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一路同行04

04.

安文逸跟乔一帆做了半年室友,两个人终于从B市哪里的东西好吃聊到了各自过去的生活。

乔一帆正在一边拿着个杯子倒牛奶,安文逸正在床边捧着个pad看贴吧,看着看着发出了一声感慨,“我们学校学生中心那家烧烤店要关门了啊。”

安文逸很少提到自己大学相关的事情,乔一帆有点好奇地凑过头去看,pad上正刷出一个帖子,标题是“我们在某某烧烤挥洒过的泪水和口水”。乔一帆一边喝着牛奶觉得挺有意思。

安文逸解释,“很多毕业生会去这家烧烤吃散伙饭,很多人吃着吃着就会大哭一场。我记得有一次陪大四的师兄去吃,他吃到最后果然哭了。”

乔一帆连高中都没读上,对这样的生活完全不熟悉,如果他没有进微草训练营,可能在如今十八岁的年纪,也应该跟其他高中生一样,每天上学放学,周末跟死党一起约着去看场荣耀比赛。偶尔他也会幻想自己是个高中生的样子,应该会以某座大学为目标而努力着吧。

但是,他选择了荣耀,真的很喜欢荣耀啊。

安文逸看了看乔一帆的牛奶,问他:“你喝的是什么牌子?”

乔一帆笑笑,“这个是陈姐给的啊,挺出名的那个牌子。”

安文逸点点头,叉掉帖子,“那家烧烤挺不错,不过没机会带你去了。”

乔一帆喝了口牛奶想了想,“我们以前参加训练营的地方,那附近有个奶茶店不错,我带你去啊!”

结果两个人的卧谈还是变成了与吃相关的谈话。

每周的训练和比赛占据了这群宅男的大部分精力,所以几乎没人乐意在没比赛的日子里出去转悠。陈果想找个人跟她一起去打折的超市抢购,除了唐柔没人动弹。叶修和魏琛假装没听见,叼着烟对着电脑屏幕指指点点。安文逸和乔一帆正在技术部跟关榕飞确定一些银装的属性,方锐和包子正在玩剪子包袱锤。莫凡缩了脑袋不知道在捣鼓什么。苏沐橙在看电视剧,嘴里还磕着瓜子。

最后包子输掉了剪子包袱锤的比拼,垂头丧气站到了陈果身边,不知为什么莫凡也脸色僵硬地跟在了陈果身后。

陈果恶狠狠地对角落里的叶修和魏琛吼,“一会儿买回来了零食你们两个不准吃!”

路过技术部门的时候,乔一帆探出头问,“陈姐你们要帮忙吗?”

陈果指了指跟在身后的包子莫凡,“不用啦,你跟小安忙吧,有他们两个呢,回来给你分零食吃啊!”

乔一帆弯着眼睛笑了笑,回身又看着关榕飞的电脑屏幕了。

这个周他们要打微草,安文逸对小手冰凉的某些属性有些调整的意见,正在跟关榕飞讨论,乔一帆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是他对小手冰凉的装备挺感兴趣,就跟着过来了。

关榕飞听了安文逸的话之后留下了小手冰凉的账号卡,接着就旁若无人地研究了起来。乔一帆见状扯了扯安文逸的袖子,两个人就离开了技术部。

左右今天的训练已经结束,又没有别的事情做,安文逸想起了最近上映的某部电影,名字还挺清新,干脆找出来看看好了。乔一帆表示同意,跑到冰箱那里翻出了两罐可乐。薯片倒是没有,一群精力旺盛的年轻人住在一起,零食是存不住的。

每个房间是配了电脑的,他俩也觉得在训练室看电影不太好,所以悄悄回了自己房间。安文逸开了机搜了搜片名,乔一帆出去搜寻还有没有余粮。

搜寻的结果显然是没有,不过他回来的时候电影已经在缓冲,安文逸正在擦眼镜。乔一帆语气遗憾,“什么都没有,看来是昨天都被吃光了,所以陈姐才带包子他们去超市的。”

安文逸倒没觉得什么,他觉得乔一帆看电影还要准备零食的样子有些可爱,这到底还是个小孩子,他把眼镜戴好,“你坐下来我们就开始了?”

乔一帆把自己那边的椅子拖过来,乖乖坐好,像个认真听课的好学生。

安文逸笑笑,全屏然后点了开始。

两分钟后,乔一帆原本拿着可乐的手慢慢移到了安文逸的手臂上,他刚才拿可乐的手上沾了水,凉凉的。他渐渐把半个身子都靠了过来,椅子还留在原地,姿势说不出的别扭。安文逸眼睛还在屏幕上,心思却有点不集中。乔一帆的脑袋正凑在他肩膀附近,一呼一吸,暖暖地气息吹到自己脖子上,有点痒。正想着这些,乔一帆握着他胳膊的手紧了紧,呼吸也一下子屏住了。安文逸看了看屏幕,里面那个长的挺清新的女主正发出一声尖叫。

安文逸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原本以为有着这么清新名字的电影,再不济也会是个爱情故事,谁能想到是个恐怖悬疑片。而且他也没想到乔一帆会像个受惊的小仓鼠一样,紧紧黏住人,不过感觉不错。

进度条走到一半的时候,安文逸觉得有些渴。想伸手拿可乐喝一口,可是右手臂正被乔一帆紧紧握着,用左手去拿别扭不说还会遮住屏幕,侧头看了看缩成一团的乔一帆,他只好忍着。

乔一帆不知不觉把椅子也拖了过来,一看到恐怖的地方就会把头藏到安文逸肩膀后面。可是这招也有缺点,某次当他以为恐怖的那段过去的时候,一探头就看见屏幕上贴了一张惨白的脸。他死死压住了尖叫,但是手上的力道没控制住,安文逸被抓的有些惨。

那个长的小清新的女主人公被折腾的披头散发,但是却一步一步在接近着真相,黑暗的走廊里空无一人,只有走廊尽头的一扇门,女主忐忑地一步一步靠近,一只手也在此时慢慢靠近女主的肩膀。

碰上了!

乔一帆觉得自己的肩膀也被一只手按住了,他起先还以为是错觉,但是没过一秒他就知道不是,有人在他耳边吹气。他像屏幕上的女主一样缓缓回头:

“啊!!!!!!!”

安文逸还没反应过来怀里就多了个瑟瑟发抖的人,而他的耳朵还在耳鸣状态一时之间有些发蒙。乔一帆的脑袋整个埋在他胸前,两只手紧紧抱住他,连腿都有环上来的趋势。

包子把房间的灯按开,提着一包零食凑过来,“你胆子这么小还敢看恐怖片啊,你什么座来着?”

安文逸拍拍乔一帆的背,拍了好久乔一帆才缓缓抬起头,脸上红了一大片,连带着眼圈都有点红。

包子大概也知道自己玩的过分了,把零食往桌子上一放,凑到电脑跟前看了看片子名,就闪人了。

乔一帆一开始还吓得要死,后来灯亮了才觉得自己丢脸,抱着安文逸不敢松手,但是这样似乎更丢人。没办法露出脸来,这人倒没有嘲笑他,安文逸的手还搂着他,慢慢拍着他的背,眼睛也没看他,还在看着电影。

房间里开了灯倒是驱散了一点儿之前的气氛,加上电影正在收尾,乔一帆匆匆扫了几眼,等电影结束就迫不及待地冲出去洗脸。刚出门就听见陈果在教训包子,隐隐约约听到什么“吓坏了他怎么办”之类的话,看来刚才的叫声实在太大,大家都听到了。乔一帆的脸又红上了一个高度,使劲用凉水洗了洗脸。

回到房间的时候安文逸还在看之前的片子,进度条拖到某个地方,看了一会儿又往下拖。乔一帆远远站着,问他:“你还在看什么呢。”

安文逸淡定拖进度条,“逻辑不通,我再看看。”

乔一帆忍住掀桌的冲动,屏蔽电脑里传出的尖叫去摸自己手机。安文逸看着片子冒出一句,“暑假有个恐怖片上映,听说不错,还是3D的,你去不去看。”

乔一帆一把拖过自己的椅子,发出尖锐的声响,“我不去!”他第一次觉得安文逸没那么善良,这个人明明就是在拿自己刚才丢脸的事儿逗乐!

第二天日常训练开始的时候,包子鬼鬼祟祟地找到乔一帆,给他递了两张电影票。“拿着吧拿着吧,我送你的,去练练胆子,你要是怕就让他陪你去啊!”他指了指乔一帆身边的安文逸。

乔一帆先看了一眼表示无辜的安文逸,又低头瞅了一眼那两张票,上面写着,“某某导演经典恐怖电影3D版”。乔一帆深吸几口气,把票拍在包子面前,“你自己去看吧,我不用练胆。”

包子还疑惑地嘀咕起来,“这片子很适合练胆啊,我当年去看都被吓到了,你不去是吧,票不能浪费,老大你去不去?”

叶修照常戴着耳机叼着烟,什么也没听到。

学校停电了三天,什么也干不了哇!

评论(7)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