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迢

逆风执炬,踽踽独行

[安乔]时间流02

02.我会保护你

安文逸和乔一帆回到上林苑,夏休刚过去一半。H市正进入最热的时候,乔一帆大汗淋漓地推门进来,他本身偏白,白净的脸被暑气蒸腾出一层红晕,被阳光一映闪闪发光。陈果迎上来,笑着帮他接过手里的东西。

乔一帆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把手里的东西小心翼翼交给陈果,“陈姐,这是我妈给你的,那个,吃的。”他脸又红了点,露出一个笑容。

“给我的?”陈果没想到这是给她带的,赶紧再三道谢,顺便把回来的人都喊了出来。

安文逸在乔一帆身后露出半个头,也拖了个行李箱,另外加一个圆滚滚的大西瓜。

“天气太热,请大家吃,凉快一下。”安文逸把西瓜放在大家吃饭的桌子上,冲陈果点点头准备上楼。

“快把行李放了,下来吃西瓜!”陈果笑逐颜开,赶紧给这两个懂事的小青年让了路,看着他们俩上楼的身影怎么看怎么满意。

不一会儿,两个人又一起下来了。

陈果正在桌前切西瓜,伍晨、魏琛和莫凡都围着桌子坐好了。

最近在伍晨的牵头下,之前君莫笑拉起的联盟又再一次组织起来。兴欣是新科冠军,但是对于材料的需求实在是太大,但是在那些大公会的围攻下日子实在不好过。伍晨先是通过陈果联系上了斩楼兰,他对于这个提议自然一点意见都没有,况且叶修也的确帮了他们不少,义斩天下点了头,剩下的几家也没异议。于是尘封许久的讨论组又活跃起来。

伍晨的压力减轻不少,对着关榕飞那张“给我材料,其余免谈”的脸也免疫了,这会儿正笑着跟老魏说着什么。

魏琛正偷着把手伸向陈果切好的西瓜,被陈果打了一巴掌,他也不在乎地甩了甩手,继续跟伍晨扯淡。

莫凡独自占着桌子的一角,面无表情,不知在想些什么。

乔一帆和安文逸找地方坐好,陈果才把切好的西瓜往前一推,大手一挥,“吃吧!”

“我说,老板娘,又不是你请客,姿态倒是挺豪放啊?”魏琛吃着西瓜也不忘跟陈果呛声。

陈果白了他一眼,拿起一块又大又红的西瓜递给伍晨,“辛苦了辛苦了,最近辛苦你了。”

伍晨赶紧两手接过来,笑着说:“这是我的工作嘛,再说大家都配合我做了很多,大家也辛苦了。”

“嗨,不辛苦,不辛苦,你没看见被咱抢了BOSS他们咬牙切齿的样子,哈哈,爽!”魏琛又捞起一块西瓜,边吃边大声说着。

“不过”,伍晨又说,“自从上次小乔舍命一击得手,各大公会警惕性越来越强了,还有再用的机会吗?”

安文逸推了推眼镜,放下手里的那片西瓜,说:“从现在的情况看,很难再用。我们上次得手也是因为中草堂没有防备,这种奇招,不到万不得已,恐怕不能再用了。”

“我当时真的挺紧张的,好久没用刺客,起手就是大招,不过不得不说,这种一击必杀的感觉真不错!”乔一帆嘴边挂着一枚黑黑的西瓜子,满眼都是兴奋。

安文逸瞥了他一眼,又给他递了一块西瓜。

“谢谢文逸哥。”乔一帆又开心地啃了起来。

“老夫没想到啊,你们这群小年轻跟着叶修学坏了,连杀人爆材料这种事儿都做出来了,我原本以为杀人爆东西这种事情,只有叶修这个没下限的才能干出来。”魏琛说。

乔一帆想为叶修反驳一下,嘴里这口西瓜还没咽下去,“咕”的一下噎住了。

安文逸只好一边摸着他的背帮他顺气,一边说:“能拿到材料就好,方式是什么其实不太重要,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一直在默默吃瓜的莫凡听到这话,居然点了点头。

陈果、伍晨、魏琛:有共鸣啊这是!

乔一帆:前辈他不是……

吃完西瓜大家聚在公会部忙了起来。

魏琛刚坐下,就收到了消息:碎空森林,游荡诗人洛卡刷新。

显然伍晨也收到了消息,发现BOSS的是明青公会,伍晨马上在公会里清点人马,乔一帆的阵鬼进队,安文逸的牧师也组了进来,突然一个忍者请求进组,伍晨询问地看向角落里的莫凡,后者微微点了点头。

乔一帆一边操纵着自己的阵鬼号赶路,一边看安文逸滑着手机上的BOSS攻略。

“怎么样?”乔一帆问。

“恩,大体明白了。”安文逸把注意力放回到荣耀里,“这个BOSS在森林里,这个地形大有文章可做。”

“会长打算怎么做?”他问伍晨。

“老魏会带一队精英去跟明青的人汇合,在森林里埋伏。我们的目标越大越好,到时场面越乱越好。在BOSS的仇恨范围里有一处隐蔽性很强的山崖,拉走强杀!”伍晨说。

安文逸点了点头。

乔一帆认真地说:“看来我们的任务就是大闹一番了啊!”

“想跟谁打?”安文逸笑着问。

“由得我挑?”

乔一帆沉吟了一下说:“英杰吧?拖住他一会试试看。”

安文逸镜片一闪,“只是拖住?”

乔一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是个谦虚的人,总不会把话说满,他当然不会甘心只把高英杰拖住一会。他期待着跟自己的好友来一场堂堂正正的对决。

兴欣到场时,果然霸图、轮回、和中草堂已经到了,伍晨还没站稳,一颗子弹就呼啸着破空直袭他面门而来。

伍晨赶紧闪过,还没抬起头,就听到那边喊着“先把兴欣清出去!”攻了上来。伍晨苦笑一下,示意骑士上前,缓一缓对面的冲势。

安文逸的牧师跑的慢,远远地也看见前面好像交上了火。乔一帆原本是在他身边跑着的,看这状况也把太刀提在身前,做出一个防卫的姿势。

这时,晓枪在频道里发出信息:散!

兴欣的玩家们呼啦一下分成两路,成包围势向前冲去,正把这三家公会包在其中。

包围完毕之后,晓枪再次发出指示:冲!

乔一帆护着安文逸的牧师缓缓往前移动,他的鬼阵施法距离有限,在后方是发挥不出太大作用的。正往前走着,一个魔道学者冲天而起,直袭兴欣阵中!

乔一帆眼睛一亮,操纵着鬼剑士就要上前迎战,视角一转却看到了身后的牧师,他脚步一顿,角色就停了下来。

“怎么不去?”安文逸不解地问。

“我……”乔一帆吞吞吐吐。

安文逸平静地看着前方不同职业不同技能制造的绚烂光彩,这是他开始的地方,一切都是他熟悉的样子。

乔一帆坐在他身边专注认真地看着那片战场,眸子里迸发出战意和热情,连嘴角也不自觉地翘起来。

“去吧。”

“嗯?”

“放心,我会保护好你。”

“嗯!”乔一帆脸红了一下,点了点头,向前冲了过去。

吟唱!瘟阵!

噗——几不可闻的一声,乔一帆却清楚地听到了,那是子弹钻入血肉的声音,他的角色一僵,读条已经被打断。

哪里来的子弹?

乔一帆谨慎地向后退了两步,仔细在纷繁的光效中寻找着。

“交给我。”突然,他耳边响起一个干涩的声音。

一个忍者。

坐在角落里的莫凡连头也没抬,专注在游戏里,似乎这只是举手之劳一样。

安文逸在后方不仅关照着乔一帆的血线,更是观察着三个公会的排兵布阵,伍晨在左,他在右,于是也担任起了指挥的任务。

安文逸打开语音,出声指挥:“盗贼的陷阱补上,骑士顶住,不要退!”

“牧师小治愈术不要留,血线刷住!”

他在人群里穿梭着,时不时给断了奶的DPS们续上一口奶,乔一帆的血线更是重点看顾。他知道自己手速有限,这样复杂混乱的场面正是考验他技术的好机会。他的手很稳,由于在团队的后方,几乎很少受到骚扰,站桩治疗对他来说最没有压力。于是他还抽空看了看乔一帆在前方的表现。

鬼阵有条不紊地一个个落下,乔一帆屏幕上的技能树走针十分规律,显然是技能循环的很好,比起季后赛时,他对阵鬼的掌握又更深刻了一些,这立刻体现在了他的操作风格上。过去的乔一帆风格更平稳,他十分清楚自己在团队中的辅助地位。但是在决赛中,乔一帆发现,自己必须要更有进攻性,要给对手压力,只是辅助可不行。

太刀锋芒初现!

配合着枪炮师的磁悬炮开启了鬼神盛宴,可怜那些正在鬼阵里的玩家,身上负状态爆表,有的还在鬼阵里挣扎着就挂了,在这阴森的森林里,鬼气森森的鬼神盛宴正肆意地吞噬着玩家的血条。

晓枪:已带走,拖!

魏琛叼着烟的神情也认真起来,游吟诗人洛卡已经被他们越带越远。

乔一帆的敲键盘的声音密集起来,无论如何都要拖住!

安文逸的治疗压力也不小,乔一帆死死顶在第一线,他一个布甲生生抗下许多攻击。莫凡无声无息缠住了霸图的神枪手,这对于他的注意力也是一个挑战。

“收缩,元素法师,暴风雪准备!”

“BOSS快红血,你们顶住!”

“外围中埋伏!”

“义斩派人来了!”

纷纷杂杂的声音响起来,乔一帆认真的侧脸就映在了安文逸的眼中。他原本只想看看乔一帆的屏幕,可这是却有点无法移开目光。

少年玩游戏时的认真的神情,脸上洋溢着的笑容,眼中透出的热情。

真好,我们都爱荣耀,我们并肩拼杀在这片大陆上。

安文逸稳了稳心神,向前一步,站进了乔一帆的鬼阵之中。

乔一帆被近战职业围了一圈,在骚扰之下显得有些狼狈,地上仅剩的静默之阵时间也快到了,安文逸却在此时站了进来。

男性牧师的身体泛起一层微光,十字架在他胸前高高飞扬,属于天使的纯洁翅膀在一瞬间闪出巨大的光芒,耀眼的光芒聚成一圈光晕向外荡去,这正是牧师的技能——天使威光。

围着乔一帆的角色纷纷被击退,谁也没想到这个牧师这么猛。

乔一帆抓紧安文逸创造出的机会,挡在牧师身前,一个暗阵落下。

游戏外,乔一帆偷偷看了一眼安文逸,后者正专注地盯着屏幕,冷静,却又热血。

BOSS拿下!

魏琛长出了一口气,安文逸紧绷的神经也松懈下来,他跟乔一帆与三个公会缠斗了许久,这一松懈,指尖都开始颤抖,好在结局不错,他们兴欣又吃下了一个野图BOSS。

只有莫凡在BOSS战结束后,默默走了出去。



嘿嘿

评论(3)
热度(47)