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秦莫]沉默是金(3)

本来想上中下搞定,但是没想到竟然...好了就这样吧,不造怎么标了.

小号的ID啊,战斗的情况啊什么的都是我瞎写的,随便看看就行,毕竟这是写同人.

冬休的时候,莫凡跟其他人一样把毁人不倦交到了陈果手里,自己提着个包回家了。他没有像安文逸一样跟陈果要小号,他自己有个忍者小号,在网游里拾荒那会儿用来转移装备的。

秦牧云在QQ上找他,约他竞技场打打玩玩。莫凡难得多嘴问了句,“你用零下九度吗?”

秦牧云回他:“零下九度是战队的账号,我不能在网游里随便冒泡的。”

莫凡想想也是,刷卡上了线才发现不知道房间号,缩小窗口切到QQ,对方已经把房间号发了过来。

冰点,神枪手。

那边传来秦牧云的声音,“莫凡,能听到吗?”

莫凡操作着他的小号动了动,秦牧云“噗嗤”一笑,“八重血?真中二。”莫凡没回话,忍刀已然出手。秦牧云也收起谈笑的心情,专心应对起来。

莫凡的战斗风格秦牧云很熟悉,兴欣进入联盟半个赛季,霸图当然也有研究过他们的打法,秦牧云有意无意地也会关注莫凡的比赛,他的拾荒风格太鲜明,张新杰说这是CD流,秦牧云自然也知道。但是莫凡从未与秦牧云交过手,很快他就感觉束手束脚。这种被人控制的感觉很熟悉,忍者的位移技很多,但是即使这样,他贴近冰点的次数也不多。竞技场的图简单粗暴,本身就不太适合莫凡发挥他的风格,但是硬拼他竟然有些被压制的感觉。

冰点的子弹稳稳的送到八重血身上,八重血的血条一点一点下降,虽然莫凡依靠着几次近身之后的爆发带走了冰点的一些生命,但是八重血的生命此时却是低于冰点的。就在这时,八重血中弹,还不是普通子弹,僵直弹!八重血进入僵直状态,冰点的大招巴雷特狙击紧跟而上,八重血的脑袋血肉模糊。僵直解除之后,莫凡也是直接出了大招,影舞!秦牧云的生命刷刷下降,他似乎并没有寻找脱身之道,可是最后,倒下的是八重血。冰点剩下的生命不多,可见莫凡那几波爆发的输出多么可观。

莫凡只觉得秦牧云的战斗方式熟悉,他有种束手束脚的感觉,感觉自己做什么都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无时不在的控制感。于是他问了,声音涩涩的,“我们,以前认识吗?”

秦牧云说:“你拾走了我的装备啊。”

莫凡心想,我拾走的装备那么多,挨个找我寻仇我怎么能记住?除了叶修那种不要脸的一上线就堵着杀的,其他的还真没什么印象。

秦牧云说:“就是这个号,你把我的左轮给我捡走了。”

莫凡内心吐了个槽,不就个左轮,我拾荒那会儿几百个左轮都捡过,谁能记得你这个呢,再说了,拾荒拾荒,拾了就没想再还回去,有本事你爆我爆出来啊。

秦牧云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的,他问,“再来一把吗?”

莫凡说:“来!”

整个冬休莫凡都跟秦牧云磨在一起,他在游戏里话还会多一点,秦牧云察觉到了这一点,他想大概莫凡是有点羞涩的性格,面对着面交谈对他有些困难。但是其实莫凡对别人的话都会做出反应,在兴欣是因为他实在是讨厌叶修,而他的队友也跟他交流不多,除了苏沐橙。

冬休快完的时候,莫凡交易了秦牧云一把紫武左轮,他说:“虽然不是捡走的你那把,但是你用那个蓝武也有些难看,算我还你的。”他突然说这么长的一段话有点别扭,声音有点颤抖,经过电流的传递,秦牧云竟感觉这声音有些可爱起来,他笑着说:“好啊,算你还我的。”

莫凡回到兴欣的时候还穿着秦牧云送的那件羽绒服,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回去。赛季继续,兴欣也终于遭遇了霸图。

莫凡很想在比赛里跟秦牧云的零下九度较量一番,他很难得的在训练结束后找到叶修,蹦出了三个字,“个人赛。”

“想在个人赛里出场?”叶修问他。

点头。

“行吧,但是你求人的时候能不能有个求人的态度?”

转身就走。

比赛当日,莫凡看着电子屏幕上打出的双方队员名单,零下九度后面跟着秦牧云。他甚至有点罕见地伸了伸脖子,想看看秦牧云。奈何霸图和兴欣之间的距离有些远,实在是看不清。

莫凡个人赛第二个出场,对手并不是秦牧云,他有点失望,但是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比赛结束的时候,他被冲过来的宋奇英吓了一跳,后来宋奇英走了,他坐下,也想起了秦牧云跟他说过的,节奏的问题。

后来秦牧云上场的时候,莫凡看到霸图那边站起来一个高个子,是秦牧云,莫凡又伸了伸脖子,旁边的苏沐橙好奇地看过来,莫凡又把脖子缩了回去。这一会儿过去,秦牧云已经走进了比赛席,看不到了。

他整个冬休几乎摸透了秦牧云的打法,而秦牧云对他自然也是熟悉的不得了,擂台赛上的零下九度发挥可以说是正常,最起码对莫凡来说是这样。团队赛里莫凡没有上场,但是秦牧云却是霸图的第五人。莫凡看着全息影像里的零下九度越看越觉得熟悉,并不是单对单时那种熟悉,而是在混乱中的那种熟悉感。

果然,小手冰凉的一个吟唱又被不知哪里钻出来的子弹打断,瞬间莫凡脑子里闪过什么画面。

是他!

某个夏天让他拾荒活动进行的不甚开心的子弹,那些无处不在的子弹给了他过多的骚扰,不管多么混乱的场面都能照顾到他的子弹,竟然是他!

莫凡此时心思已经不在比赛上,而是已经回到某个时期,他连那时候心里的暴躁都回想了起来,难怪跟秦牧云PK的时候总会有种熟悉感,原来并不是不认识,而是对方过早地认识了他。

比赛的输赢莫凡都不知道,列队握手的时候,他站在最后,握到秦牧云的时候,他的手有点抖,秦牧云还是很友好的对他笑,莫凡动了动嘴唇,“有话对你说。”声音有些低,但是秦牧云还是听到了,他有点惊讶,但是随即点点头。莫凡又往前走,站在秦牧云旁边的宋奇英用胳膊捅了捅秦牧云,“秦哥,你跟他很熟吗?”秦牧云笑而不语。

评论(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