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一路同行03

03.

安文逸跟乔一帆二十四个小时都混在一起,别人休息的时候还能有点独立空间,但是他们两个互为室友,打电话的时候顺便连对方家里几口人都能听个透彻。上林苑的房间分配又比较紧,大家都没觉得辛苦,他们俩小年轻自然也不会觉得什么,安文逸读大学面对的还是更多的室友呢。

他们也没别的事情好做,从睡眠中解脱出来就是以荣耀为中心的生活,乔一帆对这样的生活已经很是熟悉。但是安文逸偶尔还是有点不适应,他在室内呆的时间过长,会有一种疲态,这时候乔一帆就会察言观色递上一杯水。

但是安文逸比较喜欢在中午休息的时候跑到小区亭子里发呆。就算是发呆,脑子里也是刚才训练的内容。节奏可以加快多少,对时机的把握如何,对银装的掌握程度如何。后来乔一帆也发现了这个地方,两个人就喜欢在饭后溜达出来消食顺便讨论白天的训练任务。

“海无量的捉云手其实应该我注意的,气功师这一套我应该警惕的。”安文逸说起刚才的模拟赛。

乔一帆显然在思考什么,过了一会儿才搭腔,“其实你的神圣之火可以晚点放,预判是没有错,但是对方是叶修前辈,他会根据你的预判再做出预判的。”

安文逸扶了一下眼镜,在亭子里坐下,说:“但是晚了的话他在那一秒就直接冲过来了,你的冰阵必然会被打断。”

乔一帆在旁边靠着柱子坐下,“我们没有有力的掩护,沐姐是远程,火力一旦压制不住,我们两个需要吟唱的职业就惨了。”

“小唐被方锐缠住,支援的不及时,我在这种情况下只能跑了。”安文逸说。

乔一帆也有点无奈,“保护治疗是第一思路,但是治疗发挥不出效果的时候该怎么办呢?”

安文逸叹了口气,“我还需要练。”

乔一帆这才发觉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些不妥,有些匆忙地解释,“职业比赛也是这样的,治疗都是对方重点照顾的对象,牧师能安逸地读条是不可能的,安哥你的时机掌握和大局观很好啊,叶修前辈都说过的。”

安文逸笑笑,“我在加入兴欣之前只是个普通的玩家,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个稍微好点的牧师,我的手速和反应速度是硬伤,日常训练至今都是完成最慢的。”

乔一帆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了,手速这是强求不来的,这是天赋。他拍怕安文逸的肩膀,“喻文州前辈的手速也不是很快,但是也是很厉害的选手,安哥不要泄气啊,我们也可以利用你的弱点做很多文章。但是如果对手以为的你的弱点变成了你的强项呢?”

安文逸有些疑惑地偏头看他:“变成强项?”

“嗯!”乔一帆点头。

安文逸眼睛一亮,“那我们回去试试?”

下午的模拟赛里,海无量试图对小手冰凉使用捉云手,但是他被寒烟柔死死缠住,竟然使不出。毁人不倦单挑君莫笑,但是君莫笑却完全不吃力,抽出空还能来一两发子弹打断小手冰凉的吟唱。沐雨橙风的火力线一直压制着包子入侵,迎风布阵也顺便收到了照顾,他比小手冰凉还惨,被沐雨橙风照顾的彻底,施法吟唱一个都没有完成。

而就在这时候,海无量突破了寒烟柔的纠缠,他猥琐地左滚右滚就渐渐靠近了沐雨橙风和小手冰凉。正当他准备施展捉云手之时,屏幕突然暗了下来。

暗阵!

方锐心里大叫不好,他并没察觉一寸灰是什么时候在这里布下了暗阵,他只是一步步紧追着小手冰凉,而此时,他甚至开始怀疑寒烟柔那瞬间的倦怠是不是故意在诱敌深入。但是如果他看到自己现在的情况,应该是哭笑不得。

叶修是看到海无量被困住的,他准备来救,但是沐雨橙风和寒烟柔瞬间转火,再加上毁人不倦,他一时之间竟然是脱不了身。包子跟迎风布阵倒是解脱了,包子人未到板砖先到,竟然是朝着沐雨橙风去了。一寸灰趁着这个时机又布下了一个冰阵,海无量是彻底被冻在了里面。

叶修只好爆出手速指挥,“包子,打断一寸灰!”

包子虽然人的思维跳脱,但是有个优点是听话。一把抛沙出手,目标一寸灰!

一寸灰转了转视角躲过这记抛沙,回击包子入侵一个鬼斩。但是原本要吟唱的刀魂已经被打断。

不能让海无量出来!乔一帆打定这个主意,他一闪身进了自己的暗阵,甚至找好了角度,君莫笑的子弹被海无量的身体遮住,打断不到他,一个瘟阵吟唱完毕。海无量身上的负面状态爆表!

包子的板砖又到,乔一帆正在吟唱,但是他想拼一把,就见小手冰凉义无反顾挡了上来,板砖击中小手冰凉!刀阵吟唱完毕!

暗阵的效用此时渐渐散去,海无量在冰阵中缓缓移动,包子入侵的毒针又到,乔一帆的鬼阵并没有安排完整,困住海无量有些困难。谁知沐雨橙风此时发力,激光炮冲着海无量轰杀下来,加上刀阵的加成,海无量的血条瞬间下去一截。

乔一帆心里多了一分把握,而君莫笑被毁人不倦和寒烟柔缠住,寒烟柔的血线已经比海无量还要低。小手冰凉正在吟唱治愈术。迎风布阵一个小法术,迫使小手冰凉打断吟唱,但是她紧接着伸出手,小治愈术!

不是!

迎风布阵的诅咒之箭出手,原本朝向君莫笑的手瞬间转向他,神圣之火!

迎风布阵中招。

紧接着一个治愈术吟唱完毕,小手冰凉的高暴击体现出来,寒烟柔的血线瞬间被拉回到43%。

而就在此时,以海无量为中心层层叠叠的鬼阵连环已经完成,下一秒,鬼神盛宴!

方锐还存着侥幸,这一波爆发虽然可观,但是到底不能把他一波带走,他耐心的等着突破,谁知突破的不是他,而是对方。

寒烟柔,毁人不倦,沐雨橙风,一寸灰瞬间对他开展了集火,小手冰凉都不再治疗,而是为一寸灰挡住了君莫笑,刀阵再次布下,海无量被洗净血条,出局!

4v4模拟赛,叶修一方失去了一个人,对上对面四个人还带治疗,结果是无疑的。

赛后叶修抽着烟看着比赛录像,虽说只是模拟赛,但是这几个小年轻爆发出的战斗力真是不容小觑,旁边方锐对着安文逸乔一帆开始了指责。

“小乔我跟你有仇吗有仇吗!集火我?!虽然我英明神武战斗力爆表但是为什么是我啊?!看到那个没,联盟最心脏,集火他啊,我多么无辜善良啊,你们四个真凶残竟然集火我?!”

乔一帆笑的很腼腆,“因为前辈有捉云手。”

方锐一副要晕倒的表情,因为自己有捉云手?虽然他那个时候的确是要用捉云手抓走小手冰凉的。

魏琛在一边跟叶修一起看比赛录像,这一场跟上午那场明显不同,上午是小手冰凉被一个捉云手捉走然后他们直接被打散。下午这场却是用小手冰凉和捉云手做出了许多文章。叶修有些欣慰,开始复盘。

“小安同学这个神圣之火很精彩啊,这个时机运用还有这个混淆视听用的都很好啊。相比起来某人就有些差劲,吟唱被打断,别人挖个坑就往里跳,一点没有老将风范。”叶修指了指迎风布阵被神圣之火套中的那个瞬间。

魏琛懒得理他,“我那是看他要烧你,正着急救你呢就着了道,不过这声东击西干的真不错!”

安文逸扶了扶眼镜,眼睛里带了一股笑意,偏头冲乔一帆比了比大拇指。

这场模拟赛的确很精彩,虽然年轻人们还有些青涩,对战术的运用也有些不成熟,但是他们灵活的思路还是体现了出来,一场复盘的时间比一场比赛的时间还长。乔一帆的思路都是在团队频道里打字出来的,苏沐橙表示有趣,唐柔是根据自己的理解来掩护,而莫凡一字未发,但是从战斗情形上看也是按照战术来的。安文逸最懂乔一帆的思路,他们俩一中午什么也没干,在小区亭子里讨论了许久才做好的定位。互相掩护,给对手造成最大的杀伤,这就是终极目的。

当然在乔一帆的心里,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保护治疗。只要治疗不死,团赛就有一线生机。

一场酣畅淋漓的比赛结束,再加上复盘,晚饭时间已经有些晚了。陈果不忍心催他们,几个年轻人盯着叶修讲解,眼神里全是专注,她只好轻轻关上门,准备等一会儿再来。

吃过晚饭之后安文逸照例自己溜溜达达下了楼,他一边下楼一边按着手指,接着被人叫住了。

是乔一帆。

两个人在小区里一起散着步,安文逸的情绪是不流露于外的,但是今天下午两个人的思路得到了众人的承认,他们之间的配合也默契,他心里实在是有些兴奋的。小区里几步就有路灯,路上被照地晕起暖黄。乔一帆耐心地把他的指头解放出来,两个人一边做着手操一边聊天。

安文逸说:“我还是第一次有赢了比赛的感觉。”

乔一帆有点不解,“诶?我们以前也是赢过的啊。”

安文逸摇摇头解释,“以前赢比赛都是叶修,我是说队长,他的指挥,他的战术,而我往往其实是弱势的那方,从我身上找突破点给大家寻求胜机的。但是今天这次不一样,是有真的参与其中的感觉。”

乔一帆点点头,有点理解。

安文逸接着说,“你们都是能杀伤对手的,你们能在个人赛或者擂台赛依靠自己的技术来击杀对手,你们会有成就感。但是我是牧师,我也没有张新杰前辈那样的机会在全明星的擂台赛上出赛,我应对普通的比赛就跟吃力了。”

“但是,我想帮助我们战队获胜,一帆,我从没像今天这样,心里一直烧着一把火,好像我也能行了。”

“不是作为兴欣的短板,而是做一个治疗能做的事情,我今天拉回小唐的血线的时候,你不知道我心里多开心,虽然这不是正式比赛,但是,我想我能行。”

“小手冰凉是兴欣唯一一个全是装备银装的角色,我又是她的操作者,我一定可以守住大家的血线的!”

安文逸一向平稳的声线里带上了一丝激动,乔一帆在一旁听的也有些热血沸腾,他看着安文逸的侧脸,紧紧地握起了拳头。

“安哥,我们一定可以的!”

察觉到乔一帆情绪的变化,安文逸微微笑着按了按乔一帆的肩膀,“我们一起加油吧!”

评论(4)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