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一路同行11

兴欣闯入季后赛还没来得及让人多震惊一会儿,一转眼已经淘汰了蓝雨和霸图。所有的兴欣粉几乎都要疯狂,这还真是要一直冲到最后夺冠的节奏吗?

安文逸和乔一帆还没享受几天甜蜜的气氛,就被拖入了季后赛的沉重压力之中。他们两个人都是第一次进入季后赛,而且安文逸还是第一年打职业联赛,完完全全的新人。说不紧张是假的,但是却也不足以让他发挥失常。他还更担心乔一帆一点,小孩儿心思重,就怕他有什么事儿藏心里,影响状态。

乔一帆的表现倒是可圈可点,面对前辈的时候恭恭敬敬,比赛的时候却不手软,整整一个赛季的锻炼让他快速成长起来,虽然经验方面的确不能跟老将相比,但是团队赛里与队友恰到好处的配合却让人牙疼不已。

跟霸图的比赛不是没有过,安文逸也在常规赛里跟张新杰有过直接对话。虽然面对的是自己的偶像,但是安文逸的发挥没有受到影响,张新杰自然也能看出来他的过人之处。张新杰大概不经常夸人,他只是说出了事实,但是对安文逸来说却代表着肯定,更别说是来自偶像的肯定。

乔一帆现在能自然地表达对安文逸的亲近了,他会坐到他床边跟他一起看荣耀的比赛视频。然后两个人就会对视频中的战术和配合展开讨论,看一会儿时间差不多了就关灯睡觉。就算是比赛日前一晚,也一样。

他们在轮回主场S市留住,准备最后一场比赛。此时乔一帆侧靠在自己的床上采访安文逸,“请问安文逸选手现在是什么感觉。”

安文逸一边按着空调遥控器一边说:“好像高考前一晚的感觉。”

乔一帆没经历过高考,他抱着被子盘着腿眨巴着眼睛瞅着安文逸,一脸好奇。这时候有人敲门,敲了两下又敲了两下。

乔一帆和安文逸对视一眼,然后跑去开门。门外正站着被包子勒住脖子的罗辑。包子还露出白色的牙齿冲乔一帆打了个招呼,“哟!”

原来是这俩人准备溜出去吃夜宵。“确切的说是他想溜出去吃夜宵!”罗辑一脸悲愤地指着包子纠正。

乔一帆用征询的眼神看安文逸,后者一脸淡定看回来。

然后乔一帆说:“不去。”

罗辑一脸得救,一手扯住包子的胳膊,“走了回去睡觉,大家都不去!”

包子一脸遗憾地说:“我晚饭没吃饱,你们怎么都不饿啊。”

乔一帆有点不忍,又朝安文逸看了看,说:“包子哥,要不然我陪你出去吃点什么吧,吃完了赶紧回来。”

安文逸叹口气,去拿衣服,“走吧,我也去。”

罗辑一看他们俩已经被说动,立马变得垂头丧气。

“以前也不是睡这么早的,出去走走就走走,不过别吃多了,明天就要比赛可别闹肚子。”安文逸嘱咐。

“我食量大,肠胃好着呢!”包子开心地说。

于是一行四人走上了S市的街头寻找夜宵。

他们住的地方不偏僻,找夜市也好找。但是架不住四个人都是职业选手,说不定在哪里就被荣耀粉儿认出来。况且这是在S市地头,虽然粉丝都比较理智,但是决赛在即,保不齐不会出什么乱子。

安文逸带着三个人走街串巷,最后找到家麻辣烫。这个点儿里面人不算多。刚坐下包子就开始点菜,跟报菜名一样报了一堆,乔一帆还没来得及阻止,服务员已经满脸是笑地拿着菜单走了。

由于人不多,菜上的也快,乔一帆象征性地吃了几根菜,有些同情地看着罗辑被包子塞了满嘴的羊肉。安文逸正在旁边劝:“你不要给他吃了,他吃太多明天打不了比赛怎么办。”包子也听劝,给罗辑塞过去一瓶果汁自己埋头解决起那一堆麻辣烫。

安文逸给乔一帆拣出几根金针菇,正往他碗里放,放完金针菇又放几片肉。乔一帆连忙摇着手说不要了,给安文逸挑回几块去。

旁边罗辑看了一会儿冷不丁问:“你们在一起了吗?”

刚喝了一口果汁的乔一帆一下子呛住了,安文逸一边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一边点头。

那边吃的正欢的包子插话,“他俩不一直住在一起的吗?”

罗辑斜着眼瞅了瞅包子,对安文逸说,“真勇者。”

安文逸笑笑,没说话。

等到包子吃完,时间也差不多,结过账之后四个人一起往外走。乔一帆走在安文逸身侧,胳膊时不时蹭到安文逸的胳膊。走在他们前面的包子又不知道说了什么,罗辑正在反驳他。乔一帆突然感觉脚下的路坚实无比。

乔一帆没经历过高考,所以他的感觉是轻飘飘的。就像踩在云端,对明天的决赛仍旧没有什么实感。虽然已经经历过那么多的比赛,乔一帆也自认为不是受不住压力的人,但是面对决赛他还是忍不住紧张了。这事情他没说,安文逸也没问。但是就在此刻,他感受到了内心的宁静。就像往常一样,包子和罗辑还在吵闹,安文逸还站在自己身边,没有什么不同。

他偷偷朝安文逸看了一眼,对方丝毫没有察觉,于是他心情很好的弯起了嘴角。

明天快来吧,决赛,已经迫不及待了。

回到酒店房间之后,乔一帆往床上一扑感受到了倦意。安文逸拍拍他的背让他脱衣服睡。乔一帆问他,“安哥,你高考前一晚睡着了吗?”

安文逸脱外套的手一停,“你猜。”

乔一帆坐起来把外套脱下迅速钻进被子里,“我猜你没睡着。”

安文逸关了灯,摘下眼镜,在黑暗中笑了笑,“你猜对了。”

第二天的决赛气氛热烈,兴欣的队员们倒是一脸平静。安文逸和乔一帆前一晚各自通过不同的方法获得了心灵的宁静。莫凡的心理,没人知道。罗辑被包子揪住为了克制脾气分不出精神干其他的。叶修方锐苏沐橙那都是老将了,对这种气氛熟悉的不得了。经历过这么多场季后赛的魏琛更不用说。只有陈果一脸激动地给队员打气,从她担心或者激动的表情就能看出比赛的走势。

团赛进行的比想象中激烈许多,激烈不足以形容,说是惨烈都不为过。

安文逸意识到自己被刻意忽略的时候,心底泛出的那一股凉意不是假的。作为一个治疗被对手从头至尾忽视,这不能不说是对他的一种否定。虽然这只是战术,但是对他而言,还有心理打击。但是若是这么容易被打击了,他也不是兴欣的治疗了。

他头脑一片冷静,你们忽视我不要紧,那我就让你们做不到忽视我。

小手冰凉,启动。

安文逸没有空暇去想别的,手速意识判断,挡住一枪穿云的子弹,掩护一寸灰!

原本一身洁白的牧师在战斗中染上了一身的血污,这不是别人的血,全是她自己的。安文逸也顾不上心疼小手冰凉,操作着她手下不停,一直战斗到了小手冰凉出局。而在这场比赛的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里,他几乎都在与周泽楷周旋。安文逸停下的时候才发现手腕不停地在抖,手指都有些不听使唤。

我这也算是与荣耀第一人堂堂正正单挑过了,他有点自嘲地想。随即又被失落感击中,我为队伍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接下来只能交给你们了。

如果我强一点,如果我能更强一点。安文逸的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比赛结束后几乎全场都呆愣了许久才爆发出欢呼,比赛台内都能听见观众席上发出的欢呼声。安文逸也震惊了一会儿才望向叶修所在的方向,那个刚刚完成奇迹的男人正一脸平静。

乔一帆从旁边的席位上钻出来,眼睛里闪烁着光,嘴唇抿的紧紧,看着安文逸。安文逸不知道摆出怎样的面部表情好一些,伸出手掌与乔一帆狠狠地击了个掌。

我们是冠军!

庆功会叶修没有参加,他早早回酒店休息去了。于是在魏琛的带领下一群老老小小高调无比地去举行庆功会。

魏琛坚持要喝酒,他知道安文逸也能喝,把啤酒瓶子直接塞到他手里,然后碰了一下。方锐都红着眼睛加入了战团,接了个电话之后又红着眼睛走了出去,再没回来。陈果此时激动的心情刚平复了一点,一看都闹成这样了也不管了,拉着唐柔开喝。唐柔劝不住,只好笑眯眯地给她倒酒。

来的还要兴欣的几个死忠粉丝,一个小姑娘当场就哭了出来,几个大老爷们手忙脚乱不知道怎么劝,苏沐橙只好拉住妹子给递纸巾。

乔一帆则是一直保持眼睛闪闪的状态,别人给他递的酒都被安文逸挡了下来。最后乔一帆回过一点神,拉着安文逸的袖子劝他少喝,安文逸似乎也是有点醉意,把酒瓶子放下,跟魏琛说:“魏前辈好酒量,我就不陪了,今天大家都累了,都早点回去休息吧。”陈果早就醉了,正扯着月中眠讲兴欣网吧历史,一点也没听见安文逸的话。

倒是唐柔冲安文逸点点头,说了句“路上小心”。

时间已经走到了下半夜,安文逸出了酒店门口被风一吹感觉有点上头。乔一帆看他脸色不好问他要不要吐。安文逸走路倒还是稳稳的,站了一会儿说不想吐,但是可能坐不了出租车,要走一会儿。

酒店距离他们住的地方不远,乔一帆就陪着安文逸走在夜晚的S市路边。

路上没有行人,车辆也没有,只有路灯尽职尽责地照亮着前方的路。初夏已经茂盛起来的树木投下斑驳的阴影,倒不显阴森,反而有点温馨。

安文逸不说话,乔一帆也没有说话。乔一帆的心思还被得了冠军这一事实冲击着,五感全部被占,手机里收到了很多短信,他一条都没回,脑子里完全想不好措辞,连给家里打的电话都是“我们是冠军”,然后就匆匆挂了。他没察觉安文逸的异常,只是一直陪着他往前走。

安文逸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乔一帆走出去了几个身位格才发现身边少了个人,回头一看他就在路灯下安安静静地站着。乔一帆回身走几步,问他,“难受?想吐?”凑了近了些,能闻到安文逸身上有点浓重的啤酒味。

安文逸眯着眼睛看了他一会儿,还是不说话。

乔一帆心里没底,也愣愣地盯着他看。

过了不知多久,安文逸开口说话,“乔一帆,你怎么还不告白。”

乔一帆愣了一愣,告白?

安文逸见他不说话,接着问,“我都告白了你怎么还不告白,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你告诉我。”

乔一帆有点哭笑不得,我要告白那会儿明明是您挡着不让我说了,这会儿想起来了。但是他不能跟喝醉酒的人拧,只好说,“安文逸,我喜欢你,我要跟你在一起。”

他虽然语气不是敷衍,但是也不是十足的认真,说完却看见安文逸的眼角闪闪,下一秒就被抱住了。抱住他的这个人酒气熏天,意识不清,但是嘴里一直在小声重复,“我喜欢你”。

乔一帆的眼泪一下子没控制住,泛滥出来。

心里像被谁掐了一把,酸酸的疼,疼完了还带着点甜。好像有点糟糕,这个人明明喝醉了,可是就是喝醉了才觉得可爱。

安文逸的理智并没有完全流失,他只是想任由自己任性一把,他知道乔一帆哭了,眼泪浸湿了他胸前那块布料,凉凉的。他凑在乔一帆耳边问,“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多久?”乔一帆哽咽着在他胸前蹭,嗓子哑哑地回答,“一直走。”

好,一直走。

他们在路灯下面拥抱了好久,这条路往前一直延伸,看不到尽头。虽然前方是一片黑暗,但是等到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就会变得一片光明。

评论(3)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