩……”但是他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我有分寸,你放心。”

这句话说完,老二和安文逸就一起沉默了。过了一会老二闷闷地说,“我知道你一向是个有主见的人,我们看不透的事儿你早就看透了,而且你主意硬,你知道自己做的对还是不对。我就不多说了,以后能帮上的地方,你尽管找我。那群猴儿不一定看得出来,以后凡事儿有我呢,记着啊!”

他说完就站起来走到那群闹哄哄的人里,唱起了一首歌。

安文逸看着老二的身影,暗暗说了句谢谢。

乔一帆摸回来的时候安文逸正在唱歌,屏幕上花花绿绿的光影正打在他脸上,他连唱歌都那么认真,乔一帆在暗暗的角落里肆无忌惮地对他进行视奸。猛地被安文逸一个侧头捕捉到,眼神里传递出来的感情让乔一帆脸上好不容易降下去的热度又一下子烧了起来。他脑袋里烧着一把火,闹哄哄的场景都给安文逸做了配布,他们的眼神里只有彼此,最后终于在离开的时候拥抱在了光影暗淡的走廊拐角。

评论(1)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