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双花】门口的野花不会开

*我大病没好,药吃的不少,没有放弃治疗,再给我寄点药。

*虐梗不要随便看

*我也觉得这样不太厚道

01.

叶修建了个退役选手群,一开始拉人的时候一群人纷纷冒泡说他不讲究,这是补刀加插刀。黄少天是最后被拉进群的,一进群就刷了满屏,说的是什么没有人仔细看。有人立马屏蔽了这个群,比如张佳乐。

他大部分时间都乐呵的窥屏,但是不说话,有时候看着不寻常的群消息数就知道是黄少天又在啰嗦,他就不看了。似乎是理所当然的,某天没在群里说上几句话的孙哲平通知了众人他的婚讯。

张佳乐放下手里的可乐敲了一群叹号发出去。

于是连黄少天都像是被关了开关,整个聊天框清空,就剩下张佳乐那串叹号。

结果张佳乐自己觉得尴尬,发了个表情问日期要请帖。

孙哲平说,好啊,你要是敢来就来。

张佳乐说,靠,我为什么不敢去,你等着接本大爷就行了!

然后又冷了。

QQ响了响,点开,叶修发了条消息,乐乐,哭了没?

滚滚滚!

02.

张佳乐想过这样的场景,孙哲平结婚了,新娘不是他。呸呸呸,我是男的,我也是新郎!

那会儿他爱孙哲平爱的正死去活来,想到这儿还特别伤春悲秋地捧了捧心口。他跟孙哲平讨论这个事儿,孙哲平一边打着怪也不回头,他说,没可能。

你什么意思,是没可能跟我结婚还是你不想做我新娘啊?!

这不是一回事吧。孙哲平想吐槽。但是他没说,他安慰张佳乐,我要是结婚了,新娘不是你,我请你当伴郎行不?

张佳乐没回嘴,孙哲平倒有点奇怪。他回头看了看,张佳乐正找卡上线,然后自己的小号就被一堆炸弹扔了满脸。

结果现在孙哲平要结婚了,新娘不是他张佳乐,连伴郎也不是。

原本在张佳乐的剧本里,这件事情应该更具有震撼性的。但是事实上,发生的过程不过如此。他们隔着千山万水,面前对着一个对话框,简单的几句话,平和的不可思议。

孙哲平没有一脸沉痛地面对着张佳乐,张佳乐也没有哭的一脸崩溃问他为什么。

张佳乐喝着可乐对自己以前丰富的想象力嗤之以鼻,然后把这段回忆揉吧揉吧跟喝空了的可乐杯一起扔进了垃圾桶。

他还颇为平静地确认了孙哲平婚礼的时间。叶修不怀好意地在群里问,你不是想搞恐怖袭击吧,乐乐拿出点气度,分手了还是朋友。

张佳乐发了整整一百零八个滚给他。

他跟孙哲平的事儿最早知道的就是叶修,他跟孙哲平也都不是遮遮掩掩的人,想抱的时候就抱了,想亲的时候还会克制克制,看看周围有没有人再动嘴。于是整个职业圈都知道了。后来孙哲平伤退,张佳乐在私底下见面的时候还是一脸幸福。某土豪经常打着飞的现场看他比赛,不过时间一长,张佳乐身边渐渐看不到了孙哲平。

后来张佳乐离开百花,一脸疲惫地说不想打了。他跟孙哲平也已经分开了有小半年了。最开始两个人抱着长征的信念,死都不愿意放手。到最后走过了长征,但是却抵不住时间的侵略。

长期见不了面,孙哲平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张佳乐想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当然想说话有的是人会陪他说,但是恋人,他只有一个孙哲平。孙哲平开始的时候还会好声好气地劝,后来生气了连他电话也不想接。两个人吵架的频率直线上升,互相拉黑名单的事情都做过,后来还是张佳乐憋不住,找叶修要孙哲平QQ号,加上了没两天又拉黑了。

张佳乐知道那两年他过的不如意,但是他觉得咬咬牙也能过,阳光总在风雨后,没理由他张佳乐就应该一直在暴风雨里呆着,要感冒的。所以一场重感冒就突然袭来了。

他是真的发烧,头重脚轻,给自己找药吃,把自己吃晕了。战队老板都惊动了,跑到医院看他。他一张小脸发白,跟被人遗弃的小媳妇一样,可怜巴巴的样子。老板被感动的不行,晚上给送了燕窝,张佳乐受宠若惊。他就是这么闹腾,孙哲平连知道都不知道。张佳乐还害怕错过他电话,托了邹远把他手机拿过来,结果他住院了三天,连条孙哲平的短信都没看见。

张佳乐发完了烧,感觉整个人都浑身清爽了。他觉得他应该放下点什么,这些年他扛着许许多多的包袱走。手里死死捏着许多东西,不得到决不罢休。跟孙哲平的感情是,跟荣耀比赛也是。他跟自己较着劲,绝对不允许一丝一毫的松懈,所以得到了这么个下场。

他给孙哲平发了条短信,“分手吧。”

简短有力,表意清楚,他觉得他初中语文老师一定会感到欣慰。

他跟孙哲平发了这么多条短信,这条最短。

然后他把孙哲平的联系方式都删了。过了一会儿他习惯性摸到手机的时候,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一点关于孙哲平的痕迹都没留下,他很满意。

过了几天,他上网订了个新手机。之前用那个是跟孙哲平一块买的。

张佳乐执着于将孙哲平清除出他的生活,而孙哲平那边没有丝毫动静。没有回短信没有打电话,张佳乐一开始还矫情地想,他连分手了这么重大的事情都没有重视。转念又一想我不是把他拉黑名单了么,所以收不到。这么一想他又觉得挠心挠肺,想把孙哲平从黑名单里放出来,但是最终也没有放。

张佳乐虽然看起来人很活泼,但是他从来不是想到什么做什么的那一挂,他做了什么决定,就一定会做下去,很有男子气概,孙哲平就是喜欢他这一点。

所以张佳乐说了会去参加孙哲平的婚礼,就一定会去。

叶修点评,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儿呢。

03.

孙哲平复出加入义斩,那时候张佳乐已经在霸图了。

张佳乐是个天生的戏剧家,他自己封的。他离开百花的时候,自己脑补了一堆。诸如在某个留下了回忆的地方大哭不止,走出俱乐部门口的时候回眸啊,在训练室里最后一次训练啊等等。

他没一个做到的。

别说哭,他最后走的时候连头都没回。

百花,生命里唯一还能跟孙哲平沾上点边的东西,终于也没了。

张佳乐认真的思考起他的人生。为什么他人生里该激烈一点的转折点都通通如此的平淡,害得他都快记不住自己的人生这么的激烈了。而且虽然他热衷于给自己安排剧本,但是自己这个主演偏偏重要关头掉链子。

所以我不能做演员,但是做个编剧什么的应该有戏,他快乐的想。

孙哲平又回来了。

他跟叶修去打挑战赛的时候张佳乐就知道了,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挺开心的,真真正正地为他开心。孙哲平多么爱荣耀,没有人比张佳乐更清楚,孙哲平本人可能都没意识到,但是张佳乐就是知道。他们还在百花的时候,他就吐槽孙哲平活的糙,孙哲平说,都是男人,活的精致也不能活成女人。作为一个南方精致的小男生,张佳乐就此命题跟孙哲平辩论了一番,最后以孙哲平摔门而去做结。

张佳乐执着地认为自己赢了。

打完挑战赛,孙哲平就加入了义斩。张佳乐听说了义斩各位的身价之后,吞了吞口水表达了对土豪的崇敬,然后一想自己的身价又挺了挺胸脯。林敬言好笑地提醒他,咱是来打比赛呢,又不是比银行存折,你想什么呢!

张佳乐晃着脑袋,你不懂,我在锻炼用气质压倒他们。

都是在一个联盟,轮着比赛就能轮到,义斩一群人就在隔壁,一会儿赛场相见就是你死我活的拼杀。张新杰去隔壁打招呼去了,张佳乐为了表示矜持没有跟去,但是此时他也没有矜持住,在沙发上坐了没一会儿就拉林敬言去洗手间。他开始看大家都有事,就韩文清没事人正闭目养神,但是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去拉啊。

林敬言老好人只好陪着去了,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张新杰领了个人往休息室带。张佳乐眼尖,一眼就看出是孙哲平。他一闪身躲到林敬言身后,等到那俩人进门了才探出了半个脑袋。

那啥,我们再去洗手间逛逛?林敬言人性化地提议。

张佳乐没理由地怂了,他点点头,跟林敬言原路返回了洗手间。

等他们俩再转回来的时候,孙哲平已经走了。韩文清朝张佳乐看了一眼,说了句,准备上场。

张佳乐被他那一眼震慑到,脊背不自觉地挺的直直的。

赛前大家都没商量过,所以张佳乐看着电子屏幕上对战的角色和两个人名小声骂了句靠。

然后上场了,他在霸图的时间不久,但是霸图人那种一如既往的气质模仿的还挺像,就像是要赴战场的死士一样,带着一种决绝。

连林敬言都严肃起来,认真地对他说加油。

比赛跟任何一场比赛一样,激烈紧张。哪怕这场比赛被打上了再多的标签,它的本质也就是一场比赛,没人比张佳乐和孙哲平更清楚。

加油。

嗯。

张佳乐曾经以为他们会相爱很久,可是没想到很快就分手,但是分了就分了,张佳乐没想回头,孙哲平也是,所以他们赛场相见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一个加油一个嗯,这就是这几年他们全部的交流。

可是谁知道他一下场就绷不住,一直问他身边的林敬言,我刚才表现帅不帅,酷不酷,是不是秒杀一切。

林敬言被他闹的看不到比赛,嘴里敷衍,是是是,帅帅帅,酷酷酷,秒秒秒。

张佳乐不知是没听出敷衍还是怎么着,一脸满意地继续看比赛。心思却早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他没敢想过在赛场上面对孙哲平,所以这场比赛他没准备好。他的剧本没写好。

他有许多话想对孙哲平讲,但是对方却好像对他无话可说。当初的分手是他提的,孙哲平那么自我的人被甩了肯定生了好大的气,虽然这一切都有着不确定性。如今他的座位跟孙哲平隔着也不过是几百米的距离。这比起他们当年的天南海北短了不知多少,可是如今却像是直接分配到了两个星系,中间空旷地盛放着分手后这几年的空白。

04.

孙哲平又加回了职业选手群。

孙哲平又退役了。

张佳乐也退役了。

他们那一群掀起荣耀联盟腥风血雨的人,都渐渐隐退幕后,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还活跃在幕前,他们的主人却都换了人。

但是张佳乐和孙哲平对这种事儿都习惯了,他们甚至对退役这件事都有过经历。所以叶修拉他们进群的时候也心态平和。只不过对黄少天那种刚退役的人来说还是有点难以接受的。但是时间一长,多深的伤口都能长好,更何况只是退役。

05.

时隔多少年,张佳乐再次踏上B市的土地。按理说用这种句型,后面都应该接着的是怀念,但是张佳乐很遗憾的不是怀念。

他过去到B市打比赛打了多少次,但是都是来去匆匆,对B市谈不上熟悉,不过因为某个人把这个地理坐标变得有些敏感。就像是改不掉的一些小习惯,在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关注了,再怎么压制,也没用。

张佳乐给自己订了酒店,什么也没带,两手空空就飞过来了。倒有点像那时候孙哲平打着飞的看他,想来了,就来了。什么也不带,用的都是张佳乐的。

这会儿正是冬天,最萧瑟的季节。

张佳乐从K市来,被亲切的北风问候了个彻底。他之前准备去置办一身西装,看这架势可能还需要一件羽绒服。

他那会儿刚开始打比赛的时候,听说要打微草,就在B市,还问孙哲平有没有什么当地一日游之类的额外奖励。

孙哲平正在看战术统计,让他多穿点衣服。

张佳乐正沉浸在他与他对象B市一日游的幻想中,没听见。

所以那时候孙哲平也是带着他去买了件羽绒服,那是孙哲平给他买的第一件东西。后来也没怎么穿,就扔在箱子底。他后来转会去了霸图,Q市冬天也冷,他在箱子底扒出这件衣服,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是怎么来的。他试着穿上却发现小了,袖子都短了。

张佳乐开心起来,他在那之后果然又长高了。

06.

张佳乐空着两只手晃进一家商场,将近年底,超市被一群大妈攻占。张佳乐不在食品区和日常用品区停留,赶紧坐着电梯上楼上楼。到顶的时候人已经不多了,各式各样一看就不是日常穿的衣服逼格十分高地摆放在橱窗里。张佳乐随意走进一家,请售货小姐给他挑一身西装。

售货小姐问他,先生,请问你要在什么场合穿呢?

张佳乐想了想回答,伴郎。

07.

最后张佳乐一手提着一身西装一手提着一件羽绒服出了商场大门。刚出商场大门就掏出那件羽绒服给自己套上了。

他冷的要死,两条腿在寒风里抖着,觉得特别没面子。

所以第二天他去参加孙哲平婚礼的时候在里面穿了秋裤。

这次张佳乐没怂,也没递完礼金就跑,他准备吃回来,虽然他觉得有点悬。门童跟他要请帖的时候他没递上就跑,一脸平静地被领到一张圆桌前坐下了。

坐下后还要吐槽孙哲平真俗。

孙哲平的婚礼没比别人的更有创意,一家大酒店,大门金光闪闪的。张佳乐从门口一直吐槽到婚礼现场,就没停过。

不过他来早了,现场没几个人,他在一张写着“新郎好友”立牌的桌前坐着,觉得有点饿。

他有点无聊,所以准备看看各个桌子上的立牌都是什么。

什么父母啊,亲朋好友啊,生意上的伙伴啊,新娘闺蜜团啊,乱七八糟的。

张佳乐一乐,想起了某部电影里面的前女友桌和前男友桌。

他怎么不搞一个前男友桌,那我就该坐那边去,可是不对啊,前男友也该包括新娘的前男友,可是我不是新娘的前男友,我是孙哲平的前男友。那糟了,要是这么坐,这个婚还真结不了了。

张佳乐被自己的脑回路绕进去了。然后他身边坐过来一个人。

一身烟味,还能是谁。张佳乐一脸嫌弃地往旁边躲了躲。

不过仔细一看,叶修穿的还是相当正式的,最起码看不出来是个打游戏的死宅了。

看着正经但是一张嘴还是照样的不靠谱。

怎么样哥这一身,照着我弟常穿的买的,靠谱吧?

靠谱你妹啊!

有的人心里不舒服不要发泄到围观群众身上啊,我说乐乐,你要是难受就别来呗,哥帮你吃,绝对能吃回本。

我没难受,我挺为他高兴的。张佳乐一脸平静地说。

叶修没想到张佳乐竟然没炸毛,抽了口烟语气照样欠揍,说的跟真的一样。

我靠是不是真的要你管!还是炸毛了。

叶修一根烟还没抽完就来人劝他去吸烟区呆着,张佳乐一脸幸灾乐祸。叶修于是拎着烟走了,连挣扎都不带的。

张佳乐本来以为自己解放了,但是他错了。来宾陆陆续续来,但是他一个都不认识,叶修才走了几分钟,他就开始怀念起他来。

结果没等到叶修回来,倒是等到了孙哲平。

孙哲平说,走啊跟我一起去接新娘啊。

张佳乐说,为什么是我啊。

孙哲平说,你是伴郎啊。

张佳乐说,我靠有你这样的吗,婚礼当天通知伴郎的?

孙哲平说,我不就是这样的么。

没得聊。

不过没想到他还记得,还好我让售货小姐给挑了身靠谱的,要不然传出去多不长脸啊。于是张佳乐说,我不去。

孙哲平没想到张佳乐会拒绝,他问,你真不当?

张佳乐斩钉截铁地拒绝,我不当。

孙哲平说,好吧,那我没伴郎了。

张佳乐说,挺好的,独一份儿。

这会儿叶修回来了,跟上嘲讽,就是就是,要伴郎还得多掏一份红包,乐乐这是给你省钱呢老孙。

孙哲平说,那你们好好吃,我先去接人了。然后就走了。

张佳乐觉得自己刚才拒绝的特帅,小辫子一甩糊了叶修一脸。

08.

从前孙哲平跟张佳乐谈恋爱的时候就感觉张佳乐十分有主见,倒是自己好像做什么都是在顺着一腔热血。反正青春来的简单而又冲动,所以爱就爱了根本不在乎对象是谁,孙哲平对待这份爱情就像是对待他能肆意挥霍的血条,卖血的狂剑士无所畏惧,所以他也从没害怕爱上张佳乐。

所以他收到张佳乐那条分手短信的时候心还是凉了一下。他知道自己不知道能坚持到什么时候,但是张佳乐不一样,他从来没想过张佳乐会放手。张佳乐一直紧紧抓着他不放的话,他一定愿意跟张佳乐一直耗下去,不存在张佳乐抽身而退这样的选项。可是张佳乐偏偏这样做了。

张佳乐倒是猜对了,孙哲平没有回他短信,也没有打电话。孙哲平了解张佳乐,他知道就算打了也肯定打不通。要联系肯定是能联系的上,但是如果张佳乐真的累的,真的不愿再与他有联系了,又何必去扰乱他呢。

孙哲平也爷们的不行,分手分的利利索索,一点没含糊。

这些年要说没想对方是假的,但是却也没有到十分想念的地步。张佳乐就像他年轻时经历过的最美的风景,他表达的爱的方式也不如张佳乐细腻,他就十分糙地爱着张佳乐。也不知道那时候的张佳乐感受到没有,反正孙哲平觉得自己在那段感情里付出了这辈子最真挚的部分。你问他现在还爱不爱张佳乐,他不一定说不爱,但是他知道他们不能继续,也不会继续了。

我不爱你了,但是我还是喜欢你。

这么矫情的话,你指望孙哲平会说?这是以前张佳乐看电影的时候孙哲平在旁边打游戏扫了一眼碰巧看到的,然后就记住了。以前的他一定会说,喜欢就是喜欢,不爱就是不爱,又不爱又喜欢的,这人有病,需要治疗。但是现在他有点微妙的懂了,在他即将成为别人丈夫的今天。

09.

张佳乐冲上台拉着新郎的手抢走了新郎,或者新郎冲下台拉着张佳乐的手私奔了。

老叶你再瞎说我替孙哲平揍你信不信。

哎哟,你现在都不为自己出头,直接替你前男友出头了啊?

我靠我今天不打死你我不姓张!

前辈你们俩安静点吧,人家婚礼上呢。这是后来到的楼冠宁。

张佳乐为今天写的剧本原本跌宕起伏,剧情精彩的。但是他看到主角之一的时候就收起了那些精彩的剧情。

没有什么比他幸福更好了。他想。

于是张佳乐生命中悲剧的“他结婚了,新娘不是我”事件,也没有按照他剧本的走向进行下去。

新郎新娘交换戒指,亲吻,整个仪式神圣的连叶修都难得地没嘲讽。

新娘扔捧花的时候张佳乐正好系完鞋带直起腰,刚抬起头就被花团锦簇砸了个正着,一脑袋的落花狼藉。

叶修克制了一会儿,还是没克制住,你说你这么个人品,你爸妈怎么敢让你自己出门的?

张佳乐从脑袋上拿下捧花满脸通红地站起来对新娘说谢谢。他还没好好看过新娘的样子,婚礼全程眼神都在孙哲平身上。新娘不是最漂亮的那一挂,但是气质很好,不知道能不能忍得住孙哲平的暴脾气。

新娘笑着对张佳乐说,祝你早日找到真爱。

张佳乐说谢谢。

我的真爱在你身边。

孙哲平像是听到他的心声一般,对他笑了笑,说,早点定下来吧。

10.

张佳乐和叶修都是喝不了酒的,之前做职业选手都不喝酒,现在退役了也没有喝的欲望。楼冠宁倒是能喝一点,但是他也不多喝。等到孙哲平敬酒到他们这一桌的时候,就看见叶修暗搓搓把自己面前的酒倒进了张佳乐的果汁里,张佳乐没发现,孙哲平还没来得及阻止,他就豪气万丈地一口闷了果汁,喝完了才说这果汁怎么这么辣。

虽然不至于喝点就醉,但是却上了脸,张佳乐小脸通红,对孙哲平说,哥们儿你终于幸福了。

孙哲平说,是是是,多谢你来捧场。

张佳乐拍着他的肩膀笑,哪里哪里,咱俩谁跟谁啊。

叶修嘴上叼着烟没点,对孙哲平说,你结婚,我连烟都不能抽,这叫什么事儿。

孙哲平指指吸烟区,你要抽去那边。

叶修站起来往那边走,张佳乐跟着走,嘴里念叨,老叶等等我,我也抽一根。

张佳乐不是不抽烟,他抽的少。孙哲平看着他和叶修离去的背影,转个身给新娘介绍楼冠宁。

11.

张佳乐以前也跟孙哲平一起畅想过结婚要怎么结。

还能怎么结,别人怎么结我们就怎么结啊?

我们跟别人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不都是要套上俩戒指,请客吃饭么。

你怎么就知道吃饭。

孙哲平不说话了,他跟不上张佳乐跳跃的脑回路。

张佳乐说,首先要准备两张机票,然后要准备一沓请柬,把大家都约到一起,然后我俩宣布我俩在一起了,然后我们就去机场私奔!

你对私奔到底是有什么执念啊张佳乐。

张佳乐不理孙哲平的吐槽,他自己乐呵,你不觉得我们这个行为非常浪漫非常有震撼性吗?

有,真浪漫,不愧是知道一百种花的男人。

那是,哥可厉害了。

那哥,你能过来给我讲讲上场这地方的失误是怎么回事吗?

张佳乐睁开眼,头疼的要炸了。这不是他订的酒店,他挣扎着爬起来,旁边还睡着一张虚胖脸。

卧槽老叶?!你你你你你,你不会是趁我喝醉了把我那什么了吧!!!!!我靠你怎么这么没有节操!

吵死了乐乐,就你那姿色哥还看不上呢。酒醒了没有,醒了赶紧回你房间去,挤死我了都。

张佳乐谨慎地动了动腰动了动腿,好像的确没有某些地方感受到不适。

不过这身西服算是毁了,睡了一晚皱皱巴巴的,叶修也没给他脱,他就穿着西装滚了一晚上的床。

张佳乐去洗了个脸,前额的头发都打湿了,这才想起来孙哲平的婚礼。

他在洗手间喊,老叶,孙哲平婚礼还行吧,最后有没有小伙子去抢亲什么的?

叶修还没睡醒,衣服松松垮垮地站到洗手间门口,没有啊,圆满成功,全场就没有喝倒下的,你是唯一一个,不错啊乐乐,终于拿到了个第一。

你滚滚滚滚!

哦对了你那捧花我给你带回来了,你记得拿走啊。

张佳乐这才想起来在婚礼上砸了他一脸百花缭乱的捧花。他真想给叶修补一句要你多管闲事。但是到底还是没说,穿着一身皱皱巴巴的西装拿起了放在床头柜子上的捧花。

叶修看他对着一束花出神,问他,你不是号称知道一百种花吗,怎么,这种不认识啊?让哥来教教你?

滚你的,我认识!这是粉蔷薇,挺应景的。

行了感慨就别对着哥发了啊,赶紧走吧。

张佳乐临走前对着叶修比了个中指。

12.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多应景。

 

*人生总是有许许多多可能的嘛,爱过就好了对不对,在最好的年华互相遇见了对不对,还一起流过青春的汗水什么的对不对。老大说过,对张佳乐而言,喜欢孙哲平就是爱上一匹野马家里没有草原。两个人肯定会吵架,肯定也是互不让步那类型,算了不多说,自由心证啊自由心证。

还有就是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出来,张佳乐被扔捧花那块,说他弯下腰系鞋带,其实他是偷偷擦眼泪去了,参加婚礼穿的皮鞋没有鞋带的。

评论(20)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