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秦莫]沉默是金(中)

秦牧云在毁人不倦出现在挑战赛里的时候才知道,他的操作者叫莫凡。挺好听的名字,隐隐透着那么一股骄傲。秦牧云自己偷偷找了兴欣在挑战赛里的比赛视频看,有时候有毁人不倦,有时候没有。毁人不倦的战斗风格很明显,那就是他在网游里的拾荒风格,秦牧云看着那个眼熟的灰扑扑身影在赛场上收割着对手的生命,违和感扑面而来。毕竟,他看到的都是四处逃窜手不落空的毁人不倦。

叶修真不愧是荣耀教科书,秦牧云心想,毁人不倦都能被他带进职业联赛,这个男人真是传奇。

莫凡的第一场比赛吃了红牌,秦牧云是训练过后在自己房间看的。他挺庆幸自己没喝着水吃着东西什么的。于是他在QQ上给莫凡发了一条:

你今天的红牌真精彩。

莫凡的头像一直灰着,不知道是真的没在线还是隐身懒得理他。不过秦牧云倾向于他是真的不在线。

莫凡确实不在线,他们在复盘,他那记精彩的红牌已经被带过,苏沐橙已经给他讲过荣耀职业赛的规则,莫凡低着头,虽然看不到表情,但是大家都知道他在认真听。所以他看见零下九度的那条消息的时候,并没有生气,而是冷静地回复了一条:

下次不会了。

常规赛走到一半的时候,全明星也已经提上日程。今年的全明星举办城市早早就确定下来,是霸图俱乐部所在的青岛。兴欣全队到达青岛的时候正赶上降温,莫凡穿的少了,整个人都快要缩进他那件帽衫里。全明星第一天几乎没莫凡什么事儿,他就乖乖缩在自己位置上,手里捧着苏沐橙递给他的暖手宝。第一天活动结束的时候,莫凡都快睡着了,乔一帆轻轻推了他几下,他才站起来跟着队伍往选手通道走。

苏沐橙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莫凡有些茫然地迷失在这一群或认识或不认识的职业选手里。原本他是跟着乔一帆的,但是人多了,乔一帆的身影一闪,就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莫凡现在深恨他不是毁人不倦,没办法在人群中穿梭自如。正这么想着,就撞上了一个大个子。莫凡抬头瞧了瞧,心想,他可真高。被他撞上的那位稍稍低着头看他,嘴唇一勾绽出一个微笑来。

“是你啊。”被撞上的那位说。

“?”莫凡给他一个疑惑的眼神。

“我叫秦牧云。”被撞上的那位又说。

莫凡点了点头,准备绕过他继续走。

“你什么时候把我的装备还给我?”莫凡走到秦牧云身侧的时候,秦牧云俯下身凑到他耳边问他。

莫凡身形一僵,猛地顿住了。

零下九度?!

秦牧云没有再看他,拉着他的胳膊把他往出口送,莫凡还在震惊中,但是很快调整了过来。他任由着秦牧云拉着他走,小心翼翼地在人群里穿梭。

走到出口的时候秦牧云回身看他,“你穿的太少了,青岛的冬天可不暖和,你这样容易感冒的。”

莫凡掏出了苏沐橙的暖手宝。

秦牧云摇头,“这个不行的,你在场馆里有暖气,出门就会很冷。”

莫凡终于开口,有些干涩的嗓音,“没有带衣服。”

秦牧云思考了一会儿,提议,“你去我那吧,我有件刚买的羽绒服,你先穿着。”

莫凡没说话,他在想要不要跟陈果说,找不到陈果也要跟苏沐橙说。这在秦牧云眼里就是认可的表示,他知道莫凡话少,也没指望他能说什么,就当这是默认了。

全明星举办场地距离霸图俱乐部不远,秦牧云带着莫凡穿梭了几条小路,跟门卫打了声招呼就把人带了进去。他也不敢让韩文清或是张新杰看见他带莫凡回来,于是有点急切地把莫凡塞进自己房间。关了门之后他就开了衣柜取下了那件刚买回来的羽绒服。

“我妈给我买的,还没穿,你试试,可能有点大。”他把羽绒服递到莫凡面前。

莫凡不知道该不该接,死死盯着那件羽绒服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了。秦牧云想着他可能是不好意思,于是把羽绒服往他身上一披,拍拍莫凡的胳膊示意他伸进去。最后穿好的时候倒是真的有些大了,莫凡原本就喜欢佝偻着背,这下更像是被装进了羽绒服里,有点滑稽。

秦牧云忍着笑,问他还冷不冷,莫凡没说话,四处打量着这个房间,一时之间气氛有些尴尬。莫凡打量完这个房间才闷闷地蹦出一句“谢谢”,他的脸有些红,不知道是不是冻的。秦牧云房间里也没有什么能招待客人的,于是提议出去走走,莫凡想说什么,但是还是嗯了一声。

秦牧云其实也没有什么经验,招待远处而来的朋友什么的。于是他问莫凡有没有想看的东西,莫凡说,想看大海。无可厚非,青岛临着海,不看海就是爬崂山,但是以他们两个宅男的体力值可不敢轻易去挑战后者。秦牧云招了个出租车,说了句,“老师,去栈桥”。他跟莫凡缩在后座,莫凡鼻尖上有点小汗珠,他笑着问他,是不是车里暖气打的足有点热啊。莫凡蹭了蹭鼻尖那点汗,摇头。

到了栈桥的时候,俩人一下车就风中凌乱了,不仅仅是形象上的。

青岛降温,海边正刮着大风,莫凡心想都到了地方了不上去一下实在说不过去,于是先迈步走上了栈桥。风虽然大,但是栈桥并没有被封,桥上连个人影都没有,除了莫凡跟秦牧云。秦牧云此时正在自责,但是也没办法只好跟上莫凡的脚步,那个穿着深蓝色羽绒服的背影越发的佝偻起来,一定是太冷了。

莫凡一直以为海是蓝色的,就跟那些没见过海的人一样,以为海就是该翻着白色的浪花的天蓝色,百度图片上都这么说。但是显然此时的所见有些冲击着他的经验,海水是有些带着灰白的浅青色,再往远处看更是海天一色,灰白一片,看不到交界的线。天气不好,没有太阳,也没有蓝天,实在不是个观光的好时机。莫凡看着海水发呆,秦牧云盯着莫凡的头顶发呆,两个人在栈桥上冻成两条傻逼。

秦牧云打车送莫凡回宾馆的时候,莫凡在车上严肃地问他,“你是不是跟我有仇啊?”秦牧云想笑,但是脸冻僵了,嘴唇哆嗦着没笑出来。最后只好抬手揉揉莫凡的脑袋,还被人家一脸生硬地甩到一边,秦牧云觉得自己的待客之道真是糟糕透了。莫凡下车的时候丢了句“明天还你”,秦牧云还没反应过来,回俱乐部的路上才意识到他说的是羽绒服。其实不还也没关系的,秦牧云心想,今天咱俩都一起在栈桥上冻成傻逼了,羽绒服怎么说也得留给你做个念想啊?

莫凡当然不觉得在栈桥上冻成傻逼是什么美好回忆,他对与秦牧云的相遇更有一种网友面基的感觉。这网友还有点缺心眼,不带他去吃饭而是带他去看海,挺浪漫,不过实在是选错了季节,于是就变成了另一种结果。莫凡把暖手宝还给苏沐橙,苏沐橙看着他那件不合身的羽绒服捂着嘴笑。陈果看那羽绒服袖子长出那么多,无奈摇着头说莫凡是生活五级残废,想问他是在哪买的带他去换。谁知莫凡有些僵硬地回答,不是买的。然后就头也不回地回了自己房间。留下陈果还跟苏沐橙唠叨,不是买的?难道去抢的?无缘无故脱队这么久,这家伙还是一点团队意识都没有。

回到房间的莫凡脱下了羽绒服有些犯难,说了明天还,但是外面还真是有点冷呢。

一直到全明星结束,秦牧云也没找到跟莫凡单独聊聊的机会,他们两个也跟别人一样,在闹哄哄的选手通道里聊天。

莫凡说,“回去之前还你。”扯了扯身上的羽绒服。

秦牧云对他笑,“你穿着回杭州吧,万一降温就不用买了。”

莫凡接着问,“你呢?”

秦牧云竟然也能懂,“我自己买,羽绒服我有的是。”

两个人没别的话说,秦牧云把莫凡往出口送,一直送到兴欣大巴门口,莫凡上车,他才摆摆手,回去找韩文清他们会合。大巴里几个人都有些惊讶,集体看着莫凡波澜不惊地找座位缩好,莫凡疑惑地看向他们的时候,他们又赶紧移开了视线。

先是魏琛迫不及待地八卦起来,“那小子竟然有朋友?刚才那小伙子长得还真高,有点眼熟!”

方锐往前探了探身子,“那是霸图的秦牧云吧,他们俩怎么认识的?”

语毕两人同时看向苏沐橙,苏沐橙被看的一愣,耸耸肩,“别看我,我什么也不知道。”

魏琛有些失望的样子,回头再看莫凡已经缩在位子上睡着了。

评论(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