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一路同行02

乔一帆回到家就发现自己把安文逸的围巾拿回来了,她给安文逸发信息,“安哥,我把你围巾围回来了,我什么时候还你?”

安文逸显然也没睡,回的挺迅速,“你先拿着吧,戴回杭州再给我。”

“好,我们一起回去吗,我订票?”

“不用了,我自己订吧。”安文逸把行李箱放到自己床边,放松身体倒了下去。

第二天安文逸起床后一出门,就看见他爸正在客厅坐着看电视,昨晚回来的时候他爸正在睡觉,他恭恭敬敬走过去喊了声“爸”。

安爸头也没回,应了句,“回来了啊。”

安文逸回了声“嗯”,就去洗脸刷牙了。

安爸冲在厨房的安妈招呼了一声,“吃完饭你去超市看看吧,昨天看见说今天打折。”安妈盛了一碗粥出来,温柔地笑着说好。

早饭吃的安静,安妈匆忙吃了几口就放下来筷子。她正收拾东西准备出门,看了看正吃饭的父子问,“文逸,你跟我去超市搬东西?”

安文逸把嘴里的粥咽下去,准备起身跟安妈妈去超市。安爸拨着鸡蛋头也不抬地说了句,“文逸刚回来,让他歇歇。”安文逸看了看他爸,沉默地坐下来。安妈妈没坚持,乐呵呵地拿着环保袋出门了。

安文逸能听出来,他爸是有话跟他说呢,于是他在餐桌前耐心地等他爸吃完。安爸爸早饭吃完往客厅一坐,冲安文逸招了招手,安文逸只好过去在沙发上坐下。

安爸不抽烟,张口就问,“你准备什么时候疯完?”

安文逸没听清楚,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我不是跟您说了,我这不是疯。”

安爸面前的茶正冒着热气,他叹口气,“我也看电视,从你去打那个荣耀开始,我就跟着看比赛看直播,虽然不懂,但是好赖话我还是能听出来的。你要去打什么挑战赛,要休学,我只当你就玩三天俩月,结果那比赛赢了你又要做职业选手。文逸,你跟我说说,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读书?”

安文逸不说话,不是没话说,是想说的太多他正在整理思路。

他爸看他不说话,接着问,“你们那个队非你不行么,我看杂志上都说了,人想把你换了……”

“爸!没那回事儿!”安文逸打断他爸的话,“队友都很信任我,而且我想打比赛,要是拖了战队后腿,我自己就给别人腾地儿了。”

安文逸知道他爸应该是看了什么,他爸又不懂,只是以为自己实力有限,不值得再休学折腾了。他听他爸说的话心里仿佛踩空了台阶,突的一下。好像一个隐藏了许久的秘密一下子被公开在光天化日之下,带着点无地自容的尴尬。

安爸没想到安文逸这么激动,许久才叹了口气,“文逸,你要休学那会儿我就说了,你已经这么大了,我跟你妈也一直支持你做的决定,因为你让人省心,行了,别一脸苦大仇深了,干你的吧,你要是真想干,我跟你妈永远是你的,那叫什么,死忠粉儿!”

安文逸表情松了松,笑着说,“您在哪儿看来的这些,您儿子现在是个职业选手,那也是以夺冠为目标呢,您别闲着没事儿试探我,我接我妈去了啊。”

当天晚上安文逸就在网游里忙开了,一个半小时之后他站在副本门口接受团长的怒火冲击。

“单奶?哥们儿你倒是奶住了啊!这一个BOSS都没过就集体被送出来,你当我们旅游来的啊?!”

安文逸冷静敲字,“我们要有挑战精神嘛。”

“滚你妹的挑战!坑货!”随着这句铿锵的脏话,他被踢出了团队。

冬休的时间不长,安文逸花了大把的时间在网游里祸害野队。除夕当晚,守岁完了就刷卡进了荣耀。于是第二天荣耀论坛一个哭诉帖子火了——“大过年的你都不放过我们,专业黑CD的野人牧师你这是为哪般?!”安文逸没看见帖子,他正在发信息。给战队的每个人都发了过年好的祝福短信,收到了回信他也没仔细看。

冬季转会窗开了之后他就一直在担心,所以准备提前一点回兴欣,乔一帆那边他没去问,毕竟他年纪还小一点,比较黏家人。给自己订好了飞机票,有点匆忙地收拾行李箱,他妈妈来帮忙,合上箱子的时候,他妈妈按着他的肩膀说:“文逸,下次来北京比赛我跟你爸想去看看,你加油啊。”

安文逸笑着抱了抱他妈妈,“行,一定赢给你们看。”

“对了那些小人里面哪个是你啊?”

“穿白裙子那小姑娘就是我。”

“怎么是个姑娘呢,唉你这孩子我没说完……”

“爸,妈,我走了啊!”

安文逸回到上林苑的时候,乔一帆已经到了,他正跟莫凡在训练室大眼瞪小眼,看见安文逸推门进来,有点解脱了似的松了口气,笑着接安文逸的行李,“安哥你回来啦?”

“嗯回来了,你真早啊。”安文逸朝莫凡点了点头就算是打招呼了,莫凡冷冷看他一眼又把脑袋缩电脑屏幕后面去了。

安文逸刚放好行李,就被乔一帆扯进了训练室。陈果一脸兴奋地把小手冰凉账号卡递给他,倒把安文逸搞的有点莫名,他的训练日常完成速度是最慢的,平时也没这么多人围观啊,难道……他心里又涌起一股不安。但是他脸上完全没表现出来,他像平时那样刷卡上线,眼睛随意一瞥却再也移不开了,银……银装?一、二、三……十三,全身银装?!

安文逸的脑袋有点卡壳,“这……这是我的号?”

“是你的号呀,不认识了吗?”陈果满脸笑容地回答他,看来陈老板对安文逸的表现很满意。

安文逸手握着鼠标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乔一帆从旁边伸过头一脸艳羡地看着小手冰凉,他推了推安文逸的胳膊,“安哥,试试技能啊。”

安文逸“啊”了一声,操作起小手冰凉做起了日常训练,十秒钟之后小手冰凉势不可挡地从浮石上掉了下去。

乔一帆默默地把脑袋缩了回去。

评论(7)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