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一路同行06

06.

高英杰在短信里的意思大概也是问什么时候回H市,有没有时间聊聊之类的。乔一帆把手机放手里握了一会儿,还是回复,“在训练营附近那家经常去的奶茶店见吧。”

发布会开完,兴欣一群人浩浩荡荡往大巴那边走。乔一帆叫住陈果,不好意思地跟她请假,“陈姐,我有个朋友,能见见吗,我会回酒店的,明早就跟大家一起去机场。”陈果嘱咐了他注意安全,大手一挥就放人了。

安文逸走上大巴之后才看见乔一帆还留在外面,跟陈果说了什么就往别的方向去了,应该是去找高英杰了吧,他扶了下眼镜,找了座位坐下。

微草训练营不在微草俱乐部里,但是跟微草俱乐部之间的距离也不远。高英杰和乔一帆还是训练生的时候,有时会到这附近的奶茶店喝果汁,谈的也没有别的,全是荣耀。

高英杰那时就很腼腆,面对着奶茶店的果汁单会犹豫很久,但是店主一旦盯着他,他就会匆匆把单子推给乔一帆,让他先点。

他们俩固定坐在一个角落,悄悄讨论着最近一周的比赛,或者是今天训练的内容。声音从低到高,直到店主都把目光投过来。乔一帆会歉意地朝他笑笑,然后低下头,声音重新又低下去。

乔一帆坐在出租车上,看着车窗外匆匆划过的夜景,思维不受控制地想以前在训练营时候的事情。

高英杰从被发掘以来就被内定为王不留行的接班人,王杰希有时也会来训练营亲自指导他。但是高英杰很内向,这样的重视让他感到压力,乔一帆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每次跟高英杰对战结束,他都会由衷地说一句,“英杰,你真的很厉害啊。”高英杰这时就会不好意思地笑笑,没有一点骄傲的样子,这样的人很难让人讨厌。

乔一帆也无法嫉妒他,只是羡慕着他能受到王杰希的指导和战队的重视。

高英杰和乔一帆同时被选进战队,一个受到全队的重视,一个被全队忽视。乔一帆自然也是有他的过人之处的,不然也不会从训练营被选出来。王杰希也点着头对他说过“不错”。很长一段时间里,乔一帆一直相信,只要自己努力,总会有站在比赛场上的机会。跟高英杰一起,跟这个他最好的朋友一起,创造属于他们的王朝。

但是,所有的这一切都止步于想象。

高英杰每天跟乔一帆一起训练,他们之间的对战越来越少。王杰希对高英杰的1V1指导赛偏多,高英杰的成长迅速,乔一帆也为他感到高兴。可是他同时也慢慢怀疑起来,自己能做什么。没有出场机会,甚至在网游里去堵杀一个玩家都会被杀的手足无措。虽然后来知道那是叶修。但是,那时候的乔一帆真的很茫然,他的梦想,他的荣耀,就只能是这样吗?没有人重视,没有前途,什么都没做就被战队放弃。

明明不应该是这样的啊,我和别人一样,都这么地热爱着荣耀。

你可别把荣耀想的太简单了啊。叶修说。

乔一帆有时自己回过头去看那段时光,都会忍不住笑着摇摇头。自己孤注一掷地在全明星上挑战李轩,失败了之后大脑一片空白,好像有人要把荣耀从他生命里掐掉一样。但是有个人在暗黑的通道里教训他,从没人这样教训过他,他被叶修从一片惨白的世界里拉了回来。既然那个人都能回来,我还这么年轻,我为什么不能重新开始。

那届全明星结束,高英杰微妙地觉得乔一帆哪里变了。说不出来,问他的时候他也只是笑笑,想说他训练不认真,可是训练的时候他明显跟大家一样,很专注。战队表示无法续约的时候,乔一帆甚至轻快地去收拾了行李,脸上是说不出的快乐轻松。队里的账号卡他放在桌上,把自己抽屉里的一张卡收起来,珍惜地装进了口袋。

高英杰一直送他到俱乐部门口,他一直担心着乔一帆的去向,但是对方却没有这个自觉。笑着摆手再见了之后,坐上出租车毫不留恋地离开了他们一起训练了最初几年的地方。

高英杰后来知道他是跟叶修去打挑战赛了,甚至兴欣在B市跟嘉世决赛的时候他还去看了,但是他看着那个在赛场上谨慎布置着一个个鬼阵的一寸灰心底一片陌生。这是一帆的阵鬼?他真的放弃了练了那么久的刺客,自己跑去网游里练了这个小号?

高英杰在那个瞬间感觉到乔一帆距离他前所未有的遥远,就像是要重新认识这个人一样。原来我从来没有好好了解过一帆吗,他突兀地冒出这样一个想法。可是我是跟他一起从训练营到职业战队的啊。

乔一帆去了H市之后两个人的联系不可避免地减少了,时间和距离足够让两个人之间产生陌生的疏离感。节日偶尔发来的祝福的短信,生日里一句简单的生日快乐。冬休期间两个人都没抽出时间聚一聚,彼此的世界错开,唯一的交集,只剩下荣耀。

现下却连在荣耀里,他们都要经过一番恶战才能心平气和地聊天。

乔一帆到奶茶店的时候高英杰已经点了一杯西瓜汁在喝,而且心不在焉地喝掉了一大半。乔一帆坐到他面前的时候他才抬起头来,惊喜地说:“来啦!”

乔一帆点了杯可乐,看着高英杰百无聊赖地戳着杯子里的吸管。

“一帆你现在真的变得很厉害啊!”过了许久,他这么说。

乔一帆正在喝可乐,听他这么说,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英杰你才是啊,又进步了,很厉害。”

高英杰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可是没有队长在场上,我也什么都做不到啊。今天你也看到了,队长离开了,我们都很茫然,我知道应该稳定下来,总会有办法,可是我根本不知道,办法是什么。”

“队长对微草的意义,对我们的意义,超出了一切,而我接着队长的庇护,从没有真正地肩负起带领队伍的责任。”

“如果不是今天的比赛,我根本不会有机会知道这些。”

乔一帆的可乐喝到底,吸管发出嘶嘶的气流声。他听高英杰说完,撑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英杰你从过去就是这样”乔一帆说。

“你很清醒,知道自己的不足在哪里然后就会想办法去弥补。犯错也只要一次就能记住,不会再犯第二次。”

“你一直都很清楚自己想得到什么,也知道自己是什么位置。”

“大家对你的期望很高,你即使觉得压力很大却也能对得起大家的期望。”

“但是我跟你不一样,我一度不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微草没有我的位置,所以我离开了。但是你是王不留行的接班人,你要变的更坚强,支撑起整个队伍,像队长一样。”

乔一帆把吸管拿在手上打了个结,“我跟叶修前辈在网游里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变成职业选手,能不能回到联盟里。但是这些都不重要,我选择了阵鬼,我很适应这个职业。我跟其他从开始就训练这个职业的选手不一样,所以我要比他们更加努力。”

“加油吧,我们都要加油。”

他仰头把杯子里剩下的冰块一口气倒进嘴里,全部咬碎了吃掉,发出咔嚓咔嚓的痛快声响。

“我跟队里请假出来的,明天的飞机就要回去,现在太晚了,我回酒店去啦。”乔一帆站起来,拍了拍高英杰的肩膀,“先走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他走出去的步子轻松,就像离开微草的时候一样,好像前面是一个光明的未来。实际上外面只有路灯昏黄的灯光,除此之外就是看不透的黑夜。

高英杰面对着两个空荡荡的杯子,有点反应不过来,他记得乔一帆从不喝可乐,而且也从没见过他那么豪迈的嚼冰块。他盯着那个打结的吸管,脑子里好像也被打了个结。大脑就像数据库,他查询不到现在乔一帆的任何数据,他所守着的只是过去,但是乔一帆已经轻轻巧巧放过那些过去,朝着目标大步地往前走了。

不能落后啊,高英杰也站起来,大步地走出了奶茶店。

乔一帆回到兴欣下榻的酒店的时候,夜已经快过半,他咬过冰块的牙齿酸酸的难受,但是想想自己在奶茶店的那番举动还是挺刷帅气值的。他带着傻笑BUFF刷卡进了房间,安文逸在床上拿着pad刷微博,看到他那一脸的傻笑好像看到了鬼。

“别笑了,好像唯恐天下不知你大半夜通敌去了。”

“安哥你有点职业素质行不行,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场上对手场下朋友?”

“好,看来你跟你那位好友相见甚欢啊?”

乔一帆一边利索岔开话题,一边找杯子倒热水,“吃了一肚子冰块,牙疼!”

安文逸:“?”

于是乔一帆讲了他怒嚼半杯冰块的壮举,某牧师抱着pad笑的不能自已。

“敢情您觉得帅气值该这么刷啊?”

让您见笑了,瞧京腔都出来了。乔一帆抱着热水杯子不说话。

但是吃冰块的确挺爽的,如果只考虑口感的话,不过对牙齿耐久的挑战性太大,他想。

评论(1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