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一路同行05

05.

兴欣这个周客场挑战微草。

五天前高英杰生日,乔一帆发了短信祝他生日快乐。周末在机场准备飞B市的时候,高英杰也发短信问了航班号,乔一帆还没来得及回复,陈果那边就喊着登机了。

本赛季第一次对上微草的时候,输了。虽然输了,但是大家心态都算是良好,复盘之前乔一帆小心翼翼给全员倒水,安文逸给他递眼色让他坐下,他不由自主的瞅了一眼唐柔,被后者的微笑下了一跳,赶紧坐到了安文逸旁边,准备复盘。

这次客场打微草,大家准备了一个周,战前准备就四个字,“简单粗暴”。

乔一帆心情倒是比起上一次打微草的时候平静多了。上一次在萧山体育场,他多少是存了一些要证明自己的意思,向抛弃他的微草证明,自己可以。但是这次他只想为自己的战队赢得胜利,仅此而已。

安文逸把赛程发给了他爸,所以安爸安妈决定买票去看这场比赛。安文逸打电话的时候乔一帆就在旁边,也听到了,他提醒安文逸有内部票可以拿,但是安文逸摆摆手。

“妈也去吗?”

“两张就好了是吗?”

“我们队叫兴欣,对,这次是客场。”

“会不会赢的,那要比赛结束才知道吧。”

“当然有信心,我们会赢。”

“比赛结束就要回杭州,不一定能见到。”

“不方便,你们看完就回家。”

“那,就先挂了,队友要休息了。”

挂了电话他才对乔一帆解释,自己的父母一定要自己买票,有点无奈的口吻。

自己只会在团队赛出场,父母肯定连哪个是自己都不知道,安文逸叹着气想。

比赛当日全员正在休息室里等上场,有人敲门。陈果开门,原来工作人员安排他们列队准备上场。

叶修是队长,是站在最前面的,乔一帆对前辈一向谦逊,他跟安文逸一起站在了队伍稍后的地方。微草已经列队完毕,王杰希打头,站了整整齐齐一队,高英杰正在队里偷偷往兴欣这边看。乔一帆起初是没看到的,站在他身后的安文逸拍了拍他的肩膀,指了指高英杰的方向,乔一帆才看见自己的好友对自己做了个加油的手势。他连忙招了招手,微草那边却已经开始出场,也不知道高英杰有没有看到。

个人赛进行到第二场,乔一帆已经在准备上场了,瞄了一眼大屏幕,看到了高英杰的名字愣了一下,然后朝微草选手席远远一望。心里有点空,但是迅速调整过来,陈果叫着“一帆加油”,他微笑着点点头,平静地走进了比赛台。

赛前他跟安文逸闲聊的时候也聊起来过,在比赛里对上高英杰怎么办。安文逸挑起的话头,他说:“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团队赛里肯定会遇到的。这次你打个人赛,遇到了你会怎么办?”

乔一帆按着他那个网购来的迷你打地鼠心不在焉,“还能怎么样,全力以赴,赢得胜利呗!”

安文逸抢过他那个迷你打地鼠自己玩了起来,头也不抬继续犀利发问,“那不是你的好朋友么,你下的去手?”

乔一帆被抢走了练手速的小玩意,索性仔细思考起这个问题来。

“虽然是好友,但是在比赛里放水也太不职业了吧?”他说。

安文逸把困难模式调成简单模式,“那个高英杰怎么说也有天才之名,乔一帆同学你刚才说什么,放水吗?”

乔一帆当做没听见,凑过去看安文逸打地鼠,“胜利当然是谁都想要,不管对手是谁。再说了,我们那个时候也想过一起站在场上啊,虽然这个形式跟想象的不同,但是也算是都在同一个比赛场上。安哥快点那边漏了一个!”

简单模式当然难不倒安文逸,“你别在这捣乱啊,那边没有我看见了,喝你牛奶去。”

那明明是我的打地鼠来着?乔一帆喝着牛奶心想。

赛场上形势瞬息万变,谁都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回忆和多愁善感。

高英杰或许有很多话想对乔一帆说,但是他打字的时候,乔一帆已经操作起一寸灰默默观察起了地形。

你有你的追求,我有我的,但是我们都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胜利。

乔一帆面对着木恩可以说是冷静的过分,就像是在微草时两个人私下里的练习赛。他了解木恩,虽然高英杰的成长迅速,但是乔一帆了解他这个人,了解高英杰的想法。但是高英杰却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个好友在想什么。甚至不知道他这个好友在微草时就已经用阵鬼在网游里跟叶修鬼混。

一帆他,到底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不知道,完全不知道。

一个接一个的鬼阵,谨慎的走位和声东击西,这是一帆的打法吗?

最后木恩深陷鬼神的夹缝之中,看着一寸灰从残存的柱子背后大大方方站出来开始了吟唱。高英杰心里的那些残留的回忆已经全被震惊占据,一帆的阵鬼,这么强吗?

乔一帆一直紧紧盯着屏幕里木恩的血条,直到被洗去最后一点,木恩倒下,荣耀跳出,他才松了口气。

赢了。

换做以前,乔一帆可能还会想,我打败了英杰,打败了微草的天才,我可以。他之前总是急切地想对世人证明什么,但是此刻他心中只剩胜利的喜悦。帮助队伍取得一分,赢下比赛,仅此而已。

从比赛台里出来,他对着高英杰友好地笑了笑,然后吵兴欣那边走过去。队友们说着“打得不错”“继续加油”,他有点羞涩地笑着,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安文逸等他坐下才拍了拍他的肩膀,凑过头在他耳边说了句“厉害”。

乔一帆耳朵嗖的红了,对接下来上场的莫凡说的那句加油都没说好。

擂台赛因为王杰希的守擂,唐柔到底是有些经验不足。准备团队赛的时候,乔一帆弱弱重复了一遍叶修队长的简单粗暴战略,“我们主练的不就是主攻王杰希吗”,成功噎住了陈果。

安文逸首发,乔一帆第六人。往比赛台那边走的时候,安文逸还往看台转了转头,不知道父母能不能在穿同样衣服的一群人里,看到自己。

团队赛兴欣众人彻底贯彻赛前制定的方针战略,对着王杰希猛攻猛打,最后用寒烟柔和海无量的牺牲换走了王不留行。寒烟柔和海无量倒下的时候,安文逸手下不停,迅速收缩。叶修知道强攻王不留行肯定会付出惨痛的代价,在这样的情况下以安文逸的水平没办法进行稳定的治疗,所以这样的交换在预料之中。

等我们的阵鬼来吧。送给没有王不留行的微草一份大礼。

小手冰凉两个神圣之火,第一个送给了王不留行,虽然没有封印住魔术师的攻势,但是声东击西却成功打断了飞刀剑的攻势。第二个送给了独活,时机准确,出手及时,独活技能沉默三秒。

兴欣成功撑到一寸灰到阵。

暗阵,冰阵,炎阵,瘟阵。

高英杰稳定着心神,看着一寸灰吟唱着鬼阵,一丝不苟不留破绽。该怎么做,他不知道。但是他在努力,但是他对王不留行不在场上的局面完全不熟悉。

君莫笑的一个捉云手就打破了微草多出一人的优势,木恩强行闯入鬼阵想救,奈何那里可不止一个人。

一寸灰掩护小手冰凉,就像他们练过的许许多次一样,小手冰凉依凭着鬼阵的加持,平稳地站桩治疗,他或许的确是兴欣的短板,但是一旦能发挥出他的优势,他就会抓住难得的机会做到完美。站桩治疗是他最擅长的,他不会失误,光明之证再次举起,迅速拉回君莫笑的血线。

荣耀!

互相致意结束,回到休息室安文逸就接到了母亲的电话,二老果然不知道哪个是他,但是知道是兴欣赢了,高兴地不得了。安文逸对着电话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他看了一圈休息室,默默坐到了角落里乔一帆的身边。

乔一帆不知道在想什么,呆呆愣了一会儿才发现身边多出了个人。

“感觉怎么样?”安文逸问他。

乔一帆笑了笑,“赢了啊。”

安文逸点头,“嗯,赢了。”

乔一帆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怎么说呢,还在想团队赛呢,有点没预料到,真的能把王不留行打下来,毕竟,那是……那是……队长。”

他最后两个字说的小声,要不是安文逸坐在他身旁,就凑在他身边,那肯定听不见那两个字的。

安文逸揉了揉那颗低下去的小脑袋,“那不是我们一步一步打出来的么,没有什么意外的吧,不论对手是谁,我们能赢这一点,已经证明了无数次了。”

乔一帆抬起头来,脸上的笑容释然,“是啊,微草对我很重要,但是已经过去了。我们兴欣赢了,我们赢了!”

时间很长,才刚走上一条趣味盎然的路;青春很短,冲着一个目标并肩同行。

乔一帆的手机在兜里震动,显示着一条来自高英杰的短信。

##########

时间轴可能有点混乱,我按照总结的那个改了一部分,看不懂的地方请告诉我,我来改!

评论(5)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