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一路同行08

※本章私设严重

※慎重点开

※有意见欢迎找我交流,打人不可以

※下章应该就是感情线突飞猛进了吧,或许

08.

飞机到达B市的时间也不是很晚,安文逸拎着不重的包出去打车。几个月前他跟乔一帆冬休一起回来,那个小迷糊还围走了自己的围巾。此时身边空空,春天夜里的风不温柔,带着冷意浸透全身,这让安文逸心里冒出了句物是人非的感慨。

他回来之前给寝室哥们打了电话,他不准备回家,想在学校寝室对付一晚,明天一早签完表格赶最早的飞机回H市。

安文逸到达学校门口的时候,时间才堪堪走到十点半,这点儿距离门禁还有一个小时。安文逸背着包往楼上走,走廊里灯泡坏了一个,阴暗不明的,他摸到以前住的寝室,还礼貌地敲了敲门。原本叽叽喳喳的声音立马停了,过了一会儿才有人来开门。开门的人一看是他明显松了口气,“老安是你啊,吓尿哥几个了,还以为又是学生会的突击呢!”

安文逸木着脸往里进,寝室里三个汉子都围了上来。

“前几天打神奇呢吧,又赢了啊!”

“你说你要回来也不提前通知我们一声,我们得准备准备把你供起来啊。”

“看咱们大神还是这么帅!”

三个人调笑着给安文逸拉椅子,递水杯。安文逸环顾了一下寝室,问道:“舍长和老二呢?”

舍友一回话,“我们这眼看快毕业了,舍长和老二都去外地实习还没回。”

安文逸沉默了一会儿,“我今晚跟谁睡啊?”

三个人立马狗腿地凑上来,“皇上今晚翻谁牌子,就跟谁睡!”

安文逸被恶心到了,摆摆手,“莫要放肆,都给朕退下!”

他最后睡到了舍长的床上,瞪着视线里模糊一片的天花板。躺下好久还是没人睡着,有人问了句,“老安,你准备打到什么时候?”

安文逸没说话,这个问题他至今没想出答案。有人见气氛尴尬,在黑暗里笑了几声岔开话题,“先不说这个,老安你这次回来还是为了那个谁吧,怎么着,她看你用她账号卡成了职业选手,按捺不住了?”

安文逸捏了捏眉头,“你们谁知道她是怎么回事,抽了什么疯?”

舍友一猜测,“没听说啊,她不是一直在学生处呢么,听说是想留学校,所以跟里边老师走的近了,好多事儿让她帮忙干。”

安文逸叹了口气,知道自己这回真是回来错了。睡在他对过的兄弟听他叹气,乐了,“行了,要是真不乐意你就跟她说明白,多大点事儿。”

“就是就是”有人附和,“你什么时候把叶神签名给兄弟搞来一个那才是大事儿!”

“方锐大大也不错啊,我就是他的粉儿你知道的啊!”

“滚蛋老三,昨天还吵着你要去跪黄少天呢!”

安文逸翻了个身,在舍友们的吵闹声中渐渐睡着了。他的脑子有些转不动,眼前一会儿是他前女友,一会儿是乔一帆。

第二天一早他就起来了,在战队里训练出来的良好作息发挥了作用。舍友还睡成一片,他想找个活人打声招呼都没有。无奈之下他只好拎起自己的包,离开了寝室。

学生处八点开门,他卡着时间到了。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声进来。他一推门进去,心想,得了,一大早就刷到大BOSS,这人品。

某人前女友正端坐桌前,嘴角噙着笑看着他。

安文逸坐也不坐,保持着点距离说:“你把要填的都拿出来,我一会儿的飞机还要赶回去。”

他前女友也听话,老老实实拿出一沓东西让他签字。也不说话,只是看着他笑。安文逸假装没看到,爆了手速签字。终于签完了交给他前女友看了看,女生把各种文件收好,笑着说,“你着急走吧,但是你走之前,能不能陪我走走?”

安文逸没拒绝,他觉得有些话该说清楚,给彼此一个交代。

女生跟安文逸交往了不到半年,偶然一次讨论去路的时候女孩说要南下,坚决的不得了,她以为安文逸总会迁就她。但是安文逸很冷静地表示他要留在B市,不会跟她南下。既然决定的方向不同,也根本不必上演毕业分手的戏码,女孩干干脆脆跟安文逸分了手。她心里清楚,她如果不提,安文逸也会提,而且他还是为了保全女孩的尊严,给了她主动权,不要白不要。

小手冰凉的账号卡丢给了安文逸,理由是谁爱玩谁玩,这个本来就是为了陪你的。安文逸也没有什么芥蒂的接了,说不难受是假的,但是他知道长痛不如短痛这个道理。泡在游戏里麻痹神经,假装自己没事。但是时间一长,还真不在乎了。

小手冰凉的账号卡甚至被他带进了职业联盟,如果不是现在它的前主人正在自己身边,安文逸连这个都会记不起来。

女生的开场白也简单,“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一下子把安文逸噎住了。

女生等了一会儿没得到回答,自顾自地笑了起来,“不想让我知道吗?其实我也没有恶意,只是想了解一下你过的怎么样而已。”

安文逸有点尴尬的扶了一下下滑的眼镜,“如果你还看荣耀的比赛,就能大概知道我的情况。”

女生点了点头,“有你的比赛我都看。”

然后又是尴尬的沉默。

安文逸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对着女生欲言又止。女生也看见了他这副坐立不安的模样,但是她不说话,就等着安文逸点破。

安文逸到最后也看出来了,女生只是在拖着他,好像在开一个恶劣的玩笑。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先走了,我们就这样吧。”

女生听他说完这句好像突然被点着了,“什么叫我们就这样吧,请问这样是哪样?”

安文逸眉头皱了起来,他不懂女生为什么突然就生气了。他多走几步,做个手势,表示到旁边的廊道里谈。女生也不扭捏,走了过去。

“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也希望你不要误会。这次你回来签的那些的确是需要你本人签字,并不是我故意刁难。”

“你这个人永远不会直说是怎么一回事,因为你在做什么决定之前就已经理智地思考过了后果。所以你要做什么,没人能改变。”

“我只是觉得很受挫,当初跟你告白也好分手也好,都是在你掌握之中,虽然你没说过一句,都是我说的。但是这场恋爱给我的感觉都是算计好的。”

“安文逸,你这种性格就像是冷冰冰的机器,我甚至怀疑你根本没有喜欢过我。”

“怎么,无话可说了是吗?”

“…………”

安文逸长出了一口气,“我喜欢过你的。”

“但是,对不起,我不能跟你复合。”

“我有喜欢的人了。”

女生仿佛没料到他会这么说,有点失态地张大了嘴,“你……”

这条路很难走,如果是我一个人走呢。我从不会对我自己遮遮掩掩,所以我坦白,我喜欢他。

“我没想过跟你复合,但是你直说出来,我很高兴”女生说。

原来我一直是个不直率的人吗。

“喜欢谁就主动去跟人家说,你知道对一个姑娘来说主动表白多么困难么。”

我会跟他说的。

“那么,再见了。”

“再见。”

太阳被建筑物遮住,廊道被绿色的藤蔓缠满,穿堂风带着凉意柔柔吹过。安文逸心里尘埃落定,头脑里一片安静,某个人的身影渐渐清晰起来,某个场景像被拍下来一样定格在脑海里。很想回到他身边,什么也不说,看着他睡觉都可以。

远在千里之外的乔一帆在睡梦中翻了个身,今早没人叫他起床。

评论(8)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