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秦莫]沉默是金(上)

  • 哥就是要奔走在冷CP与拉郎配路上,一去不复返。

  • 我老大的赐名=3=

  • 开始咯!

兴欣夺得挑战赛冠军的当晚,叶修就把自己战队一群人拉进了职业选手群,还美其名曰“提前进行友好交流”。黄少天刷屏说他脸皮厚,但是叶修是管理员。

莫凡被叶修拉进职业选手群的时候很不情愿,他不认识几个职业选手,况且初来乍到,他不是自愿入伙,更像是被逼的,纵然是这样他还是在进群的一瞬间被黄少天的刷屏闪瞎了眼。他眼睁睁看着乔一帆的一句弱弱的“前辈们好”被黄少天以人眼可见但不可超越的速度刷的没了影。于是他也悄悄混了个招呼,“大家好。”然后关窗,屏蔽群,长出一口气。不一会儿右下角小喇叭晃了起来,点开一看是一条好友请求,“零下九度请求添加您为好友,是否同意”。莫凡迅速在脑海里搜寻了关于零下九度的资料,遗憾的是完全没有,于是他点了同意,看对方想说什么。刚通过好友请求,对面就滴滴地发来了三条消息。

“没想到你真的变成了职业选手。”

“以后就要赛场相见了。”

“你什么时候把我的装备还我?”

莫凡:“?”

对方没回复,安安静静好像离开了。

莫凡仔细看了看这三句话,前两句没什么,最后一句有些突兀,但是也不难理解,这位肯定是他拾荒时候的受害者,而且这位还是个职业选手。多半是披着马甲在网游里抢BOSS的时候被自己捡了漏子,莫凡一脸的不以为然,都是职业选手了,还在乎马甲爆出去的一两件装备,穷鬼。

秦牧云并没有看见莫凡在群里那声弱弱的“大家好”,他是看新增成员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眼熟的名字,“毁人不倦”。前几天也的确是听到兴欣冲进联盟的消息,他们队里那个忍者就是神之领域不受人待见的拾荒者“毁人不倦”。秦牧云手指动了动发了个好友请求过去,对方也很迅速的接了,但是他刚发了三句话过去,就有人敲门,来人还不是别人,是副队张新杰,秦牧云只好放弃了继续跟莫凡聊聊的想法,专心听张新杰讲话。等他回到电脑面前的时候,毁人不倦的头像已经灰了下去,秦牧云看着对话框里那个问号,笑了笑。

秦牧云还没接手零下九度的时候,他在训练营里有自己的神枪手账号,后来王池轩转会离开,他才拿到了零下九度,他自己的账号就放在抽屉里,偶尔需要去网游里倒不需要再跟公会那边要账号卡,很方便。也就是他在训练营那会儿,知道了毁人不倦这么一号人物。

秦牧云自己的神枪ID叫做冰点,自然也是挂在霸气雄图公会名下,夏休期职业选手们都有去网游里帮各家公会抢BOSS的传统,秦牧云虽然还在训练营每天雷打不动的有训练,但是时不时也会去网游里帮忙,他的冰点装备也还好,毕竟是自己的号,在网游里也够看。于是某天晚上熬夜刷副本的秦牧云看到了公会里野图BOSS刷新的消息,而正在打的副本里团队灭了一半,眼看这个本打不通,团长大手一挥,抢BOSS去,就带领众人退出了副本。

秦牧云赶到的时候果不其然人群是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不用仔细看就知道各大公会肯定都到了,最里面已经打起来了,不过看不清都是谁家。秦牧云看团队里的指挥,几个走位就到了最佳的输出点,这个时间网游里人还很多,秦牧云一边躲避着左侧中草堂玩家的攻击,一边准确地把子弹送给BOSS。

仇恨在霸气雄图一个骑士身上,不出意外应该能吃下BOSS,但是意外总是这么应景。中草堂阵中冲出个魔道学者,飘忽地走位和犀利的攻击很快让那个骑士顶不住了。是王杰希无疑了,秦牧云心想。他也没妄想能跟一代大神拼个你死我活,那是不理智的行为。他本来就是远程,离BOSS不算近,可是王杰希那是谁,带着BOSS偏偏往他们霸气雄图人群里带,BOSS一个360度冲击波没打到王杰希,却是结结实实让霸气雄图的玩家吃了个彻底。操作慢点的那直接就挂了,秦牧云凭借着操作到底是留下了一丝血线,刚想让牧师给刷个血,屏幕突的就灰暗了下来,成为灵魂的他视角随即上升,他竟是被杀了。

秦牧云显然没料到这种事,脸上有点罕见的惊讶神色,还没惊讶完,看到自己角色空空的双手,又爆出一声“靠!”看来今晚自己人品真是不咋地,团本没打通,BOSS没抢到,武器竟然还被爆了出去,他从灰白的视角里看见一个猥琐的身影猫着腰迅速捡走了他的手枪,头顶ID,“毁人不倦”。秦牧云当然不至于连拾荒者都不知道,他只是好奇自己是怎么被杀的。

他郁闷地选择了回城,看看了系统日志,显示他是被一个叫做“毁人不倦”的人击杀的。秦牧云搜了搜,这人已经不在线。看来这个拾荒者有些贪心,不仅仅是拾荒,还喜欢趁人之危补刀。秦牧云一想到自己那把70级的紫武左轮,有些牙疼的抽了抽气。

第二天秦牧云上线的时候,看见冰点那空空的双手心里还有些过不去。自己去买了把蓝武凑合用,又一头扎进了副本。紫武难得,更何况是满级紫武,秦牧云进了副本还搜了搜毁人不倦,显示他不在线。

不甘心。

于是秦牧云只要是帮助公会抢BOSS的时候,总能在乱哄哄的玩家里找到一个叫“毁人不倦”的忍者。秦牧云眼观六路,意识出色,游走在团队外围给着队友适当的辅助,但是他也有自己的趣味。

比如,打断毁人不倦的拾荒。

莫凡有一段时间发现自己在拾荒的时候总会遇到来路不明的子弹。在给别人补刀的时候也会被不知道从哪窜出来的子弹爆头。那些子弹像是自己长了眼睛一样,他往哪里一站就是个活生生的靶子。莫凡移动速度快,也不敢停下来找是谁这么无聊。虽然这样的骚扰并不会对他造成生命危险,但是却是真真切切拖慢了他拾荒的脚步。莫凡很想大喊一声,“有本事跟我玩阴的有本事出来决斗啊!”但是他不敢,拾荒本来就是考验隐蔽性的活儿,他也没那个把握保证自己站出来之后不会立马被轰成炮灰。

一个字儿,烦。

而秦牧云也发现了,这毁人不倦绝对是个专业的职业的敬业的拾荒者,只要有混战的地方绝对有他,只要有装备的地方绝对有他。秦牧云觉得这人也挺可乐的,这么多天被自己骚扰拾荒,竟然也不怒,而是更效率地抢夺着散落在地上的装备。

于是秦牧云更可劲儿地骚扰着他。

夏休期刚过,秦牧云就接过了零下九度,正式成为霸图战队的一员。他存在感有点低,这也是必然的。看看他的队友是些什么家伙就能懂了,况且秦牧云年纪也大了,说他是新秀他的确是,但是那年有个年纪不大的小孩儿抢走了所有新秀的风头。

成为职业选手之后秦牧云自然不能像以前一样随意出现在网游里了,有时候看到抽屉里的冰点,他总能想到自己被爆出去的紫武左轮和那个猫着腰的拾荒者。

随之而来还有隐隐的牙疼。

评论(10)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