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一路同行09

※啊,要飞升了,天国纯洁而又美好啊。

※尽情地,提意见吧,躺平死


09.

四月一号是个特殊的节日。

方锐一大早起来就坐在训练室靠门的地方,看见人进来就对着人家说“你鞋带开了”“裤子拉链没拉”“脸没洗干净”等等话。

许多人都上了当,包括无比猥琐的魏琛。但是到叶修这儿的时候,他回复了一句,“是吗,你牙里有菜叶。”于是方锐去找镜子看他牙里哪里有菜叶了。

大家都用同情的眼神看着方锐,叶修指了指他说,“所以,要破解猥琐流,就是比他更猥琐。”

换来陈果的一声吼,“不要教坏小孩子啊!”

安文逸还没回来,乔一帆一上午的训练都有点心不在焉。而此时在B市的安文逸正在堵车的路上,于是错过了第一班飞机。

十点多的那一趟既然错过,安文逸也不慌了,改签了下午十二点多的一班,时间还早,找了附近的快餐店坐下,刷微博。

乔一帆最近也没更新什么,昨天也只是几条转发,时间是训练结束后睡觉之前那段时间。那段时间他往往刚洗完澡,发梢上还带着水珠,脖子上挂着一条毛巾,有时候还会装作不经意的瞥自己的电脑屏幕。安文逸想到这里,刚刚压抑下去的思念心情又开始冒泡,咕噜咕噜。

于是他去点了一份套餐。

看着餐盘里那杯可乐,他想起了上次乔一帆对他讲过的吃冰块壮举。嘴角不自觉的扬起来,勾地旁边小姑娘偷偷瞄了好几眼。

安文逸用最快的速度喝完了可乐,掀开盖子发现冰块融化的所剩无几,他不在意地仰头倒进了嘴里。牙齿受到了一瞬间的刺激,他打了个激灵。刚才偷瞄他的小姑娘被惊呆了,正保持着一个张大嘴的面部表情看着他。安文逸也注意到了斜对面的小姑娘,有点尴尬的低了低头,赶紧把冰块咬碎吞了。

有点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的错觉,他想,还有,是真凉啊。

坐在他斜对面的小姑娘犹豫了好久,视线在安文逸脸上停留一会儿又迅速移开,最后好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站起来走到了安文逸面前。

“请……请问是小手冰凉吧,啊不是我的意思是,您是安文逸……先生吗?”小姑娘脸红着说。

安文逸没惊讶,之间就觉得可能是被认出来了,但是他没想到自己都能被认出来,所以她点着头说是。

姑娘的眼睛一下子弯起来,匆匆忙忙从包里掏出一个小本子和一只圆珠笔。“请您给我签个名吧!”满脸的期待。

安文逸接过了小本子,翻开一页认真的写上了“安文逸”三个字。

姑娘看他写完小心翼翼地把本子收进了包里,有点纠结的问,“能……能合影吗?”

安文逸也是第一次遇到粉丝,不知道这种时候答应合影合不合适。但是看着姑娘小心翼翼又纠结的样子,他笑了笑说好。姑娘也不含糊,凑过来就自拍了一张,也没在乎角度什么的,像是得了宝贝。说了好几声谢谢才蹦蹦跳跳地走了。

安文逸坐下继续啃汉堡,不久之后就觉得周围人投在他身上的视线变多了,他皱了皱眉。Pad一直一闪一闪提示他有消息,他啃完汉堡才拿起来看。打开微博,就看见自己被@刷了屏。刚才的姑娘估计是克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把合照放上了微博,还艾特了他。

安文逸赶紧收拾起手机和pad,拎起包就逃出了快餐店。眼看登机时间也快到了,他在候机大厅坐了一会,还把头埋的低了点。上了飞机安文逸准备补补觉,丝毫不知道那张合照引起了某人心里的轩然大波。

上林苑上午的训练完成,苏沐橙正在看电脑,笑吟吟地说小安被人抓到啦。她这一说,众人都凑过去看她的电脑屏幕。一张有点模糊的照片,上面女生的脸正紧紧贴着安文逸的脸,两个人笑的都有点傻气。微博的内容也很简单,“我是你一辈子的脑残粉!”虽然微博内容没有提到地址,但是微博定位显示这来自B市某个地方。

乔一帆心里顿时咯噔一声,这是他跟他前女友?这是他第一个想法。他们复合了?这是他第二个反应。呵呵,真好。这是第三个。第三个念头刚刚一闪而过,乔一帆就反省起来,这嘲讽的口气是怎么回事,应该真诚的祝福才对,真诚的真诚的真诚的。一连说了三遍真诚,也没扭转那呵呵的口气。

乔一帆默默回到自己座位上坐着,点开了微博。找到那条微博,转发,“祝你们幸福!”还带了叹号,就怕别人知道他不真诚似的。

不知谁问起安文逸什么时候回来,陈果说他没赶上第一班,应该会订下一班,方锐顺手搜了搜,回复,应该是两点多那趟吧,傍晚就能回来。陈果念叨着要报销路费,大家都笑呵呵地调侃起她。所有人都在笑着,除了难度较大的莫凡,和一脸失神的乔一帆。

他有点搞不懂自己了。

室友有女朋友了,谈恋爱了,自己怎么会不开心呢。他给自己找理由,那样他就不能光明正大地跟他一起回B市吃好吃的了,那样出门就是三人行了。就是,他还没带我吃大顺斋糖火烧呢!结果自己越想越没底气,不是因为这样。

真正的原因是什么,乔一帆不是不知道,他只是不敢想。

日积月累,一点一滴,乔一帆不是木头人。他只是不敢。

赛场上的互相配合,赛场下的互相调侃。胜利时的一个眼神一个微笑一个击掌,失败时一个拥抱一个握手一个拍肩。他自己不是没有感觉的。

但是这份感情有点太惊世骇俗,他只敢把自己放在队友室友的位置上,无限地对安文逸好。队友室友这个身份很好,时间一长,连我自己都适应了,连我自己都差点被自己骗了。还有什么不满足,能站在他身边,甚至能独占他训练后的所有时间,这还有什么不满足。

所以不去想,对两个人都好。他就做他的小手冰凉,兴欣的好队员。我就好好教他做手操,赛场上还能为他铺下无数鬼阵,这样多好。

他们是兴欣的盾与矛,他们配合在一起破敌万千。前途光明,这样多好。

但是,他现在身边有了别的人,能让他正大光明带出去吃大顺斋的人,能让他坦然地说着喜欢的人,能让他……感受到爱的人。

有人拍乔一帆的肩膀,乔一帆木木地转头,来人一脸茫然,“你这是怎么了?”

“我没事啊”他扯开嘴角笑。

我就是难受一点而已。

“今天愚人节,你这孩子这么老实肯定不会骗人,来来让哥给你群发个短信逗逗他们。”

还没来得及阻止手机就被抽走了。

不知道发了什么又被还了回来。

乔一帆还在愣神过程中,拿到了手机还是呆呆的。

“一会儿开始训练,方锐大大别摧残我们兴欣的未来了行么?”

手机震动了几下,乔一帆划开,是高英杰的短信,里面用几个符号表示了他此刻的心情,“???!!!!!!”紧接着又是一条,“一帆你被盗号了?!”

乔一帆苦笑着,肯定是刚才方锐不知发了什么恶作剧,只好回复,“愚人节快乐”。

过了一会儿高英杰才回复,“愚人节快乐”,后面带着个苦笑的表情。

安文逸下了飞机才打开手机,先是一堆消息提示,他关掉微博才发现有新信息。几条广告,一条来自乔一帆。他优先打开乔一帆的信息,眼睛一下子睁大了。他拔腿就朝外面跑,随便拦了辆车报了地址往上林苑赶。

他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冒出这么一句话,“感情就是这么残酷,那一刻你没有出现,就真的不用再出现了。”或许有点与这个情景不符,但是很符合他此时的心情。如果有翅膀,他一定飞到乔一帆身边去了,好想见到他,好想尽快见到他。

出租车在拥挤的车流里缓缓前行,安文逸前所未有地感觉到时间在他身边缓缓流动。焦虑和激动的心情满溢出来,充斥在这个小小的空间。午后的阳光从车窗玻璃上透过来,投射在他身上染出一片热度。这点热度浑身乱窜,把额头都烧出一点汗。

安文逸摊开手心,手机被他攥地紧紧的,染上了一点汗渍。他划开手机,反反复复地看着那条短信。

有点激动过头了啊,他提醒自己,又不是第一次谈恋爱了,拿出点理智来。于是他推了推眼镜,又恢复成了平时的精英模样。

到了上林苑门口,安文逸已经平复了那份焦躁的模样,付了司机钱,缓缓走进上林苑。他在楼下徘徊了一会儿,不知为何有点胆怯,于是掏出手机,拨了乔一帆的号码。

“喂,安哥?”

“嗯,是我。”其实听到乔一帆声音的时候就快高兴地跳起来了。

“你是不是看到短信了?”

“我看到了。”

“那个,不好意思啊,方锐前辈拿我手机群发的,那个,愚人节快乐啊。”

信息量有点大,愚人节?群发的?方锐?

“乔一帆,你现在下来一趟。”

“啊?安哥,我下来?哪里?”

“下楼。”

“安哥你别逗我了,你现在还在B市呢吧,就算是愚人节你报复我,也该想个好一点的啊,我不下去,还要训练呢。”

“我就在楼下,不信你到窗边看,看完了就下来。”

乔一帆心想开什么玩笑一边真走到窗边探出头往下看了,楼下果然有个人,背着包,看不清,但是他抬起头也在往上看。

真的是安文逸!

乔一帆的心突然噗通了一下,知会了叶修一声就哒哒跑出去按电梯。他在电梯门口一边跺着脚一边看着显示楼层的数字慢慢往上爬。终于在他这一层停下的时候,他冲进去按按钮的手都有点抖。

好像会被质问,再不然就是会被骂?他好像挺生气的?啊,还从没在愚人节捉弄过人,这次的效果还挺成功,虽然不是自己做的,乔一帆想。

大不了等他生气完了再解释吧,他握了握拳头给自己打气。

安文逸正站在楼层门前等乔一帆,乔一帆刚从电梯出来就看见了那个站在门口好像门神一样的身影。克制了一下冲回电梯的冲动,他抖着嗓子打了个招呼,“安哥,回……回来了啊?”

胳膊被捏住了,乔一帆疼地皱了一下眉,那只手的力道立马松了,改握他的手。

安文逸拉着乔一帆在小区里走,走着走着乔一帆就知道了目的地,小区的亭子。果然,到了休憩的小亭子安文逸就松开了手,率先走进去坐了下来。乔一帆脚步磨磨蹭蹭,也坐了过去,他在想要不要先道歉。谁知安文逸先说话了。

“我……下了飞机,就看到了短信,我很开心,所以马上打车赶了回来,或许这件事情对你来说有点不能接受,但是我想如果我现在不说,以后我的理智会告诉我,永远不要说。所以我想趁着我现在的冲动没有消失,我想告诉你一件事儿,你冷静点听着,我喜欢你,乔一帆。”

我喜欢你,乔一帆。

乔一帆的脑子里像炸了个烟花,他原本准备的道歉的词句全被炸到九霄云外,只剩下满脑子的灿烂光景和火药燃烧的味道,热烈而又不真实。

许久他才像找回了语言能力一样重复,“你你你你你喜欢我?”

安文逸笑着点头,“是啊,我喜欢你。”

“你你你你报复心真真真真重,我我我就骗了你一次,你还把我叫下楼来骗。”乔一帆结结巴巴,整张脸一直红到耳朵尖。

“我没骗你。”

“我是真的喜欢你。”

乔一帆两只手纠结在一起,头低着声音都抖了,说话的音调都变尖了,“你不喜欢我,你有女朋友。”

安文逸一头雾水,“我没有女朋友。”

“你有,微博上我都看到了,你别来逗我了,安哥。”乔一帆两只手分开来在膝盖上握成两个拳头。

安文逸恍然大悟,叹了口气,伸手去揉小阵鬼的脑袋,“那是个女粉丝,在快餐店碰到合影的,你看到了?”

乔一帆红着脸抬起头,眼睛睁的大大的,“真的?”

安文逸一边安抚着他,一边点头。

“那我,那我也有话对你说。”乔一帆下定决心一般。

安文逸提起背包,“你的话留着以后说吧,我们现在应该回去了。”说完,率先走出亭子,把一个愣愣的乔一帆留在了里面。

安文逸已经走出好远之后,乔一帆才反应过来咬牙切齿地腹诽,他就是在意!就是在意我骗他这件事!

安文逸面带微笑走在前面,心里暗暗庆幸,还好不是单相思,乔一帆的反应已经足够说明一切了。

晚上两人睡觉之前安文逸好像想起了什么,问正在铺床的乔一帆:“你说下午的短信是群发的?”

乔一帆嗯了一声,顿时觉得后背发凉,有点不敢回头。

所以我说了是方锐前辈拿我手机发的嘛,安哥你的重点不对啊!晚些时候被某小心眼牧师塞了满嘴冰块的人内心哭诉着。


评论(14)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