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一路同行10

10.

乔一帆正在聊QQ,手速还不慢,巴拉巴拉已经说了快一个小时了,脸上还带着愉快的笑容,就差头上开朵花了。安文逸洗完澡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所以说恋爱是奇妙的改变人的过程。

叶修等人都感受到了安文逸和乔一帆之前气氛的微妙改变,他们俩时不时的相视一笑越来越有闪瞎人眼的趋势。陈果忍了再三也没忍住,悄悄找了乔一帆问话,结结巴巴磨磨蹭蹭最终什么也没问出来,倒是把乔一帆搞的一头雾水。倒是叶修把安文逸找去单独谈了谈话,乔一帆也不知道他们俩说了什么,只是安文逸回来后使劲捏了捏他的手。

安文逸看乔一帆越聊越开心的样子,去拍了拍他的背,“别聊了,该去洗澡准备睡觉了。”

乔一帆头也不回继续对着电脑傻笑,“嗯好啊我马上聊完了。”

可是等安文逸把两个人的床铺好了,乔一帆还在打字。安文逸叹口气,去给乔一帆热牛奶了。等他转回屋里,乔一帆已经收拾了去洗澡了,电脑也没关,聊天窗口就那么大咧咧地放在桌面上。安文逸没想偷窥什么的,他只是扫了几眼,对方发来的那几条还没刷过去,大概意思是祝乔一帆幸福布拉布拉。安文逸想,这小子还没给我告白就敢跟别人说跟我在一起了?不过又转念一想,在亭子小孩子缩着脖子要告白却被自己堵回去了,难道是我自作自受?安文逸黑着脸把电脑关了,坐在床上拿起pad看石不转的比赛录像。

乔一帆进门的时候感受到了一丝寒气,他缩了缩脖子还是走了进来。牛奶正在桌子上冒着热气,不像是被加了料的样子,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小心观察了下安文逸的脸色,立马被他吸引住了。

安文逸的头发半干,额前的发丝有点翘,颈后的头发却服服帖帖地贴着皮肤。眼镜有点下滑,堪堪挂在鼻尖上。他正在专心看比赛录像,目不转睛,眉头微皱,整张脸上映着视频上闪烁的光影,更加显出他的专注。乔一帆还没见过专心打游戏时候的安文逸,往往比赛的时候两个人都坐在比赛台里,专注于战场对周围的事物都会忽视。人们都说专注于某件事的人最有魅力,乔一帆为数不多的人生经历没有遇到这样的人。现下眼前正有一个,让他顿时被吸引住了,目光移都移不开。

安哥,真帅啊。这就是大人的样子吗?他想。

安文逸看完一场晃了晃脖子准备继续的时候,发现桌子前杵了个人,那人正咬着杯子沿呆愣愣地看着他。杯子里的牛奶早就喝完了,他的舌头还时不时伸出来舔着杯子的边缘。安文逸抬起头与他默默对视了一会儿,那人的脸才像被点着了一般轰地着了,一直红到了脖子根。

安文逸此时大脑也有点空白,毕竟是被自己的喜欢的人热切的注视,他虽然不是第一次谈恋爱,但是那一瞬间脚底就像踩空了一下,心跳突地失控了一下,然后激烈的跳动起来,就快要蹦出胸腔。他放下手中的pad,朝正拿着杯子不知所措的某人靠近。

周围的空气一下子变得热烈而又浓稠,乔一帆应对此种状况的经验为零,于是脸被轻轻转了过来,接着嘴唇上温温的,被吻了。

乔一帆嘴里有牛奶的香甜味道,安文逸退开的时候有点恋恋不舍。而第一次接吻的某人在被放开之后低着头赶紧吸了一大口空气。安文逸爱怜地看着那个红通通的耳尖,不合时宜地想起了叶修的话,他说:“这条路很难走,你真的要带他走上这条路?”

安文逸说:“我会保护他。”

叶修抽了口烟,没说话,一直到抽完了之后才拍了拍安文逸的肩膀,“加油吧!”

安文逸点点头,说谢谢。

乔一帆把手里的杯子放在桌子上,刚才跟安文逸接吻的时候他紧紧捏着这个杯子,要是是个有生命的小动物一定被捏死了,他有点愧疚的看了看杯子,扑到床上把脑袋藏到了枕头底下。

被……被亲了。他迟钝地在脑内刷屏。

安文逸看着某人把自己以乌龟状藏起来,不置可否。表面淡定内心波澜的继续捧起了pad。一会儿他淡淡地说:“乔一帆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不就是被亲了你还要cos个小乌龟多久啊?”

乔一帆顶着一张憋的通红的脸从枕头下面钻出来,“那是我初吻,还不兴我回味回味啊?”

安文逸不动声色,“你自己个能回味出个什么来,我人就在这儿呢,欢迎来继续回味。”

乔一帆猛地翻身过去,闷闷地回嘴,“您跟前辈们学点好的吧,别学他们猥琐了。”

安文逸笑了一声,没说话。Pad上的画面他早看不清了,这会儿让他指哪个是石不转他都指不出来,他满脑子想的都是乔一帆香甜的嘴唇。

他被自己呛了一下,赶紧把某些画面赶出脑袋,看了看时间,关了pad又起身去关灯。

黑暗中他感觉乔一帆翻了个身面对他,他眼镜摘了看不清,躺下的时候听到乔一帆问他,“你跟你前女友,还好吗?”

安文逸也翻个身在黑暗里面对着乔一帆,“她挺好,我也挺好。”

乔一帆有点不确定地接着问,“你们真的没复合?”

安文逸耐心地回答他,“我不是说了喜欢你吗,怎么会跟她复合?”

乔一帆说:“因为她是女孩子啊。”

安文逸猛地爬起来,按亮了灯,乔一帆没想到他会突然开灯,被灯光一刺激下意识地抬起了手臂遮住了眼睛,他没看见安文逸下床站到了他的床前。紧接着他的手臂被握住,整个人被拉了起来,立刻被抱住了。

乔一帆还眯着眼睛,就听见安文逸在他耳边说,“我喜欢你,不管你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我只喜欢你,你知道吗?”

“你别怕,你不要怕。”

乔一帆的眼眶发热,脑袋埋在安文逸肩膀上,半晌才闷闷地说,“我没有怕。”

两个人这么安安静静抱了一会儿,有点热才慢慢分开,安文逸没带眼镜,凑近了点问乔一帆,“我今晚跟你睡一起好不好?”

“太挤了,床又很小,你还是回去睡吧。”乔一帆低着头扯过被子躺下。

“……”这是被嫌弃在床边的安先生。

恋爱是奇妙的改造人的过程。

安文逸在待人处世上更温和了一点,全战队的人都发现了。但是方锐大大有一段时间总会觉得背后凉凉的,总感觉有人在看着他。魏琛说他是坏事儿干多了,心虚的。方锐瞪着他真诚的双眼辩解,叶修在旁边吞云吐雾笑看两人斗嘴,眼神虚虚地朝安文逸瞟了瞟。安文逸一脸自然地给陈果递水,假装什么也没看到。

乔一帆则表现的更明显了一点,他本来训练就很勤勉,现在还给自己安排加练,叶修劝他不要过分,他乖巧点点头。原本阵鬼就是个辅助性比较强的职业,乔一帆最近倒有点锋芒毕露的意思,但在模拟赛的时候又能猥琐的起来,方锐点着头说小乔潜力很大。刚才在比赛中被乔一帆抓住机会虐了的莫凡从电脑后探出脑袋,抛出一个不甘的眼神。

周末的比赛里,阵鬼眼观六路与牧师配合无间,打完之后两队握手的时候对方的队员脸色都有点发白。

两个人在一起了之后生活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照旧是训练比赛。不过喜欢的人就在身边,一举手一投足之间都是足够的甜蜜。乔一帆觉得每天都像是抹了蜜,金黄透亮,甜的牙都酸。

有时候是一个甜蜜的吻,有时候是一个会心的笑,有时候是个温暖的拥抱,天气一点一点热起来,但是两个人仍旧黏在一起,丝毫不在意夏季袭来的热度。不过他们也不出门,都是在空调房里呆着,对季节的变化都有点麻木了。不过安文逸不能在午后出去散步了,没有了独自思考的空间,但是他并没有觉得遗憾,现在跟乔一帆在一起的每一分钟他都觉得甘之如饴。

好肉麻,他想,但是就是控制不住啊。就像个第一次恋爱的毛头小子一样,恨不得把幸福的笑容每天都挂在脸上,真可怕。

乔一帆某次提起大顺斋的糖火烧,第二天就在自己桌子上看见了。他一脸惊喜以为安文逸像某些文里面的霸道总裁一样飞回B市给他买的。结果安文逸只是指了指淘宝,还把交易记录给他看。乔一帆感觉到了某种幻灭。

后来安文逸在乔一帆手机里看到了柳非传给他的小说,从此以后他坚决不允许乔一帆再看柳非推荐的小说了。

乔一帆一边吃着糖火烧一边吐槽,“我那会儿还想呢,你要跟你女朋友复合了,那谁陪我去吃大顺斋啊,所以回了B市你还得陪我去,别想拿网购的来糊弄人。”

安文逸凑过来就这他手边吃了一口,甜的发腻,他回答:“行,您想吃多少小的都陪您去吃。”

乔一帆玩心大起,“小安子,跪安吧!”

紧接着就被小安子按住吻了结实

评论(12)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